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章 绑架的目的

    “跑啊,怎么不跑了?特么的小命都快跑没了,老子现在就放你跑,你跑得出去吗?知道这是哪里吗?

    老子就赌你怕跑不出三里就被狼给吃了,你信不信?信不信?”

    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打断了周文的思绪。

    现在是清晨时分,周文发现许大成双手被绑,卷曲着睡在自己身侧,没带头套,眼角还有未干透的泪迹。

    两人都卧在一辆马车上,赶车的大汉还在骂骂咧咧的不休止。拉车的是两匹马,车不算小,一左一右还有两个大汉坐在马车边上打盹。

    车尾也有一个大汉坐在边上,正目光炯炯地打量自己。

    “醒了?”车尾的大汉道:“昨晚要不是你这个同伴寻死寻活地保你,我们都以为你死了,差点儿把你个憨娃给埋了。”

    “憨娃呀,我这么跟你说吧,”车尾大汉接着道:“绑架你们不是要勒索赎金,是因为河南石主席发出江湖贴。

    说是山西阎老西扣留了他们什么冯大帅,要江湖人去山西抓几个富贵子弟做人质,逼阎老西放人。”

    周文听后瞬间就从记忆找到了原由,河南石主席怕就是石友三吧,被后人唾弃的倒戈将军。后来还投降日本人当了汉奸。

    那个冯大帅怕就是冯玉祥吧,好像阎锡山是有扣留过冯玉祥这回事,但是什么时候就不清楚了。

    什么抓人质救大帅,石友三哪有那么侠肝义胆忠心耿耿,其实就是抓丁。

    石友三到河南后大肆收编土匪流寇扩充实力,军队倒是多了,可那些土匪流寇都是没念过书的老粗。

    下发来的各种命令文件它认识你,你却不认识它,战斗力也就迟迟无法提高。

    那时的读书人可没几个愿意当兵的,招兵招读书识字的是不可能。这货就干脆不要脸了,直接抓。

    “我呸!又当婊子又立牌坊,还特么发什么江湖贴英雄帖,你也配?”周文心里暗暗骂道。

    “我们不跑了。”周文说道。想清楚来龙去脉后,周文也当即拿了主意。

    这时许大成也醒了,望着周文刚想开口却被周文伸手示意打断,“大成,刚才的你都听到了吗?”周文问道。

    “嗯!”

    “我们不跑了。”周文伸直了上身坐起来再次说道。车尾大汉用审视的目光盯着周文没开口,周文也坦然地对视着他的眼睛。

    片刻后,车尾大汉又向许大成瞅了瞅,“他听我的,我们是兄弟。”周文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其实两兄弟别看许大成拳脚略高一筹,但平时拿主意的都是周文。

    因为周文学习成绩非常优秀,经常帮助许大成过关各种考试,所以狗头军师非他莫属。

    有道是:打架你先上,打谁我说了算。

    “有意思。”车尾大汉跳下车,边拍屁股上的灰边说道。

    这时山路上坡,马车速度慢了下来,车上的其他大汉都下了车。

    “谁特么的相信你的话,昨晚为了找到你,可把我们害惨了,翻山崖找到天黑才找到,狼怎么没把你给吃了啊?”

    “闭嘴。”车尾大汉止住了赶车大汉的絮叨。

    不知怎么回事,当他听到周文说不跑了的时候,他就相信了这个少年的话。没有理由,就是相信了。

    这少年从昏迷中醒过来后,身上有种说不出来的气质,好像之前的青涩和惶然突然不见了。

    面对自己的是从容和淡定。所以也就相信了他的承诺。

    “我信你说的,把话说开了大家也都省点事。”赶车大汉说道。

    周文先指了指许大成手上的绑绳,“解开。”车尾大汉命令道,旁边一个大汉过来给许大成解绑。

    “我只有一个条件”周文左手帮许大成扶坐起来,右手高举竖起一个手指。

    中指?你没看错,就是中指。

    周文一边腹中问候着这群绑匪的各种女性长辈,让这几天遭的罪稍稍出口恶气,一边开口道“我们不问你们要去哪里,也不管你们是谁,但是不用急着白天黑夜的赶路。

    我们既然不跑,那就该吃的时候吃,该睡的时候就睡。我们身体还没长成,这么荒郊野外的赶路,万一生病了,大家都麻烦不是?

    钱不是问题,你们不是从我们身上收走了十几个大洋吗?”。

    周文和许大成好歹是大户子弟,不带几个大洋都不好意思出门的。

    “那特么现在是我们的钱了,你们特么做梦吧?老子……”赶车大汉急急道。

    车尾大汉抬手止住了他说话。“好!就这么着吧。知道你们是讲究人,以后跟了石主席说不定还有照面的时候,大伙儿就算结个善缘吧。”

    “三哥,别啊,他们……”,赶车大汉刚开口就被车尾大汉一眼瞪憋回去。

    “呵呵,以后住店吃饭碰到外人,你们就叫我三哥吧,其他几个四哥、五哥、你们顺着叫,两位小兄弟也报个名吧,好称呼。”

    “我叫阿文,他叫大成,”周文介绍道。

    “好,以后咱们对外就称是去进货的行脚商,我是掌柜,你们两个就是伙计,他们几个是车夫和帮闲。”那个叫三哥的说道。

    周文这时才闲下心来仔细打量了许大成周身上下。还好,除了脸上有块淤青外其他地方并无大碍。

    又略略观察了下四周,发现那个叫三哥的大汉身材比较魁梧,身高怕有一米八的样子,年纪三十上下,短头发,鼻大眼小,但还算周正。

    走路脚步沉稳,上身不怎么晃动,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赶车的个子矮小得多,头上裹着分辨不出是白色还是黄色的头巾。是个马脸,昨天被自己一拳就撂倒,所以今天吃了亏要从嘴上找回来。

    “稀松货。”周文心道。另外两个大汉一胖一瘦,都是焖屁虫,不怎么开口说话。

    一行人当天晚上就来到了一个叫何家庄的大庄子,正好有个驻马店。

    还没到门口,一个小二就迎了上来,“各位爷来住店吗?小店有马厩,晚上还有热水洗脚,一人就收20文钱还管饭,进来吧。”小二热情招呼道。

    三哥点了点头,带头走进去。小二帮赶车的把马匹卸了车架,牵着马去后面马厩安置。

    众人辛苦赶了几天路都累很了,进了大堂发现没几个客人,就放下心来,围着一条长桌子坐下开始叫吃食。

    不过十来分钟,小二就端着个大簸箕上来。全是蒸得热气腾腾的白面馍馍,还有一大海碗醋伴萝卜丝,又上了一海碗煮红薯和一盆菜汤,菜汤上居然还漂着几块带着点肥肉的猪皮。

    这下大伙满意了,大吃海嚼一番,都夸店主仁义。

    周文和许大成都是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半饥半饱熬了好些天,要不是怕肠胃不适克制了一番,都能把馍馍吃到脖子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