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 嘴上很硬,身体很老实

    摸着天,杜迁!这不是水浒传里的人物吗?那个倒霉鬼王伦的跟班,啊,啊,不对,怎么这么巧,前天见了个秀才王伦,今天又见到了他的跟班,这难道就是缘分?

    杜迁看秀才陷入沉思,好奇道:“怎么?秀才也认得俺?”

    “那一位不会唤作云里金刚宋万吧?”

    “哟,秀才还真听过我们兄弟的名头?”杜迁哈哈大笑起来,很是自得。

    此时进村吃饭的人也陆陆续续出来了,听着杜迁在那吹,络腮胡子宋万还算了饭钱又打包了一些吃食走了过来,孙老丈也跟在后面。

    宋万一抱拳:“多谢老丈相助,我们就此别过。”

    孙老丈和蔼一笑:“祝各位马到功成!”

    宋万一挥手,走啦。

    王昆仑伸手一拦宋万,“我也要去!”

    杜迁猜到些因果,哈哈先笑了起来,其他人也跟着笑,宋万摸不着头脑,你一个书生跟着干嘛?

    孙老丈也被惊得一愣,在自己家好吃好喝呆着不好吗?为什么要出去触霉头?

    两下一边笑的前仰后合,一边尴尬的看着王昆仑,王昆仑有些生气了,自己就那么不堪吗?长刀虽然舞不动,那短刀,额,棍子总行吧?

    “成儿,去给秀才准备三天的干粮。”孙老丈先发话了,他二儿子得了吩咐跑开了。孙老丈又来到宋万跟前,“宋壮士,不瞒恁说,我们村人前天被那山贼所害,这位秀才亲眼所见,当家的死了,留下个半大的男娃,他娘应该是被俘上山了。”

    “哦?那秀才意欲为何?”宋万开口问道,身后的众人得了老丈解释也不再说笑。

    “打听李家娘为主,熟悉山形地势为次,有朝一日,灭此祸害!”王昆仑也给自己鼓气道,别人做不来,自己偏要试试,这次又有这么一队强人帮手,安全应该可以得到保证。

    “好志气!”杜迁叹道,“老宋带上他吧。”

    宋万皱皱眉头:“带上秀才你可以,但是一定要听我的吩咐,不可鲁莽行事,见了对方的人,一声也不要吭,你的事,我来帮你问。”

    王昆仑点点头,先去了再说,孙老丈一拍王昆仑的肩膀,“孩子,我那三条,你要记住!不要拿性命当儿戏!”

    王昆仑默念一遍三条忠告,孙老丈满意得点点头,接过儿子打好的包裹,王昆仑自己的包裹还在自己的房内,又瞅瞅自己这边的后生,招呼过来一条小一号铁枪交给王昆仑。王昆仑谢过孙老丈及各位乡亲就准备上路,孙成眼尖叫道:“秀才你穿这草鞋如何上山?”

    王昆仑低头一看,自己的趾缝被磨得通红了,“孙老丈,忘了跟恁说,我那鞋未干故而…”

    “无妨。”孙老丈淡淡一回,孙成脚下使力脱了布鞋来,“穿我的吧王秀才。”

    王昆仑感激的抱拳,穿上孙成的布鞋却拖拉着好大,没想到这汉子比自己低一头,脚却这么大,真是光脚光习惯了,把脚放大了?

    孙老丈一见也没犹豫,脱下自己的布鞋,王昆仑一试,正好哎!再次一抱拳,辞别众人,紧走几步赶上队伍。

    宋万拎着长刀,刀头朝下在前面领路,杜迁落在后面和王昆仑闲聊。

    “杜壮士,你手里这刀叫什么?”

    “这是朴刀啊,你没见过?”

    “我看这么多人里只有两把。”

    “奥,这个啊,好铁贵呗,秀才,你不想一根哨棒找一块木料就行,一把好朴刀好木料好铁好铁匠缺一不可,这家伙使着顺手,真要舞开了宵小不敢近身的。”

    “那,壮士可用此刀擒过贼匪?”

    “伤过两个,砍了一个,当时劫道的小毛贼,不足挂齿。”说罢嘿嘿一笑。

    “那宋壮士呢?”

    “宋大哥啊,他手头可比我硬多了,起码砍翻过十几个,要不怎么唤作降魔的金刚?”

    王昆仑心头安定许多,好了,都是有过出手的强人,走一趟起码不吃亏,自己这边还没有什么好办法破寨,努力回忆着往日英雄们的所作所为,勇字打头准没错儿,两把菜刀……王昆仑是做不出来的,观察这些人行事,让人卖命看来是不可能了,见机行事吧。

    在山林野地里乱转绝对不是好事情,这不是日后严重园林化的景区公园,虽然天还未返暖,蛇虫鼠蚁不多,但是浅埋的拌脚烂藤,猛一脚泥的泥坑,湿滑的苔藓,剌腿剌手的荆棘,被树叶遮挡的未知洞口,天上时不时掉下来的树枝,都在打扰着队伍的速度,王昆仑手里的长枪早就变成了拐棍,还没到正午,王昆仑就有些后悔跟出来了,这纯粹是野外拉练啊?路都没有怎么走?

    因为王昆仑的掉队宋万不得不停下了脚步,有些不满的看着王昆仑:“我说王秀才,恁了是才出闺阁吧?这走路一点后生劲都没有,要不过了午头,老杜送他下山去吧。”

    王昆仑气喘吁吁爬到了人群尾五六米远处,杜迁在身后忍着笑声,王昆仑也知道宋万有意无意得等了自己好多次了,自己在队伍纯粹是个累赘,平时在车间自诩运动达人,可真到了野外,除了气息稍微能转过来点,其他的垮塌得一塌糊涂。

    王昆仑没吭声,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是笑话,今天就下山,那要多丢人啊?年轻人,玩的就是不认输,你说我做不到,我偏要做到!先死皮跟上,其他的以后再说!

    一个汉子从远处招手,来回几句原来是宋万派出去找水的,众人前后赶过去,原来是一处小溪流,就着泉水,一个个取出干粮开始咀嚼。

    王昆仑翻翻自己的包裹,取出个馒头来,居然还有个小竹筒,打开一看是半筒咸菜,知我心者!王昆仑吃得慢,众人就看着王昆仑吃,王昆仑不好意思了,比吃饭还落下风,剩了半个塞回包袱,整理下衣衫就要上路。

    “秀才,你回不回?最后问你一次。”宋万单手把玩着树枝,“让老杜送你,天黑前能到咱们出村子的那道岔口,如果你非要和我们走下去,提前说好,我可不会派人抬着你。”

    王昆仑感觉到了宋万话中的烦躁,有那么一些人小团体里很排外,新人总是要吃亏,宋万一开始就不爽自己,然后是越来越不爽,也真算是有涵养了,没有明着嘲讽自己。

    王昆仑正一正衣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摆姿态,能力不行不怕,要是被人认怂,那就真怂了,“宋壮士,实话讲,王某人从未走过如此斑驳之路,先前是有大意,但王某不会因此半途而废,这事官差做不得,军爷做不得,乡勇做不得,但是我王昆…仑做得,今承宋杜两位一并诸位壮士同行之恩,王某感谢不尽,若有闪失,王某一力承担。”

    “哼,讨得好口彩。”宋万扔掉树枝,大手一挥继续上路。

    王昆仑定定神也跟着队伍,杜迁晃悠悠跟在王昆仑一侧,“我一直不太明白,秀才,你受这罪是图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