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章 年少志气壮

    看似无路的田埂坡地,一绕一转却是一条小路,小老头带着王昆仑走出能有五六里,王昆仑脑子里依旧是一团麻,看来自己真的是穿越了,不信都不行了,一桩桩,一件件,铁的事实啊,那现在只能接受这一切了,好好的活下去,起码自己在遭遇了车祸之后还活着,比那些横死水里的人幸运多了。

    咦?王昆仑觉得路边田沟里有人在动,特意伸手指了一下,小老头双眼一眯,带着王昆仑靠了过去。

    登上田垄,向下看去,一个小小的身影藏在田沟里,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见。

    “这是…”王昆仑看着小老头,毕竟他是本地人。

    小老头双眼突然一亮:“是宝儿吗?我是你孙太爷啊。”

    小小的身影探出身子,满脸满身泥泞的跑了过来,“嘴里哭喊着,太爷,太爷,来山匪了,娘让俺快跑,快带人去救俺爹俺娘。”

    王昆仑心里一阵泛酸,这应该就是老乡家里的孩子,昨天清晨那一声慵懒清脆的娘,如今阴阳相隔两行泪。

    宝儿扑到小老头怀里哭的稀里哗啦,小老头不停的安抚,宝儿抽噎起来一顿一顿,小老头没办法,一起带着往家走。

    又走出二里地,一座稍微宽敞的庄院出现在眼前,说是庄院,其实就是围墙用石头泥浆打底,上面还是木栅栏,几间屋舍底基也是如此,看着整齐些罢了。

    折腾了一上午,坐下日头已经偏西了,小老头喊家里的婆娘拿些吃的来,让王昆仑先坐一坐,喝点水,带着宝儿去洗漱了。

    王昆仑瞅瞅大葫瓢,喝什么水,快要饿死了,就着水,简单得搓洗一下手脸,就等着上菜了,好歹也是村长家,能吃一顿饱饭了。

    拿上小桌来的却是一海碗深色的稀饭,几个看着一样粗糙的馒头。

    这…王昆仑有些伤了,这玩意能拿出来待客?接着阿婆又端出一碟青菜来,让王昆仑彻底死心了,来吧,死都不怕了,还怕吃饭!

    脑子里回放一番各种美味,然后开口大嚼,这个,真的比死难受多了,吃惯细粮的王昆仑真的有些扛不住了,为了活下去,舌头和喉咙的反抗声已经听不见了。

    狼吞虎咽完毕,撑得肚子这个难受啊,吃细粮吃惯了,吃的少,一下子吃这么多,真要小命了,真是享福享惯了受不了苦了,觉得自己实习的时候就够苦了,没想到还有吃苦的时候!

    王昆仑靠着墙休息,等肚子舒服点了再去洗澡,把衣服换了,等了好久没见小老头再出来,王昆仑有些好奇,哎,在院子里听他们说李六是这家的亲族,那亲族的遗孤…不会是小老头把宝儿送还给李六了吧?不过也说的过去,李六得了老乡家的田产,帮着养个孩子天经地义,不过那李六看着就不像是个好人,官前卖乖,人前耍恶,见第一面就不是好饼,不对,不对,他娘还没下落,如果找到了他娘……

    王昆仑还在那胡思乱想,小老头带着宝儿回来了,清洗干净了,虎头虎脑身子也敦实,两眼还是桃肿,小嘴抿着跟着小老头到了桌案前。

    “这就是亲眼看见你爹娘受恶的王秀才,宝儿来拜见。”

    “你,你为什么不救我爹娘!”宝儿哇一声哭了起来。

    啪!屁股蛋子上挨了一巴掌,“胡闹!杀人的土匪是一般人能惹的起的?县里的都头都要绕着走,秀才公迷路至此饿了一天一夜,回来的时候你都看见了,走路的力气都没有,怎么救你爹娘?”

    可是宝儿根本不管,哭喊起来,“我不管,我要我爹娘,你们都不救我爹娘,你们都是坏人。”

    王昆仑一呲牙,小屁孩不懂事真头疼,不过孩子是爹娘心头肉,这下失去了最亲的人心理失常也是正常,不能太苛责,毕竟才刚刚……额,这孩子几岁来着?

    老头子放任着宝儿哭闹,坐下来气呼呼得对着王昆仑道:“这宝儿爹娘就是太惯着娃儿了,道理都讲明白了,还是闹脾气!”

    王昆仑打圆场道:“娃儿太小,刚失去爹娘心里难受,再说他娘下落不明,看是不是报官去寻一下。”

    老头子胡子一吹,“我家石头八岁就能出去捡柴禾了,银桃女娃九岁就独自赶着驴磨米了,再看看他家宝儿,都十岁了,冬学不好好上,农活干不了,下了地头就是跑着捉虫赶鸟,老三家里也算是殷实,可全进了这个小祖宗嘴里!”

    王昆仑听着点头,猛然一句“殷实”,这老三家里也叫殷实?家徒四壁我看差不多,不过想想奶奶家的情形,貌似除去近些年新修新置办的东西好像也强不了多少,再扫一眼这保正家里,物质匮乏的年头,有余粮也算是殷实了。

    “不过由不得他放肆了,他六叔会让他变成老实娃儿。”

    “额,等等,孙老丈,娃儿的娘亲可能还活着?”

    老头子白了一眼王昆仑,“活着?活着又怎么样?你去救?”

    “我……”什么世道,当官的呢?当差的呢?轮也轮不到我一个手只有缚鸡之力的人吧?

    “秀才,是不是读书读傻了?真以为书里的清官良将遍地走啊?知县相公,官差们能保一方不要出大灾,不要出大乱,老百姓就欢喜得狠了,那些山贼土匪凶狠异常,熟悉这里二三百里的山形走势,照小老儿看,除非知县相公能启奏官家调动大军才行。”

    王昆仑有些无语了,抓几个毛贼还要请示皇帝,这宋朝地方军队武力这么差劲啊,难道有宋江几十个人横行州县呢。

    “秀才,别不忿,等你得了进士出来当官就知道这其中不易,当兵的出兵要赏钱,打赢了也要赏钱,剿匪是要丢性命的差事,不到事大,谁愿撇下爹娘妻儿去做那英雄好汉?”

    王昆仑也懒得跟小老头辩驳了,不再说话,小老头看秀才面色不屑也就不再多说,两根手指弹弹桌案道:“秀才,看来你样貌年轻,未经人事,过几年,你会明白的。”

    王昆仑想着硬气一下,“敢问孙老丈,这毛贼具体在何处?”

    小老头伸手一指前方。

    “哦,在那?距此地多远?”

    没想到小老头轻移脚步,身体旋转了一个圈儿,“……是在那一片,可没人知道那些人究竟在哪里藏着,这一片的猎户都不敢招惹他们,秀才想着进去,可不要吃了陷坑,绳套毒箭。”

    看王昆仑脸色尴尬,老头子又道,“不过他们才百十个人,想来,秀才是不怕的。”

    开玩笑,虽然自己身高可能在这时有点优势,真要打起来,自己绝对一对一都吃亏,真后悔刚才嘴里硬气,刚到这里人生地不熟,去匪窝挑战?那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老头子见秀才不再言语,又看了眼哭累了坐在地上抽泣的宝儿,“李宝,你起来,从今个开始,你也是条汉子了,爹娘没了,还有叔婶,好好活下去,不要想着为你爹娘报仇,如果你能考个武举人,说不定官家能帮你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