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180章 进击

    飞一般从龚旺手中飞向几百里之外的徐州,然后再从徐州发向百里外的南路剿匪司中军大帐,这里刚刚接到梁孝杰的喜报,哈哈,既然打了大胜仗,就一定要乐呵乐呵,炫耀炫耀嘛!一扫之前的阴霾,欢欣鼓舞一番,有句话怎么讲的来着,现在不吹,更待何时!

    蔡居厚现在的心情比较复杂,说他高兴吧,也有点儿高兴,彻底铲除几个山头的贼匪,几乎平定了漕卒之乱,这报功表儿上,一定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但有些愁人的事情就是,临收尾了,出这么个败仗,不大不小,刘麟和周三才在沛县西城大街一战中,损失2000多兵卒!这耻辱,仿佛一记闷棍打在头上,虽然不致命,但也够让蔡大使堵得慌。

    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可恶的是王伦这个大麻烦,跟他扯上关系准没好事儿!本来嘛,你在济州呆的好好,为什么要跑到南路的徐州地界?跑来干嘛啊!跑来也就算了,直接一拐弯跑去沂州,我也可以装瞎,让你过去,然后这剿匪的事儿嘛,就暂时不是我的了,那里有东路安抚司,你们看着征剿就好!可偏偏,手下这些将兵不尊号令,非要出击!

    在驰援徐州的人选上,蔡居厚做了慎重的决定,专门挑选了曾被王伦大败过的龚旺,精打细算的梁横,这也是一员福将,还有自己非常看好的青年俊秀刘麟,已经众多不是莽夫的将领,可以说,整个驰援军团,就是奔稳定去的!你们的任务就是紧守徐州,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小打一两场,龟缩在城里肯定不行,有失我南路剿匪司的威仪。

    龚旺总体执行了蔡居厚的策略,谁叫刘麟胜券在握,多次要求龚旺增兵呢?龚旺推拖不过,只得增兵……结果不如人意,也不能怪他二人。这年头,有本事又听话的将领,哪里都是稀缺货。

    但,徐州保住了,蔡居厚松一口气,之前的一切失误都可以掩饰过去。

    但,龚旺私自出兵追击这件事,蔡居厚不能同意,徐州府君同意派援军这件事,更让蔡居厚脸绿了,他真的真的想好好消化一下近年的战术,总结下经验,然后歇息个两三月,宽松一下紧张的神经,最好呢,是进京,在陛下面前夸夸功,跟朝臣们走动一下,结果呢,龚旺这一封该死的先走后请示书,出现在了南路剿匪司大营,出现在众目睽睽之下!

    以蔡居厚的威压,完全可以高谈阔论,当场毙掉这封请示,给龚旺来个800里加急,喝令他马上收兵回来!

    悲催的是,有贵客也在堂左坐着,他就是充资政殿大学士,新任的应天知府薛昂!

    蔡京跟前的哈巴狗一只!代表蔡太师的意思,来抚慰三路的军民!有他在这里坐着,那这封信上的内容,就也要让一让,然后谦谦瘟疫嗓子,“薛大学士,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薛昂来了几天,巡视了营地,发问少,说话少,一直都在默默观察,给人以安静中年儒臣的感觉,今天蔡居厚跟他客气客气,他就一笑,浅浅道,“我想,蔡大使应该会赞同龚将军的意见吧?”

    呃~蔡居厚一时不知该怎么圆场,“这里战事刚定,我觉得不太合时宜再次兴兵远征,眼瞎的军粮,已然非常吃紧了。”

    薛昂又是浅浅一笑,“正是太师感念蔡大使年事已高,操劳过重,乏心做这许多杂事,才派我来分担一些啊!夏税收缴这事儿,一定包在我身上,一定按时按量给剿匪司全数凑齐了,不敢耽误蔡大使用兵计划!”

    呃,薛昂说的轻飘飘,在蔡居厚看来,这人就是当着文武百僚的面儿,给自己挖坑啊!好,你说军粮的问题难以解决,我打保证给你解决,你继续带着兵干仗去吧!蔡居厚脸上的笑容淡去,话音变冷了三分,“大学士,用兵打仗不可匆忙,还是该从长计议为好。”

    薛昂道,“蔡大使说的有理,那恁需要多久的时间准备?我又该做些什么?”

    呃~蔡居厚真想下令一声,退堂!

    “大学士有所不知,这个王伦奸诈狡猾,麾下又多是死士,现在他掳掠济州人丁,兵力壮大,又东逃去临沂境内,这样的大麻烦,不是我南路剿匪司可以独立完成征剿的。”

    “奥~原来是这样,那就是需要梁学士辅助喽?”

    “是啊!一中一南,双路夹击,最好再有东路帅司的协助,甚至更远的兵力一同合围,方可建功!”

    薛昂突然击掌,“不得不说,太师所料就是准啊!愈老愈看得透彻!剿匪这件事,就不该分出个一二三,更应该全盘统筹,需要选出一个总协调的来。”呃~蔡居厚一时不知该怎么圆场,“这里战事刚定,我觉得不太合时宜再次兴兵远征,眼瞎的军粮,已然非常吃紧了。”

    薛昂又是浅浅一笑,“正是太师感念蔡大使年事已高,操劳过重,乏心做这许多杂事,才派我来分担一些啊!夏税收缴这事儿,一定包在我身上,一定按时按量给剿匪司全数凑齐了,不敢耽误蔡大使用兵计划!”

    呃,薛昂说的轻飘飘,在蔡居厚看来,这人就是当着文武百僚的面儿,给自己挖坑啊!好,你说军粮的问题难以解决,我打保证给你解决,你继续带着兵干仗去吧!蔡居厚脸上的笑容淡去,话音变冷了三分,“大学士,用兵打仗不可匆忙,还是该从长计议为好。”

    薛昂道,“蔡大使说的有理,那恁需要多久的时间准备?我又该做些什么?”

    呃~蔡居厚真想下令一声,退堂!

    “大学士有所不知,这个王伦奸诈狡猾,麾下又多是死士,现在他掳掠济州人丁,兵力壮大,又东逃去临沂境内,这样的大麻烦,不是我南路剿匪司可以独立完成征剿的。”

    “奥~原来是这样,那就是需要梁学士辅助喽?”

    “是啊!一中一南,双路夹击,最好再有东路帅司的协助,甚至更远的兵力一同合围,方可建功!”

    薛昂突然击掌,“不得不说,太师所料就是准啊!愈老愈看得透彻!剿匪这件事,就不该分出个一二三,更应该全盘统筹,需要选出一个总协调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