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177章 营地出让

    义军营地,众人忙前忙后,呼喊指挥各处镇定,专门组织人手灭火,真是新鲜,头一次见用干树枝灭火的,扑打几下,火苗反而燎得各处都是,灭火队喊叫声一个比一个大,动作一个比一个夸张,对空狂舞,就是对不准火苗~那些雇工被驱赶向别处躲避,草枝烧着的气味浓烈,淡淡的烟色腾起。

    姚义哒哒跑过来道,“郝兄,现在够了不?能撤不?”

    郝思文没好气道,“撤啥子啊!还没到火候呢,什么时候浓烟滚滚,看不清对面的人了,再来找我。”

    “哈?那么大的火,不把我胡子燎了?”

    “那你就包住下巴,继续顶住,不要让官军突进来,我可不想再牺牲兄弟。”

    姚义道,“我总觉得吧,不留几具尸首,难以蒙混过去,咱们把那几具用上吧?”

    郝思文闻言阴了脸,姚义说的那几具尸首,是龚旺亲随的,他没那机会回收战友,姚义看到收回两具,就在会后的小会提了出来,可以收集一下,改扮之后当作义军的尸首,来蒙蔽官军,王伦同意回收他们的尸首,不要让他们曝尸荒野,但改扮这事儿吧,换个衣裳容易,但脸是熟脸啊!这是不可能骗过龚旺的,如果说砸烂毁掉他们的尸首,王伦是干不出这种勾当的,所以拒绝了。

    姚义当时没再多说,他心里盘算哥哥要脸面,这种事即便心里想干,也不可能亲口答应,还得是我这知心的兄弟来帮他办!打定主意,姚义叫各队把尸首集中到他的车上,一路拉着备用。这不嘛,正好官军企图放火,姚义心里一乐,就哒哒跑来再提此事。

    郝思文决绝摇头道,“不可不可,绝对不可,叫正道知你侮辱尸首,你还要命吗?军律中故意污损毁伤敌人尸首泄愤,可是重罪!”

    姚义摊手道,“我没有污损毁伤啊!只是给他们换了衣裳,虽然破烂点儿,好歹也是从兄弟们身上扒下来的。我只是想,把他们放在营地的四处,摆出他们当时战死的模样,我没加一刀,没吐一痰,这也叫污损毁伤?”

    哼~郝思文被姚义说的没脾气,“的确不能算污损毁伤,但你把他们摆出来,那火势大了,自然会烤焦尸首,故意毁伤不就做成了?”

    姚义又摊手,“这火是他们自己放的,也能赖我?郝将军,我说你是不是圣母过头了?哥哥说过,战场上绝不能有仁念之心,一时的心软,会造成自己人的伤亡,决不允许这种事出现,要杀就杀得坚决!杀得凶狠,叫他们不敢再犯!”

    郝思文叉着腰,“记得挺熟啊~”

    “怎么样,同意了?”

    “你该知道,我曾也是当兵的…”

    “拉倒吧!最烦你们这种心理明明想做,嘴上却满口仁义道德,这事儿你们一个个嫌弃脏,那好那好,我姚义来背着责罚,我受罚你们领功行了吧?都别拦着我…”

    郝思文气急道,“姚义,你怎可这样说!”

    “我还能怎么说?我只知道以牙还牙,以暴制暴!官军怎么对待我们兄弟的尸首,怎么对待我们伤兵的,一路走来多少仗,交换过多少次俘虏,你也看到了,哥哥多少次绷不住哭出来,背地里偷偷痛斥自己,他心里多难过!”姚义算半个亲卫使,他看到王伦脆弱的一面,比郝思文多一些。

    郝思文叹气,“这话不假,可官军是虎狼,我们就要做蛇蝎吗?这样做,与那些官军又有什么区别?”

    姚义道,“我只知道,还有什么比杀人更残忍?咱们从起义那天开始,就已经变质了!”

    郝思文一愣,“你说不出这么高深的话来…”

    姚义道,“都是哥哥说的啊!看不透这些,怎么带领队伍?如果要京东宁静,他自己一个人受缚押去汴京,凌迟处死,这一切就完结了,京东重归安宁!照这样说来,哥哥是不是那个最恶的人?对俘虏的人道,对尸首的尊敬,又是什么?”

    轰隆!郝思文思维直接跟不上这位了!这、这……虽然有过思考,但从没赤果果这样想过,我们本来就是碾碎生命的机器,却假模假式尊敬尸首,来谋求心里上的安慰……

    啪啪!姚义拍拍郝思文,“察言观色,你比我差多了。我去了,你叫兄弟们保证退路通畅,咱们离开。”

    郝思文摆摆手,没有说话,心里五味翻腾,是啊!营地里没有一个义军的尸首,又怎么叫官军相信撤退的慌忙?把他们钓到临沂城下?总比拿自己兄弟的尸首填充场面好很多吧?可笑的是,做这一切的目的,是为了索取更多官军的性命!

    人还真是矛盾的综合体,郝思文感觉回去后,一定要找王伦聊聊,究竟是什么,可以让他狠心索取这么多人的性命来达成目的!

    ……

    天色渐暗,淅淅沥沥下起小雨来,火势越来越大,浓烟滚滚涌出,人喊马嘶吵闹非常,龚旺看在眼里,非常满意。

    梁横第五次屁颠屁颠跑来了阵,凑近道,“龚将军,我有一事非常奇怪啊!贼兵人也不少,为什么不冒险冲出来呢?”

    龚旺道,“因为他们觉得没必要,熬一熬,就可以坚守过去。这里不是沛县,他们没有必须出来的理由。他们不需要保护沛县周围的百姓!”

    梁横闻听点点头,过了一会儿若有所思,再开口道,“我记得当时请战,所有人请缨守沛城,只有刘麟一人提出攻守结合,恁是因为这个,才答应让他全权的吧?”

    龚旺微微一笑,“你明白的不算晚,还有好多人,认为我就是偏袒兖州系呢!”

    梁横脸一红,抱拳敬道,“没想将军思虑如发,我就是再干十年,也赶不上将军分毫啊!”

    “你不必过谦,这世上人分万种,各有所用,就看你会不会在关键时候做人、用人!做对了,自然得上官信赖,做不明白,一辈子不犯错误,混吃等死也挺好。”

    哈~很明显,龚旺直接给梁横下定语了,混吃等死。

    梁横拱拱手,“我去坚守位置。”便低头离开了。

    浓烟滚滚,龚旺瞧见差不多了,挑选出的敢勇挥刀上阵,一波辣眼睛的猪突,随后大队人马跟上,火焰、杂乱的、难以下脚的营地,满地的甲片、兵刃,时不时踩到绊脚的杂物,呼喊着,寻声追索,龚旺高叫着保持队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