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章 壮志青年的正义感你们不懂

    上山吃力,王昆仑只能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杜壮士,你知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吗?”

    “那是自然,我们这帮兄弟往来见过不少山贼,也是多次相助,故而这三乡五邻都请我们做活。”

    “恩,我这也是拔刀相助。”

    杜迁想笑却没有笑出来,“和我们一起爬山算是拔刀相助?”

    “你们来是为了什么?”

    “帮着张小官人索取太公尸首啊,我们也是担了风险的,可不只是为了钱。”

    “而我,是为了了解周围的地势情况,有朝一日能除掉这些害人的山贼。”

    “秀才一张嘴,当兵的跑断腿。”

    “靠他们?本村保正你也见过了,本村的壮丁你也见过了,官差,军兵,民壮联合起来肯定能除掉这些山贼,但是他们各有各的苦衷,谁都有不能出力的原因,为什么?”

    杜迁转了转眼睛,“钱?”

    王昆仑想了想,“也对,做这事危险不说,还不能给自己带来利益。”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何人又不是如此?”

    “总会有忠义之士出现的,他们不计个人生死,只为共同的理想抛头颅洒热血,为他人能享受美好生活而义无反顾。”

    杜迁本来听着王昆仑的话就费力,也是半猜半听,现在突然冒出这么一长串文绉绉的话语更是弄蒙了。

    王昆仑看他不明白,就说得通俗一点,“每当家国危难总会出现一批英雄豪杰,不是官军,也不是当官的,就是普通老百姓,有的人大字不识一个,面对凶恶之徒,也会拼命,护佑一方平安,就是那样的人。”

    杜迁听懂了,“那样的人太少了。”

    “少?”王昆仑心里冷笑,抗日战争出了几百万,泱泱大国,忠志之士从来都不缺,自己刚收获的李宝就是一员,怪不得这二人默默无名,思想境界也就扶老奶奶过马路水平,哎,什么时候自己的优越感这么强了?还是读了那些屈辱的近代史恨不得同样追随先烈们的脚步?总之国歌响起,军阵行进就有莫名的热血澎湃…

    王昆仑在脑海中想象着自己的英姿,不知觉天都黑了,宋万找了一处石壁下,四下来回看了看道:“今晚就在这里休息吧,石头稳当没有松动,点起火来。”众人依言各自去准备。

    王昆仑和杜迁又是最后到达,白天吃冷饭王昆仑有准备,晚上也不见有人烧热水这就太惨了吧?搭个石头灶台,架个铁锅烧上一锅热汤……

    篝火很快点起来,几块干净平整的石头被堆在火焰外侧,借着热度微微烘烤着食物,王昆仑只能有样学样,看众人的精神头都不错,王昆仑想自己也不能现得太废柴了,挺了挺腰板,感觉有人拍自己的后腰,一扭头看见杜迁靠在树干上。

    “吃好了赶紧歇着,别听他们瞎唠,有人守夜的放心睡。”

    王昆仑毕竟还是想打入这个队伍,围在一起聊聊天也是好的,所以没有理杜迁,宋万看着众人把明天的事说了一下,就吩咐各自歇着了,三三两两的汉子围在一起瞎聊,王昆仑往凑,听到的算是含糊得话语,一句也听不懂,转个了圈,发现哪里都坐不下来。

    杜迁看着王昆仑发笑,王昆仑又瞅一眼宋万的小团体,小声凑过来道:“我说老杜,你怎么不和他们一起?”

    “没有你,我们现在肯定是围坐着唱曲儿呢,说不定还烤着几只山鸡。”杜迁下意识得一抹嘴,“然后谈论着谁家的婆娘长得俊!”

    王昆仑尴尬得一笑,自己就那么不招人待见吗?

    “我们和你们读书人聊不到一处,我们关心明天的活计,家里的爹娘妻儿,田里的收成,还有赋税徭役摊派,说得是娃儿,婆娘和到处听来的艳事,你们呢?读书,游学,诗词歌赋,去个瓦子都文绉绉的,是这个样吧?”

    王昆仑心说我怎么知道,我顶名这人之前怎么样不知道,前天刚曝尸路边,想到这里顶着死人名字好不舒服,换个话题,“老杜,你有婆娘了?”

    杜迁自豪得嘴角一扬:“娃儿都两个了!”

    王昆仑一看有得聊就往杜迁旁边凑了凑,杜迁收回一条腿让王昆仑坐近点。

    “男娃女娃?”

    “闺女六岁,儿子四岁。”

    “喜欢闺女还是儿子?”王昆仑对这个很感兴趣。

    杜迁仿佛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脸色微微一变,“都是自家的娃,自然都爱惜,只是,这嫁闺女难啊。”

    王昆仑一愣,这京东之地又不是边疆前线,男丁不会短缺太多,怎么嫁闺女还成了难事?

    “嫁闺女,脂粉钱,脂粉田都少不得,要不然自家闺女就要受人冷落,女家颜面也落得难看。”

    “等等,妻家的嫁妆要比夫家的彩礼多吗?”

    “当然都要比夫家的多啊,谁家不是攀比自己娶的儿媳带了多少嫁妆过来,看那刚迎娶亲完的太公太爷,不在村里庄上显摆一番怎么能行?”

    王昆仑觉得这回来了这条不亏,自己穷光蛋一个,房没半瓦,地无一尺,居然也能讨得到媳妇了,这可是稳赚不赔啊!

    “秀才,怎么想着成亲了?”

    “嗯,嗯?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成亲?”

    杜迁哈哈道:“你们这些秀才,非得高中去那榜下,有得是富贵之家强拉去,又怎么会早早成亲,我看你二十出头,更不可能结亲了。”

    一下年轻了五岁!要不是自己身材在这摆着,还能往小说两岁,那个时代的营养多丰富啊,小学五年级的身高放在这里就鹤立鸡群了。

    两人聊得热烈,直到后半夜还在耳语,不经意互相靠着就迷糊了。

    月明星稀,黑暗里的宋万远远得看着这一对忘年交,爬起身,招呼守夜的同乡过来睡一会,自己坐到了篝火旁边一点点摆弄着…

    王昆仑被摇醒的时候口里觉得苦涩,脖子,后肩,后腰,大腿揉哪哪困,杜迁看起来样子也不好过,“起来吧,捡点柴走动走动会好一点。”

    王昆仑眼皮努力挣脱干掉的眼屎,剌得眼皮疼,扶着树起了身,山里清晨的空气干冷而清冽,路过一条小溪看着嘴里发干却不敢贸然上前,生冷的凉水真不是王昆仑一大早能接受的。

    把干粮在水里泡泡,拿到石板上烘热,吃起来不太干了,王昆仑苦笑,就没人带个行军饭盒吗?那玩意没难度吧,好歹带个小锅啊,于是饭后上路,王昆仑首先把问题判给了杜迁。

    “铁镬?”杜迁比划道。

    王昆仑做了个炒菜掂勺的姿势,杜迁露出一脸的茫然,不应该啊,这会没铁锅?想着自己也就看见过一次灶台,还是李老三的临时住所,还真没注意,再想想那晚的菜肴,有炒菜啊!但也不一定是铁锅炒的,难道是铜锅?那玩意可就重了…

    不对不对,自己还记得看到过南海一号的沉船打捞新闻,那个是南宋初的船只,出水了大量精美的瓷器,金银饰品,还有铁锅,只不过都氧化了,既然那会有了,时间相隔不远,这东西应该很常见了。

    杜迁又比划道:“铁镬,员外家见过,听说烧菜熟的快,很耐用,很贵,一般人家买不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