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6章 我要打炮

    第二天,四人终于走出了大山,转上了一条官道。周文已经清楚现在的大概位置了。身后的大山就是太行山,那现在已经进入河南地界了。

    另外一个焖屁虫大汉一直没有跟上来,估计是凶多吉少了。出山前,周文已经把还剩一颗子弹的老套筒扔了,匕首也还给了熊三。

    熊三一直没敢问周文是怎么打退土匪的,但是看到匕首上隐约的血迹,心里直打哆嗦。知道这个少年人手上怕是有了人命了。

    许大成倒是开口问了。周文只是轻描淡写地解释了几句。只说是用枪打死了土匪头子,土匪就吓退了。

    许大成心思单纯,知道周文以前在太原兵工厂玩过枪。佩服好友之余,也没往深处想。

    熊三就不同了,知道没周文说得那么轻松。面对一群凶悍的土匪,自己只有一把匕首。抢枪就是一道难关。

    更不要说在群匪环绕中把土匪头子打死,自己还毫发无伤。这胆气、枪法、武功、谋划缺一不可。

    这是鬼神附体了?自从这个少年受伤醒来后,处处透着神秘,和前几天简直就是判若两人。想到这里,心里猛然就打了个寒颤,不敢再想下去了。

    心里就此对周文起了畏惧之心,觉得是自己不能招惹之人。

    沿着官道走了大半天,下午就进入了一个叫新乡的县城。说是县城,其实不算很大,进了县城门顺着南北向的一条大街道往前。

    街道两边都是各种小摊和店铺,叫卖声,吆喝声不绝于耳,看起来还比周文自己家乡离石县还繁华得多。

    周文不知道,民国时的新乡县可是平汉线的一个重要站点。南来北往货物的汇集地之一。很多山西包括西北的货都要在这里汇集,通过火车运往全国各地。

    许大成边四处张望边啧啧有声,可能是在山里转久狠了,进了城就觉着处处都透着新鲜。

    几人都是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看到了一处小吃摊在卖肉夹馍,油汪汪的惹人馋,小摊贩还在使劲儿吆喝。

    许大成吞了口口水,就下意识往兜里摸,嘴里还叫道:“阿文,走,我请客。”刚说完就回过神来,眼里不禁有点黯然。

    周文理解好兄弟的心情,将手搭在他肩上说道:“别难过,大成,相信我,我们会好起来的,目前这点难关不算什么,就算是对我们的磨砺和锻炼。”

    “嗯!”大成红着眼点头道。

    周文转头望向熊三。熊三赶紧上前买了几个,一人拿着一个就大嚼起来。

    几人边吃边走。顺着街道快到尽头时,左边有一家大客栈,门匾上写着《来福客栈》几个大字。

    大字下方还有个白色布标,上书红色字体《国民革命军陆军第24师征兵处》。

    熊三带头从大门走了进去,大门进去是个大跨院子,有个近300平方的大天井。

    就听见那个熊三说了一声:“小兄弟,你们在外等一等。我先去见长官”。说完就直接走进了大堂。

    三人在天井里分别找地方或蹲或坐,许大成就凑近了周文轻轻道:“阿文,莫非我们就是要被抓到这个什么24师来当兵?”

    “八成没错了,”周文回答道,他正想向大成再交代几句,就看到熊三带着个穿着铁灰色军装,扎个武装带,腰背驳壳枪,二十来岁的军官出了大堂。众人站了起来。

    “就是这两个?”军官目光望向周文和许大成两个问道。

    “是,就是,都是中学生,太原过来的。”熊三微微弓腰答道,接着介绍道:“这个都是这次帮忙的弟兄,叫狗财。”看着军官望向自己,赶车大汉赶紧媚笑着点头哈腰。

    军官又仔细的打量了周文和许大成两眼,点点头,挤出个笑容说道:“听说你们路上遭了匪,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两位小兄弟未来前途远大。经历这次匪难也不见得是坏事,起码让你们明白,这年头拿枪比读书管用。

    既然来了就安下心好好干,跟着我们石帅也不定那天就发达了。到时候衣锦还乡,说不定你们还会感激带你们出来的两位大哥呢。”

    军官说完又侧身对着熊三说道:“今天就在这里好好歇息一晚,明早我就让几个弟兄带你们坐火车去许昌。”

    熊三忙着点头答应,又从衣兜里摸出包进城才买的香烟塞到军官手上,小心的问道:“周长官,上次不是送到信阳吗?怎么......”,感情这货不是第一次干这买卖了。

    周姓军官傲然回答道:“我们石帅已经于六月率部进驻许昌,连蒋总司令也派了个叫什么钱什么的带着几百万大洋来慰问我军,几百万大洋啊。”

    熊三和狗财听见这个数字都张大了嘴。几百万是个什么概念他们可不知道,但却是他们这个层面的人能听说的最大数字了。

    周姓军官很满意这次爆料的效果,右手随意弹了弹军装下摆,又接着吩咐道:“今晚你们就住丙字二号房,我已经安排好了。”

    看到周文和许大成都不出声,他又再次望向他们开口道:“到了许昌,穿上军装,咱们就是一家人了。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你们都是读书人,升官儿快,说不定还有你们照应我的时候。

    你们先去休息,一会儿我让店家整一桌酒菜,大伙儿晚间喝几个。”

    那个三哥连忙道:“我来弄,我来弄,怎么敢让周长官破费。”周姓军官点点头,转身走了。

    大伙儿随后进到丙字二号房,有小二打来水,众人都上去洗漱了一番。周文趁个空悄悄对许大成说:“大成,咱们一时半会儿怕是回不去了。既来之则安之,先安心下来当兵。

    这姓周的有句话没说错,这世道,学会拿枪起码有个自保之道。但是也不能没脑子,我在我舅舅哪里经常能看到报纸。”

    周文说到这里瞅了一眼许大成,见他很专注在听,接着道:“我估摸着这个天下还要乱一阵子,咱们先在姓石的这儿安心待一段时间,把打战这套学会了,有了枪在手,跑回去也容易些不是?”

    “我要学炮。”许大成悄声而坚定的说道:“我就是喜欢炮,要学就学炮。”

    周文双手捂头无语,这货就是个一根筋啊,要不是他痴迷火炮,非要出城看什么晋军操演,也不会上了自家小厮的当被绑架到河南来。

    “好,我一定想办法让你学打炮。但是以后怎么打,打谁,你要听我的,一定要相信我。”

    “我们不是一直都是你拿注意么,这还用说?”许大成鄙视的看了周文一眼,以自己没头脑为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