设置

关灯

第三章 老子还真是丧星下凡

    又是摸黑走路,又是摸黑走路!

    王昆仑不住责怪自己不该耽误那么多时间在那里傻坐,这下好了,又要饿一宿了,不,是连饿两天!

    依着月光慢行,努力搜索着人家,一点点的火光跳进眼里,有人家了!

    紧赶慢赶,走得越近,心跳的越快,这不像是灯火,火苗来回晃动这是,着火了?

    王昆仑咬了咬牙还是过去看一眼,离着七八百米的样子,一切尽在眼前,不大的一片茅草屋,火光哔哔剥剥,小片小片舔舐着周围,因为前一夜的大雨,烧的浓烟滚滚,这是屋舍的背后,也看不清有没有人,王昆仑想绕到前面去看一看,又饿又累直踉跄了一个多钟头,这才换到一个视野好点的地方,三五个人在那里吵嚷,有一人还举着火把到处戳。

    这群禽兽!可以断定,这些人和白天那批人是一伙的!王昆仑想看看这些人到底什么样,小心得移动着身体往前凑,又近了二百来米,不敢再动弹了,看着那几个强盗又唱又跳王昆仑把面前的草拔了个精光。

    无心再看下去,王昆仑躲回田埂下休息,田里的麦子青葱,应该是这户人家的,王昆仑道一声,对不住了老乡,借你家麦子充充饥,折了几个刚刚抽出的嫩芽咬,除了一点甜味,却什么也嘬不出来,只好放弃了。

    强盗们终于走了,王昆仑爬起来向烧变形的茅屋走去,没出几十步巨大的伤感情绪爆发出来!

    “你马勒戈壁,老老实实的一家人,招你们了?惹你们了?”王昆仑心里难受,怀揣着一点点的希望,打起精神朝茅屋跑去,熟悉的稀疏栅栏,不高的栅栏门,主屋柴房都冒着浓烟,院子中间趴着个人,暗红色的液体流淌在周围。

    “有人吗?有人吗?”连喊几声没人答应,王昆仑在门口朝里看了看,除了凌乱的火光和浓烟,什么也没有,转身返回地上躺着的人身边,小声的呼唤。

    “老乡,老乡?”

    一动不动,王昆仑稍微一用力,把人翻转过来,黝黑的面堂都是血,惊恐的眼神被永远定格,身上横七竖八的刀伤,刀刀见骨,可见下手之人凶狠异常!

    王昆仑颓废的坐在地上,这世上还有王法吗?还有王法吗?我就到了这么个地方?才一天时间眼看着三条人命没了!

    三条人命,三条人命啊,三条…

    不对,这家应该是三口人,还有个妇人和孩子,说不定都活着!说不定都活着!说不定早就跑了!王昆仑这样想着,四处看看却什么也看不见,脚一软,又重新倒下了,肚子里饿的难受,休息一会只能先爬起把老乡的尸体挪到干净处,自己靠了栅栏先休息一会,要快点找到食物,要不然真饿死了,不能睡,不能睡!

    迷迷糊糊中,王昆仑感觉到有人踢自己,肚里饿的都拧巴了,嘴角都抽抽,一睁眼,天光都大亮了,感觉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一个矮胖的男人出现在王昆仑面前,带着笑脸说道:“哟,秀才公终于醒了?给我说说这是什么情况吧?”

    王昆仑望着那人胖胖的脸,不像是恶意,身穿黑红袍,看着像电视剧里的官差,左右看看,院子里站了五七个同样衣着的人,栅栏外有十几个百姓样子的人,这是?有人报官了?官差来了?

    胖脸男人慢慢说道:“怎么样?秀才公?睡糊涂了?还是吓尿裤子了?昨夜怎么回事?你一定看到了吧?”

    说的慢,能听懂大半,昨夜的事…一想便翻江倒海般涌上心头,一群杀人不眨眼的强盗杀害了这位老乡!

    “一群强盗!一群强盗啊!我就在那里!就在那里看着强盗们烧屋杀人!快去抓那些禽兽!”王昆仑也不知哪来的力气,跳起来咒骂着那些人,可话没说几句,无力感再次袭来,扑通一声跌倒在地。

    周围的官差看了看领头的班头,矮胖官差无奈的摇摇头,“结案了,看来还是那帮山贼干的,把保正叫过来吧。”

    一个身形利索的小老头被带了过来,矮胖官差道:“李太公,你也听到了,这位秀才公虽然口齿不清,但却是目击的证人,是那批强盗做下的好事,这样,你找一下这家的亲族,去县衙把这的地分了,然后这家的后事一并委托出去吧。”

    小老头忙点头答应,“好好,小老儿这就去办。”然后伸手招呼一个矮壮的汉子,“李六过来。”

    那李六过来,小老头当着班头的面把事情的处理结果前后一说,李六连声感谢,事成之后一定上门感谢。

    王昆仑看着这一切惊呆了,这是什么情况?官差得了消息不去抓捕人犯,先想着把老乡的地分了?谁说这家人都死了?这才一人确认死亡,其他二人难道不去找找吗?难道不去救人吗?

    王昆仑坐在地上看着这三人唠起了闲嗑,怒往上撞,大喝一声:“敢问班头?何不抓捕强盗?”

    班头被这一嗓子吼得一愣,一旁的李六一虎脸:“你是个什么东西?敢来指责班头。”说着话,脚也不老实,就要来踢王昆仑。

    这班头却不含糊,“李六!你干什么?知不知道这是秀才公?说不定明年就能抱回一个进士回来,再差,也是知县大人的门客,如何容得你动粗?”

    李六不敢再撒野,小老头却是会心一笑,王昆仑没听清他说什么,一会进士,一会门客,但从小老头有意无意的一丝笑意判定这肯定不是一句好话。

    班头看官差们把现场收拾的差不多了,喊了几个村民抬了尸体指挥离开,顺嘴对着李六说了一句,“李六,我看这秀才公也是赶路误了时辰,说话有气无力想必饿得不清,你不招待一下?”

    李六没好气的答道:“哪有迎丧家星进门的道理,说罢追着尸体离开了。”

    别说,老子还真是丧星下凡,王昆仑嘀咕一句,肚子里饿的紧,气力实在撑不住,小老头目送众人散开,又回头看一眼烧毁的屋舍,叹一口气就要离开。

    这保正也不是好人!但是,肚子不饶人啊,王昆仑张张嘴,还是开口叫住了小老头。

    “孙老丈。”听李六是这么叫的。

    “哦?何事?”小老头转回了身子。

    “小,小可一日水米未进,还望老丈处讨些饭食,我,我有钱!”王昆仑说着下意识去摸身后的包袱,却没想扑了个空,糟了!

    “在那里!班头一来就叫人搜了你的包裹。”小老头指了指栅栏上挂着的包裹。

    王昆仑起身去看自己的包裹,还好,还好,钱都在,那班头没黑了心。

    小老头看着王昆仑的样子不觉好笑,“走吧,一顿饭食而已,看你也是读书人,却弄得如此狼狈。”

    王昆仑重新背好包裹,打量一下自己,从上到下沾满了泥土,脚上就是两坨大泥,怪不得自己怪异的服饰没被看出来。

    王昆仑跟着小老头走,小老头等的不耐烦过来扶着王昆仑走,呵,这膀子力气可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