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一章 夺命跑路

    王昆仑顺着杜迁的描述比划更加肯定这就是铁锅了,杜迁想纠正他的发音,但他懒得改了,既然一般人家买不起,要不就是铁贵,要不就是铁匠手艺贵,鉴于在化学课上的知识,应该是冶炼难度大,炉温要求高,造成价格高,嗯,哎,等等…一艘装了大量瓷器,金银饰品的商船为什么携带大量铁锅?显然不是为了船上做饭的,也不是支援边远地区提高生活水平的,那只有一个解释,这铁锅是用来卖钱的!而且很值钱!要知道宋代的瓷器在当时就很精美值钱,这也就说明了铁锅在此时真不是一般货品。

    王昆仑对自己的新发现很得意,既然这玩意没普及,那就能赚钱,点子以后留着,说不定能靠这个发家。

    接下来的两条腿依然是漫无目的的寻找,王昆仑真的怀疑孙老丈指点了错误的方向,按宋万的说法,连个猎户下的套子都没看见,别说人了,王昆仑的身体也终于在第四天早晨有些支撑不住了,身体的困胀酸软靠意志已经撑不住了,前一天不小心划破的伤口有点化脓的迹象,王昆仑觉得自己真是狼狈,好在还有杜迁帮着自己,本来没有人多看自己,看自己的人也是两两耳语,让王昆仑觉得是在嘲笑自己,可真当自己表现出病态后,这些朴实的村民还是过来安慰自己,带一些自己舍不得吃的咸菜,甚至还有肉干!

    王昆仑知道这是肠胃抗议了,睡不好还好说,娇生惯养的肠胃罢工起来可不会将就,只是前两天没爆发罢了,一旦爆发就是急性肠胃炎,王昆仑已经很小心了,考虑自己还没有恶化之前是不是应该返回了。

    “老杜,让你看,咱们还要再找几天?”

    “嗯,坚持今天完了,还没遇到人的话,咱们就要返回了,要保证回去的口粮充足。”

    “哦?找不到怎么回去交待?”

    “找不到就找不到呗,还能怎么样?派人回去,张小官人要是同意就再找找,我们钱财也不多了,再回去要点。”

    今天宋万把队伍分成了三队,两队分头,杜迁和王昆仑以及两个汉子留守,这络腮汉子看着心肠不错啊,王昆仑心里默默改变了对这人的看法。

    日头上来,杜迁领着二人去找些吃的,干果松子最好,野兔野兽那就绝了!王昆仑怀里抱着烧热的石头暖着胃,又细心扎好了绑带,想着给自己打造一个小铁饭盒的事,铁皮裹起来密封漏水的问题怎么解决?一次性浇铸的话是不是太难了?

    王昆仑在地上画草图,不防后脖颈挨了重重一下,顿时眼冒金星眼泪鼻涕一股脑儿嘣了出来。

    “看着就是个穷措大,没走眼!”一声尖利的男声传来。

    “快搜搜包里有没有值钱物什。”又一个尖利的男声。

    王昆仑痛得滚到了一边,感觉走过来能有四五个人,都翻检着四处的包裹,也就是留守四个人的包裹,结果传来一声接一声的咒骂。

    “穷鬼!跑山里抢爷爷们的饭碗来了?”

    “胡三哥,除了几块破干粮,我估计啊,那钱财都在那领头的身上。”

    被称为胡三哥的不满得哼了一声,“又是个赔钱的买卖,我看那领头的不弱,还是回去报了七寨主吧。”

    手下人得了吩咐把几个包裹收拢一下全扛在了肩上。

    “穷措大,死了没?没死起来脱衣服,饶你一条狗命。”

    王昆仑感觉有人踢了自己几脚,胳膊生疼,忍不住痛苦得哼了几声。

    “死措大!没听见爷爷的话,滚起来!滚起来!”连着又是几脚,王昆仑真的生无可恋了,自己找什么罪跑来这山沟沟里找山贼,真的找到了就在眼前,一个都对付不了,站都站不起来,只能换着姿势躲着喽啰的脚,但是这喽啰一点停下来的意思也没有,其他人笑看笑话一样看着同伙发疯踹,一个人狼狈躲,虽然根本躲不掉。

    小喽啰发泄完了,找了处树干一靠,“快着点,再磨蹭爷爷这哨棒给你个脑袋开花!”

