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章 未卜先知?

    救护车到达之后,将沈长青送到了医院,生日宴会还得继续,这是一次上层社会的人家的孩子,联络感情的机会,不可能因为沈长青的事情就取消,只是参加生日宴会的人,看向林南的目光,变得怪异无比起来。

    林南面色平静,自不会在意这些普通人的目光,他小心呵护着柳如卿,让她入席。

    “老婆,这龙虾就别吃了,对孩子不利……水果有营养,可以增加免疫力,稍微吃点就行了,晚上我回去给你煲汤喝!”林南笑呵呵的说道,完全一副好男人的样子。

    魏安然柳媚倒竖,看着林南不拿自己当外人,不由得怒道:“林南,你还有心情在这里说笑?你知不知道,刚才那个人是谁?”

    林南理都没理魏安然,目光始终不离开柳如卿。

    柳如卿叹了一口气,道:“林南,这回我们可能有麻烦了。”

    “哦,老婆你说说看,什么麻烦?”林南微笑道。

    “你!”

    见到这一幕,魏安然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怒视着林南,酥胸剧烈的起伏,喘着娇气,林南如此忽视她,令她心中非常不快。

    “刚才那个人名叫沈长青,他的父亲是我们这一块首富秦家的一位总经理,负责土地开发,一般大家族,根本不敢得罪他,哪怕是柳家,也会将他当做佛爷供起来,虽然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办法让沈长青跪下,但沈总如果追究起来,我们会很麻烦。”柳如卿眉头轻轻皱起,心中已经有了担心之色。

    “嘟嘟……嘟嘟!”

    一阵电话的铃声响起,魏安然的电话响了,她点击了接听键,俏脸忽的大变,忙道:“沈总,你听我解释!”

    “还解释什么?我儿子来参加你的生日宴会,却被吓成这副模样,我现在就要去医院看看,如果我儿子出了事,你们魏家要的开发区那块地,就别想着拿到手了!”

    说完这句话后,电话那头的沈总,生气的挂断了电话。

    “喂……喂……”

    魏安然无力的呼喊了两声,感觉脑子有些发晕,开发区那块地,魏家为此奔波了三个月,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终于让沈总松口,答应将这块地让魏家开发。

    若是开发区成功拿下,魏家的资产,又将再上一层楼,说不定让魏家可以超越柳家,成为仅次于秦家的存在。

    如今,因为沈长青的事情,沈总要改变主意,一时之间,哪怕是魏安然,都变得烦躁不堪起来!

    “完了……完了……”魏安然眼中一片绝望。

    柳如卿紧张的问道:“安然,怎么了?”

    “如卿,因为沈长青的事情,开发区那块地,沈总不划分给我们家了……本来开发的文件都下来了,所有工程队都准备就绪,就等着下个月初,工程队进入开发区,如果沈总真的改变注意,这一次给魏家的损失,恐怕在一亿以上!”魏安然俏脸微微煞白,她现在心中很乱,想不到该如何回去解释。

    “啊?这么严重,对不起安然,林南他不是故意的!”柳如卿露出了歉意的表情。

    林南笑道:“既然开发文件都下来了,魏家还怕什么?”

    “哼,你懂什么?就算开发文件下来了,沈总随便找一个理由,都能驳回来!”魏安然冷哼道。

    “如果我让他明天就丢官卸职呢?”林南自信的笑道。

    魏安然一愣,嗤笑了一声,道:“林南,你也太会说大话了吧?你以为你是谁?能撼动的了沈总的地位?”

    林南微笑不语,实际上已经暗中传音,让黄金圣龙收集沈总的罪证,原本林南可以让黄金圣龙,直接抹杀这个沈区长,一了百了,但既然他开口了,要让此人丢官卸职,那么自然就要做到了。

    “算了,不跟你废话了!”

    见到林南故作高深的模样,魏安然心中更加烦躁,不再理会林南。

    接下来整个生日宴会的气氛,也并不是很热闹,一整夜魏安然都在打电话,与家里人解释今晚发生的事情,等到生日宴会结束之后,林南才载着柳如卿,回到了雁湖的北边别墅里。

    当到家的时候,柳如卿已经睡着了,林南轻轻抱着她下车,低头看着柳如卿熟睡的面孔,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笑意,接着小心翼翼的朝着别墅内走去,整个过程生怕惊醒了柳如卿一样。

    第二天一早,林南起床做早饭的时候,柳如卿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她接下了电话,问道:“谁啊?”

    “如卿!林南在吗?”

    柳如卿一个激灵,睡意瞬间全无,迟疑的问道:“安然……是不是昨天的那件事……”

    “对!哈哈,你那个男朋友,他是未卜先知的吗?你知不知道,今天一大早,沈总就被秦家的人带走了,在彻底彻查他职务下的所有事,听说还挺严重的,恐怕他再也不能去秦家工作了,魏家开发区的那块地,还有几天就要开始动土了,到时候新的总经理没有上任,文件生效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止魏家入主开发区了!”

    电话那一头的魏安然,笑的两只眼睛都迷了起来,她以为这件事,纯粹就是个巧合,根本没有认为,真的是林南干的。

    就在这个时候,林南系着围裙,走进了房间里,温柔的笑道:“小懒猫,起床洗漱,该吃早饭了!”

    “额,谁是小懒猫了!”柳如卿瞪圆了美眸,气鼓鼓的看着林南。

    “不就是你吗?你昨晚睡觉的时候,可缠了我一宿!”林南笑道。

    “哎呀,你!”

    柳如卿大囧,连忙挂了电话,她与林南对话的时候,电话另一头的魏安然还听着呢!

    此时的魏安然,被灌下了满满一嘴的狗粮,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打了一个冷战,惨叫道:“天啊!我为什么要打这个电话过去?”

    林南根本不给柳如卿解释的机会,上前一把抱住了她,霸气的将其带到了洗手间,轻放在了地上,指着梳妆台道:“洗漱!”

    “你!”

    柳如卿扬起了小脸,道:“我不洗!”

    “什么?你不洗!”林南瞪大了眼睛。

    “对,我就不洗了,你能怎么样吧?”柳如卿骄傲的说道。

    “嘿嘿,你不洗……不洗好啊!”林南嘿嘿一笑。

    “你想怎么样?”柳如卿后退了两步,像是受惊的小猫。

    “那我就帮你洗咯!”林南没脸没皮的说道。

    柳如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