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三章 对吃有执念

    王伦觉得自己把孙老丈误导了,随口解释说笑而已,想想自己袋子里的钱不可能都是一文小钱,那怎么分辨啊,自己包裹里的二十几枚都是一样大的,也没数字啊,只是什么重宝,剩下的怎么分辨?

    孙老丈寻个坐头,看样子又要打开话匣子了,王伦也不走了,把钱墩在门口挨着老丈不远处坐好,李宝好奇的看着这两人。

    “李宝,你要是想出去玩就去玩,我和孙爷爷有话要说。”

    李宝没出声,看了看二人,转身出去了。

    王伦想着怎么为自己的无知打圆场,还要弄清楚这些折钱的辨认方法,总不能拿出来问老丈吧?

    孙老丈开口道:“倘若又铸十文大钱,想那崇宁大钱,十文大钱铜料都不值五文,私坊烂铸,假钱横行,取小钱熔而铸大钱,百姓不辨最是遭殃。”

    “官府自己铸的钱都不认,收我们物什用大钱当十文,当五文,咱们要交赋税,官府却讲这钱只值五文,三文,王秀才,你说气也不气?”

    “甚是可恶!”王伦没想到官府还有这种操作,这不是自己砸自己货币吗?

    “唉,也不知朝中有没有好官出来奏明官家。”

    孙老丈抱怨几句,王伦没法开口,这个时代和记忆中差距太大,还是自己出去走走吧,至于去哪,先上路再说,路上有的是时间思考,遂向老丈提出告辞,孙老丈勉励几句,说好明天为王伦送行。

    王伦脸一顿,我也没说明天走啊,算了话都说出来,早晚都是走,也没什么可收拾的。

    王伦抱着沉甸甸的铜钱回屋,想着这些钱怎么带着上路啊,打开自己的包裹倒出那二十几枚折钱,再打开麻袋,铜钱是用麻绳穿了中间的方孔,首尾结成圈,一共四串,最短的那串被王伦提了出来,在床上抖开来观察有什么区别,先把大小分开,按堆理好,穿串的时候明显人家分好了,一共四类,崇宁政和,这应该是年号,大小相若币值应该相同,只是有些泛着绿斑,有些黄亮黄亮的,比如这枚政和通宝,别看小(约3.5g),比其他的精美的多,旧币处理工作不及时啊,看这几个,说是假币也太假了。

    再取过几枚其他几枚来,为了方便比较都选政和二字的,这枚比小钱稍微大一点,字体同样瘦长,是折二?这枚再大一些是折三?折五的政和好像没有,这是元丰的,应该是旧币,怪不得折五贬值了,还没人家一文的小钱造的好,但凡有个好手艺,也不难复刻啊!

    怪不得老丈说有人造假,这样取两枚一文,就能造出五文的新钱,质量差点,字迹模糊点也值三文,白赚一文,看来不只是现代,在古代造假币也是个来钱生意啊,真要是出了折十钱,额,看来只能造的大点了,重新把钱都打开,把新钱都归整到一处,是个人都喜欢新钱,把旧钱赶紧花掉,同时因为重量的关系也是先花一文小钱。

    第二日辞别了刘坊村一众乡老,王伦带着李宝上路了,李宝正在长身体,王伦不能让他背太多东西,所以竹篓里的铜钱压的自己有些踹不过气来,好在老天爷照顾,天气还算凉爽,也没赶上大雨。

    晓行夜住一路平安,在偷偷观察过几次后,终于把折钱的情况弄清楚了,就是折二,折三,折五只值三文,还有,图画不清楚或者劣质的也不收,还见到了铁钱,不过看着店家都不太愿意收。路边的小摊偶尔还有卖布头小玩意的,王伦给两人置办了两双麻布鞋花去六十文,其他的看看就算了。

    “这就是乘氏(菏泽)县城啊。”王伦望望巍巍的城墙,一条蜿蜒的护城河包裹着城墙,吊桥落下,城门口人流不少,王伦拉着李宝的胳膊往城门洞走,守门的军校一个个懒洋洋的,也不检查过往的百姓,王伦好奇的四处打量,军卒也没什么反应,检查这么松懈,与绕城进城的同行小贩分开,王伦随人流进了城门。

    哟,原来不是过了城门就是内城啊,前面那么大的瓮城,门道两边黑洞洞的,借着微弱的光看着挺深的,这是,藏兵洞?这要是杀进城来,两边只要推出点火车,箭阵什么的,一死一大片啊,王伦想着想着有些明白了,真要是不想让敌人进城,城门一堵杂物堆个十几米,冲破城门也照样进不来,这就是为什么攻城都是扛着云梯强攻城墙的原因吧?只要拿下一段,就可以输送大量的兵员攻进城去,而后打开城门,就是锦上添花了,大规模的骑兵车辆都可以快速进城。

    王伦二人寻了个客栈住下,城里晚上是要宵禁的,必须有地方安身,要么借住庙宇,当然不是白住,香油钱是要掏几个的,所以还是住店,客栈也不贵一天十二文,先好好休息两天解解乏,浆洗一下衣衫,沾满了飞灰泥点。王伦安顿好了带着李宝执着的去寻找小铁锅,没有这玩意,真的亏待自己的胃,只要有了这一样,其他的厨具基本可以都不要的,在路上起码能喝上口热粥,还能当防身的利器,而且绝不是禁器。

    这里的铁匠真是铁匠一条街啊,两边大大小小的露天棚子都是叮叮当当的捶打之声,哧啦哧啦之声,喊着号子不绝于耳,家家门口摆个围子放置着各种打造好的器具来显示主人家的手艺,王伦一家一家看着铁器的成色,自己想要一个好点的小铁锅,挑选铁材是重中之重。

    看好一家把想法跟忙活的小工一说,小工看上去十五六岁,“官人,不瞒恁说,恁要的这种物件我师傅没打造过,但是差不离的铁镬打过不少,都是给城里的大户人家打造的,入秋来打,一来烧炭暖和二来好几家的买卖一起打造省工省料,恁要是觉得行,我就进去请师傅出来。”

    听这么一说,王伦也没办法,好不容易找到了能打造的匠人,结果还是预售,又去几家问下来都是如此,只好退而求其次,问问青铜的吧,结果青铜的价格真如村里铁匠所说,两贯钱,一文不能少!王伦想想包袱里的铜钱,问问自己的胃,对吃的执念终究认输,还是算了吧,实在买不起。

    打发李宝去后厨淘米,打开背篓又数了一遍钱,钱串很好数,还有两贯六百七十文,一天住店加上吃饭的钱四十二到四十七文,这些钱紧点够五十天开销,但是活着又不只是吃饭睡觉,衣服用品什么都不便宜,一套凑合的冬装下来都要三贯钱。

    不行啊,得想个谋生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