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181章 太傅说太尉

    高廉不学无术,仗着他二哥在陛下面前的荣宠,得个闲官做做罢了,一县之臣,竟敢对知州吆五喝六不放在眼里,屡次越轨做事胡言,被御史弹劾了多次,每次都是高俅这个当哥哥的出面斡旋,有的御史不吃高俅这一套……毫无例外都被贬窜了。杨戬经营多年,前殿后宫都有眼线,高廉有几分本事,他再清楚不过了,所以头一位排除的就是他!

    梁孝杰吧,论能力、魄力、治政、资历、学识、看人,没一样赶上他老爹梁子美的,连丢了那点儿都没有,当年这些官宦子弟举行的锁厅试,呵呵,几十人竞争一个进士名额,梁孝杰也是三甲开外,要不是梁家长子,这些年凭着他爹的余荫罩着他,他每年的考核连个中下都达不到,惶论升迁了!杨戬私下里的评价,自视甚高,又不谦虚爱学,他就企盼老爹能长寿吧~这种人,是混不进帝王圈子的,没优点。

    蔡居厚嘛,小有作为,起伏于朝内,相交宋乔年父子,与蔡京勾搭甚密,也是蔡京复相之后,把他又重新提拔起来的,只是吧,最近半年,看似两人的关系,不如以前亲密了,因为很明显,蔡攸、太师都很少提到此人了,这,往往是危险的信号,至于有什么内幕,杨戬就不得而知了,他还没高招把探子打进蔡府内部。

    综合来看京东平乱的三位帅臣,杨戬还是中意蔡居厚,之外的朱胜非、吕颐浩等人也听过,但没当回事儿,资历太浅,年纪不够大,家世背景不够硬的都靠边站……最后他投了高太尉一票。

    与二品大员,较为低调的高太尉比起来,前面那些都算什么啊!

    高太尉早年被还是端王的陛下瞩意,陪王伴驾许久,熟知陛下各种爱好,如果不是个人精,内心没有远大的抱负,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一直在努力,甘心余酒肉富贵,那高俅也就是个扮丑小厮的命了!根本不会做到今天二品的超品大员!殿司帅、马司帅、步司帅,祖宗规制都是平级的官职啊!何以陛下会为了推高俅上去,而给他刷资历?

    因为他嘴甜会暖被窝?还是会杂耍会变戏法?

    想当年端王身边的小厮、仆人、烧冷灶者,也有数十人啊!为什么只出了一个高俅?还是这人有真本事啊!苏东坡的抄写仆人字写的会差?感念当年的举荐之恩,高俅善待庇护苏轼后人,没有遭受元佑之祸,一时也传为美谈。

    所以,但凡能居高位者,必有他独道的本事,杨戬参加过多次金明池阅兵,那阵仗排场,终生难忘,整军练兵这一要素齐全,杨戬才发觉,高俅才是总领大军,那个最合适的人选!

    没有比他再合适的了!你们几个闯的祸事,该由你们来收尾了!想通此节,杨戬便先送去拜帖,然后约了一个偷偷的时间,与高俅商议此事。

    闻听杨戬的来意,高俅诧异三分,“太傅,何以有这种想法,叫我亲自领兵出征?”

    杨戬道,“太尉啊,你不出手围剿灭杀此贼,我实难以安睡啊!”

    “几句狂言罢了,太傅又何必挂怀在心,那贼猖狂不了几日了。”

    “可事实在眼前摆着,谁都奈何不了他!那一封封的文书你都看到了吧?怎能不叫我心惊肉跳!”

    高俅见杨戬是真的害怕,话语软了几分,“王伦此贼狡诈异常,市场游走于险境之间,偏偏每次被他得胜,但夜路走多了,早晚会撞上鬼,梁孝杰督战不利,我们也在商量撤换掉他!”

    杨戬道,“撤换多人又有何用?调集西军来源,我看才有可能灭杀。”

    如今的天下,如今的朝堂,赵佶早已不是那个昏昏少年郎,他自己领悟的驭人之道,中庸之道,以他的方式在运转,这天下、这朝堂、地方势力划分,已然动态平衡,童贯身兼陕西、河东两大路安抚使之全权,高俅则掌管京东、京西、河北最富庶的三路,京东的贼患,要西军介入剿杀,杨戬说这话不就是故意在说,能干不能干?不能干叫人家童贯来干!

    高俅脸一拉,“太傅,你又何必说这种话激我!”

    “我不激你,你就不会尽全力剿贼啊!”

    高俅叹口气,“没你这样难为人的,我再选调精兵良将,增援剿杀吧!”

    “太尉,你该心知肚明,这不是选将的问题,而是主帅的病根儿啊!你瞧瞧现在的三路主帅,都是什么人儿?”

    “那你的意思是,从西边调帅?可有合适人选直接说罢。”

    杨戬脸抽抽,“非得高太尉亲出不可!我想陛下也非常想看到太尉尽心竭力!”

    高俅眯了眼,“太傅,这软硬话都让你说尽了。”

    “王伦一日不除,我这心里害怕啊!”

    “至于嘛,去神霄宫找仙师诊断一下呗?除去心魔就好了。”

    “你当我没有去吗?”

    高俅接话道,“怎么,有麻烦?”

    “可不是嘛!林仙师说我命数犯煞,活不过三年!”

    嘶~高俅微微抽了一口凉气,“早先,他还说我们都是天上的神仙呢,一个个名号煞是好听。”如今的天下,如今的朝堂,赵佶早已不是那个昏昏少年郎,他自己领悟的驭人之道,中庸之道,以他的方式在运转,这天下、这朝堂、地方势力划分,已然动态平衡,童贯身兼陕西、河东两大路安抚使之全权,高俅则掌管京东、京西、河北最富庶的三路,京东的贼患,要西军介入剿杀,杨戬说这话不就是故意在说,能干不能干?不能干叫人家童贯来干!

    高俅脸一拉,“太傅,你又何必说这种话激我!”

    “我不激你,你就不会尽全力剿贼啊!”

    高俅叹口气,“没你这样难为人的,我再选调精兵良将,增援剿杀吧!”

    “太尉,你该心知肚明,这不是选将的问题,而是主帅的病根儿啊!你瞧瞧现在的三路主帅,都是什么人儿?”

    “那你的意思是,从西边调帅?可有合适人选直接说罢。”

    杨戬脸抽抽,“非得高太尉亲出不可!我想陛下也非常想看到太尉尽心竭力!”

    高俅眯了眼,“太傅,这软硬话都让你说尽了。”

    “王伦一日不除,我这心里害怕啊!”

    “至于嘛,去神霄宫找仙师诊断一下呗?除去心魔就好了。”

    “你当我没有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