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5章 好汉饶命

    周文一眼就确定了土匪头目,是一个短头发三十多岁的矮壮汉子。因为只有他拿着把驳壳枪。

    果然,那个矮壮汉子说话声证实了周文的判断。“都特么的给我利索点儿。都是吃饱了早饭出来的,几个商人还能跑过咱们?”

    周文把枪就架在土包上,稳稳把矮壮汉子的头套进准星。距离接近五十米了,感觉对这把老旧步枪信心不足,又把枪口瞄低,对准他的左胸,轻轻扣动了扳机。

    “砰!”一声,子弹飞了出去,周文清晰可见那个矮壮汉子的胸部中间炸开了个大洞。居然没当场打死,那个土匪头目捂着胸口倒地,接着凄厉地惨嚎起来。

    这枪得破成什么样啊?才五十米距离,子弹都偏左不止一公分。而且子弹飞出一小段距离后,就改变了弹头笔直的飞行姿态,竟是横着打进身体里,直接就把弹着点撕扯成一个大洞。

    但是歪打正着,这个血淋淋的大洞和痛苦地惨叫增加了现场的恐怖气氛。

    “神枪手?”所有土匪都是胆战心惊。前面的土匪被吓趴在地上,后面的直接转身逃进树林。

    对这些土匪来说,五十米距离一枪命中移动目标,已经是他们心目中的神枪手了。

    不一会儿树林里“砰--砰”的枪声传来,都不知道打到哪里去了。

    周文知道这些土匪还没发现自己的位置,继续不动观察着。

    趴在前面山沟的几个土匪看着后面的跑了,林子边那个头目还在地上哀嚎。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弱。都吓得头埋在地上哆嗦着,一动都不敢动。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那个土匪头目已经没了声息。对面树林里也不打枪了。

    山沟的几个土匪趴不住了,带着哭腔开始求饶:“好汉爷,小的们瞎了眼,冲撞了您老。求您老发发慈悲,放了我们吧!”

    “是啊是啊,求您老大人大量,就当放个屁,把小的们给放了吧!”

    周文听了差点儿笑出声来,继续听着这些人渣的哀求声不说话。直到几个土匪哀求的声音都开始嘶哑了,有人开始嚎哭起来。才粗着嗓子说了一句:“把枪放下,滚!”

    几个土匪赶紧千恩万谢地说着感激的话,慢慢空手爬向树林方向。

    周文看着山沟里丢下的两支枪,也不敢下去拿。开玩笑,林子里不知有几支枪对着这边呢。但是心里更踏实了一些,这些土匪都被吓破了胆,估计也没人敢再来追了。

    周文又等了一会,听见对面林子有土匪们争吵的声音传来。又过了一会,听见杂乱的脚步声渐渐往回走远了。

    周文轻轻退下土包,借着土包隔绝对面视线,慢慢退到了树后。

    然后,转身,狂奔。

    一路凭着前世的经验,追踪着熊三他们逃跑的痕迹。大约走了半个小时,听见前方传来了声响,就双手握枪大步追了过去。

    走近一点儿就听着声音不对劲儿,好像是有人在扭打挣扎,还有低沉的“喔喔”声。心里一紧,枪口指着前方就摸了上去。

    借着树林的掩护,周文轻手轻脚走近一看,心中大怒。

    只见熊三和后来逃命追上来的赶车大汉两人,把许大成死死按在地上,还把他嘴堵上了。

    周文快步上前用枪指住熊三大喝道:“不要动,再动打死你们。放开他。”

    熊三和赶车大汉都惊呆了,吓得高举起双手连声解释道:“我们没怎么他,只是他要闹着回去,还大喊大叫。我们怕引来土匪,只好......”

    原来许大成被熊三拖着跑了一会儿,就渐渐清醒过来。开始时心中还充满恐惧,终归是个未经事儿的少爷公子,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一味跟着熊三逃命。

    但等到后面枪声再次响起时,心里不踏实了。开始责怪自己不顾好兄弟的安危只会自个儿逃命。

    到最后兄弟情义终于占了上风,寻思道:“阿文是受自己牵连才遭了这份难的。现在这个好兄弟还拖着带伤的身体去引开土匪保护自己。如果有个意外,自己也没理由活了。”

    想到这里,咬着牙心一横,就挣脱熊三的手掌,转身朝来路奔去。

    熊三急了,他倒不是为了情义要保护许大成。但是他只要回想起周文轻易夺下他匕首的手法,回想起周文临别时那让人心里发毛的眼神,就不敢不管许大成的死活。

    熊三轻喝道:“快回来憨娃,你这是去送死啊!”说着就追上去拉住许大成。

    许大成流着泪大叫道:“放开我,我要去找阿文,就是死也要死在一起。”两人就扭打起来。

    这时赶车大汉也追了上来了,看见这幅场景就上来帮忙熊三。

    三人在地上扭打作一团。听着许大成大喊大叫,熊三心里也急了。就把赶车大汉的头巾一把扯下来,塞进许大成嘴里,两人合力把他压在地上。

    周文弄明白后就把枪放了下来。这时许大成已经把堵在嘴里的脏头巾揪下,丢在地上。跑过来一把抱住周文,话都说不出来,只是嚎啕大哭。

    周文心里也是一阵感动。大成可是个正儿八经的富家公子哥儿,患难之际居然也有慷慨赴死的勇气和决心,不愧是自己的好兄弟。

    周文安慰许大成道:“好了,大成,我这不是没事吗?别哭了,咱们抓紧赶路吧。”

    许大成这才突然醒过神来,抓着周文上下打量,关心地问道:“阿文,你真没事?我看看你脑袋上的伤。”

    说完就毛手毛脚来扒弄周文的脑袋。周文哭笑不得地挡开他的手说道:“好了,好了,说是没事嘛。你还不赶快清理一下你的嘴,我都闻到臭味了。”

    许大成这才想到刚才堵自己嘴的头巾,都脏得变了颜色,酸臭莫名。一下子就蹲在地上大吐起来。

    赶车大汉讪讪地把身上带着的水囊递给许大成,许大成恶狠狠瞪了他一眼,一把就夺了过来,大口漱着嘴。

    “别啊,节省点儿,咱们就剩这点儿水了。”赶车大汉急急说道。

    熊三歉意地看着周文笑了笑,迟疑着说道:“小兄弟,下面咱们......”

    “继续赶路,现在也不可能回去了。我们兄弟俩儿先跟着你们走,到了地头再说。”周文的话让他一颗心落回肚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