    王昆仑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吃过这亏,真是看电影打得飚血不觉得过瘾,带几枪伤口照样反杀,起来干啊!轮到自己了,爬都爬不起来了,一切的豪言壮语都想不起来了,活下去!活下去才有报仇的机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王昆仑摸索着开始解衣服,盼望着杜迁他们能快点回来,小喽啰也不催他,这恶人喜怒还真是看心情。

    “胡三哥,小五那里也应该得手了吧?”

    胡三道:“没问题,他们五个人对付三个人不会吃亏。”

    王昆仑一听完了,杜迁三人脱身都困难,何况这里还有四个人等着。

    “磨蹭什么呢!里面的全脱了!”小喽啰又是一句,“三哥,别说这措大长得白白嫩嫩,不如…”

    “滚,别拿爷爷和六寨主比,你要是不嫌累赘,带给六寨主,三哥我也不抢你功劳。”

    小喽啰谢一声,“别脱了,走吧,帮我找根布条捆了这措大。”

    王昆仑觉得自己还是死了算了,羞辱至极!全身就剩一条平角短裤了,寒风吹得直抖,这下好了,人是活着,却要被当做贡品送给什么六寨主?如果说一头撞死吧,就这样死在野地了,这些人可不会好心把自己埋了,找个个沟一丢算是发善心了。

    双手往后一拢,手腕一捆,小喽啰推着王昆仑往前走,鞋好歹让穿上了,肠胃疼的事早抛到九霄云外了,命都保不住了,谁还管你!

    王昆仑走的走慢又打摆子,小喽啰还不能催,一推就倒地,一连几次王昆仑身上的皮肉被划破好几处,身上泥一块,血一块没个好处了。

    胡三喊道:“这措大看样子病歪歪得,你小心点,弄成这样怎么送给六寨主。”

    “我看着这措大就烦,刚才也就是开个耍笑,不像样子,我就一刀剁了他去,省得麻烦,胡三哥可别说出去。”

    “那是自然。”几人又是一阵哈哈。

    我去你大爷啊,老子这么忍辱负重还是逃不掉一死,不管了,找个地方拼了,也比现在强!

    又走出一程隐约看见山坡下有个水潭,王昆仑横了横心,就是这里了,猛然往下一蹲,一个不标准的扫堂腿正踹在身后喽啰的脚腕子上,小喽啰不防备跌倒在地,自己失衡坐倒却不敢停留,双腿和手一起用力把自己往山坡下猛推,这一片没什么大石头,是山流冲刷的草甸,王昆仑连滚带爬往水里钻,身后传来骂骂咧咧的喊声,王昆仑豁出命摔进水里,刺骨的寒冷把自己包紧,自己的手还被捆着,这样游不出多远,身子一沉想在水里摸块尖角的石头,却摸不到,不得已双腿用力把自己带回水面。

    咒骂声还在继续,不过听来喽啰们无意跑下来捉拿王昆仑,也有可能是抄截!自己地形不熟,还是快点解开双手。看见不远处伸出一块巨石,一条石棱,就是它了!努力游过去废了好大劲才把手上的布条磨破,王昆仑心下庆幸,这布条质地并不坚韧,要不然自己先虚脱了。

    解开双手攀住岩石稍微休息了一会,看着太阳判断一下方向,不管怎么说,从山里流出的水肯定往平处流,平整的地方就有农田有人家,先游出这片,然后找个地方躲到天黑再赶路,打定了主意,王昆仑放开了岩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