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178章 蔡大使还没做好准备

    六月初六一战,借浓烟之势,龚旺率领官军击退贼兵,强占其营盘,但没有深入林间追剿,担心中了贼兵埋伏,赔本的买卖龚旺不敢冒险,斥候小队派出一支,尾随贼兵的动向便好。

    龚旺仔细观察了地形,带着手下返回,浓烟依旧熊烈,这地方人是肯定不能待下去了,便派人通知梁横把活人、牛马都带去自己的临时营盘,再催促中军赶紧前来汇合!不能因为下点儿小雨,你们就走的慢了!

    梁横很快派人回报,“被掳掠而来的百姓实多,有好几支队伍,这么多人咱们控制不了啊?万一其中夹杂着贼兵的奸细,我们岂不要被反杀?还请龚将军出良策。”

    龚旺思索一会儿,发回指令道,“人捆人,先都捆了,但有不尊号令者,当乱贼格杀!手段必须凌厉,迟则生变!”

    梁横接令依计而行,办事途中也发现,这些真的都只是平民,没有贼兵混进来,梁横有所醒悟,“这王贼就是要把大包袱甩给我们啊!”再看两眼,还能怎么办?驱散了不是,不管更不行,不少人都牢牢抓着牲畜的缰绳,不想被捆上,抵触的情绪非常大,梁横抽刀数次,殴打数人,才把这股不忿压制下去。

    凌乱的营地中,梁横无法监督所有人,跑到远处搜寻的军卒们,都去摸死人身上的银钱了……好一会儿,龚旺带队返回,发现这个情况,才把所有人驱赶走,“要钱不要命啊!找死啊是不是?仗还没打完就搞这些?”

    被骂的军卒悻悻而退,着手干活儿,一眼望去,怎一个乱字了得。

    雨势渐大,浇灭了四处的残火,浓烟又冒了好久,军卒们把营盘里的百姓驱赶走,牛马牲畜活物拉走,其余车辆稍微翻看一下,军械粮米沉甸甸,懒得管他了,值钱的钱帛铜器都没看见,失望又是失望,那就先这样吧!都撤撤,离开这里!

    龚旺还要构建防御工事,以防贼兵趁着自己这边军纪散漫,四处乱搜刮之际打一波儿反击。这次梁横还算尽责,将许多搜索钱财的军卒痛斥,保持了转移安置的流畅性……

    人来人往都是人,这一整夜啊,龚旺两只眼睛就像两个铃铛一般睁着,耳朵竖起来听八方声音,脑子不停歇,飞快闪过各种突发状况,然后思索应对的法子,最怕从黑暗中跳出无数贼兵,打了一会儿瞌睡,惊醒的梦中都是狰狞贼兵的喊杀偷袭……

    湿透的衣裳,满营的人惨兮兮,保住的两丛篝火,是所有人的热源。从没见过这么惨的梁横,抱着被水浸湿的账本来报功。

    “将军,将军?哎恁是醒着还是睡着了?”

    “嗯哈~我醒着呢,你要说什么?”

    梁横收回手掌,“真是厉害,睁着眼也能睡着?我初步点算了一下,咱们解救的被掳平民2100多人。”

    龚旺诧异,“居然真有这么多人?”

    “是啊,藏在十几处呢,我见到的时候也很意外,他们无人看守,怎么不跑呢?”

    “深山老林里往哪里跑?反正就是官军跟贼军干仗,谁赢了就跟谁呗!”

    “说的也是哈,牛马羊等有几百头,都是平民自家的牲畜。”

    龚旺多问一句,“都是自家的牲畜?”

    梁横点点头,“所有牲口都挂着一个项圈,上面写着主人的名字和队列,咱们的兵要杀羊肉吃,那些百姓还拼死拦着,说要杀得给钱。”

    龚旺道,“昨晚下雨,连火都生不起来,还有人想着杀羊吃肉?”

    “哎,不是昨晚吃,是他们几个闲聊要今天,或是明天吃,被百姓们听到出来叫嚷,幸而我就在一旁,及时制止了,尚且凄惨躲雨,现在谁敢捣乱闹事儿,我直接砍死丫的!我拔出刀来,他们瞬间就安静了。”

    龚旺赞道,“不错,就是要这种果决,能压得住场子。”

    “我再给你念其他的……”梁横吭坑巴巴,努力识别自己的爬爬字,算是做完了第二次龚旺交给的任务。

    龚旺眉头不展,对梁横道,“我觉得此事有蹊跷,待雨停了,你就押着那些平民牲畜返回承县,叫中队赶来与我汇合。”

    哎?梁横不解,“那我带多少人押队?”

    “五十啊!”

    “五十不够吧?”

    “我看破王贼的诡计了,他们真的都是普通平民,路上不会惹事的,你可以把军械车辆留下,他们没有武器,也闹不起来。”

    梁横道,“那将军,我的意思是,有牛马的百姓,还可以留下续用。”

    “我再想想,你先整合没有牲畜牵绊的离开。”

    雨水淋淋拉拉下了两天,期间龚旺叫梁横收缴能用的物资,全部推出大道上来,此事的官军,嘴上最埋怨的就是外围的守御,在脑海中臆测谁能捡到钱财……可是最后啊,连梁横都失去了信心,除了缴获的数百头牲畜、车辆,各色军资外,烧毁的车辆亦多,无人顾忌点算,黑漆漆一看不知道是什么,翻找数辆车,都是笨重之物,有人言道,有值钱的东西早就被转移走了!这群骨子里做着发财梦的军卒才叹口气,没有银钱布帛,失去了清点缴获的动力,还是坐下来唠嗑,谋算该怎么报自己的战功吧。

    龚旺则去审问那些雇工,没有活捉到贼兵,只能寄希望于从他们口中得到一些贼兵的线索,比如领兵的是何人?有没有偷听到贼兵的计划?

    不慌不乱,略有紧绷的忙活着,中队援军赶到了入山口,请问龚旺的意思。

    龚旺叫来梁横,询问他的看法。

    梁横道,“将军欲要进兵,那就召他们来此地汇合,若是要退回去,那咱们现在就走,这杂乱之地,没甚值钱的物什,丢弃算了。”

    “临沂之大,可不是一个小小的王伦说了算的。他现在甩给我们这么一个包袱,是早就想好的计策,要咱们得胜而归,回去报上战功,他逃出生天,咱们报功得赏,两家欢喜,真是好计谋啊!”

    梁横狂点头,“属下跟将军想的一样,王伦毒辣就在这里,咱们还不能拒绝。”

    “所以,我偏偏不遂王贼的愿望!我就是要挺兵东进!沂州之大数县城,定有能立足的地方,与之抗衡!贼兵千辛万苦得来的军资,就这么抛弃了,一定是北方有变!”

    “那咱们?”

    “发书蔡大使,请他提兵速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