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9章 民国火车

    早上天还没亮,周文他们就被曾二牛来敲门叫醒了。

    大伙儿随便洗漱了一下就跟着曾二牛出了客栈,还有两个士兵就等在门外。三人都全副武装,背着步枪,脚下打着绑腿,看着还有几份英武之气。

    曾二牛带头走上了大街,路上找个小摊买了些吃食,大伙儿边走边吃。大约走了二十来分钟就从西门出了城。

    这时天已经蒙蒙亮了,出城的人和车马都不少。

    曾二牛对着周文说道:“都是去赶火车的,现在我们几个先找个路边地儿放放水,上了火车就只能憋着了。”

    说完就带头向路边的一片小树林走去。

    放完水继续上路,走了十来分钟就来到火车站。

    好家伙,已经有几百人拥挤在一栋两层砖石混搭的小楼前。大家你推我挤,我踩你踏。有人高声叫骂、有人呼妻唤子、各种方言土话、各种鸡飞狗跳,地上都是被挤掉的鞋子和帽子。

    “这是抢着买票。”曾二牛解释说。

    周文和许大成看得目瞪口呆。还有这种操作的。

    “他们不排队吗?”周文下意识问道。

    “排队?什么排队,都这样买票,一会上火车也一样。力气大的冲在前面能抢到座位,力气小的就只能站着。有时候站都没地儿站,还得玩儿金鸡独立。”

    一个士兵像看土鳖一样看着周文说道:“你如果有钱,就不用受这份罪。两倍的三等车票价就可以去坐二等车。那不用挤,有座位,还可以吃西洋饭。如果出得起三倍的价钱,你就可以坐头等车。听说有弹簧床,睡在上面一弹一弹的就像神仙一样。”

    这士兵边说还边眯着眼,挺腰一耸一耸的,说不出的猥亵。

    熊三也抢着为周文介绍说道:“在那边,小楼那边,那个窗口就是卖头等和二等车票的。”

    周文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果然发现在小楼的左边有个小窗口,窗口前只有几个穿长衫带礼帽的在购票。还有个正在弯腰下桥子。

    看样子,不管是那个世界都分个一二三等啊!周文感慨道。

    以后一定要弄钱,弄很多钱,不然单想象一下去挤三等车的情景就让人不寒而栗。

    曾二牛仿佛看出了周文的心思,接口说道:“我们不用去挤车厢,我们坐守车。”说完还挥了挥手中刚拿出来的一张公文。

    周文知道守车是什么,以前的老式火车都要在最后一节车厢后再挂个守车。主要作用就是测量车速、帮助刹车、为前面的车厢挡风保暖、还可以让家属和职工搭乘。

    曾二牛带着众人穿过拥挤的人群,来到了进站台的门口出示公文后就进入了站台。周文发现进站台的门也有两个,自己进的这个人少,应该是二等车和头等车的入口。

    在站台上等了0分钟,周文就听见远处传来了汽笛声。汽笛声不算大,但很悠远。

    他顺着右边往远处看,已经看见远方像个惊叹号的一个冒着直烟的黑点。

    黑点慢慢开始变得清晰起来,火车头的轮廓隐约可见。

    耳边也隐约传来了轰轰声,速度不算很快。周文把自己的感官彻底释放开来,脚下也感觉到了轻微的震动。

    转头看看还在伸直脖子,望眼欲穿的许大成和其他人,知道自己的视觉感官怕是超过普通人一倍还不止。

    又过了几分钟,许大成叫道:“来了,来了,我看见了。”

    火车来了。火车头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带着浓烟,带着十几节车厢越来越近。

    周文清晰的看到后面的车厢式样就和上一世老式火车一样的,前后两个门,脚踏梯,车窗都没大的区别。

    火车离老远就开始刹车,向两边喷射出浓密的蒸汽雾。感受到脚下越来越强的震动,大家都情不自禁的向后退了几步。

    还不等火车停稳,无数的人流就涌向前面的车厢。你追我赶,奋勇争先。

    正所谓:扁担与绳子乱甩,簸箕和箩筐齐飞。

    周文知道三等车厢都靠近火车头,这个时代的蒸汽机车都烧煤,靠近车头的车厢路上还要吃煤灰。

    顾不上太多感慨,曾二牛已经带着一行人来到了最后一节守车。守车上只有一个带大盖帽的乘务员,看了眼公文后就让大家上车。

    守车车厢比正常车厢要短一些。周文他们进去后发现已经有几个老百姓装束的人坐在里面了,估计都是有点关系的人。

    车厢右边是一排木头硬座。左边没座位,堆了很多麻袋和箱子。这是乘务员捞外快帮人捎带的货物。

    乘务员把那几个坐着的人叫起来,把座位让给了周文他们。

    曾二牛也不客气,带头招呼大家坐下。那几个老百姓就坐到对面的麻袋或木箱上。大家都没说话。

    火车开动一会儿后,周文感觉了下车速,估计时速不会超过60公里。

    大家在车上也没什么好交流的,许大成已经睡着了。周文四处观看,眼神不知不觉就多看了几眼曾二牛放在身前的枪。

    这就是有名的汉阳造7.9毫米步枪,是周文在树林里抢到的那种老套筒步枪的改进型号。取消了枪管的套筒装置。这也算是中国的一代名枪了,一直到解放后都在用。

    曾二牛看见周文关注自己的枪,就把枪伸过来递给周文道:“周兄弟想看直管拿去看,没上子弹,不碍事儿。”

    周文笑着点点头,把枪拿了过来。右手才一握上枪把,一股熟悉的感觉就布满全身。比那支老套筒感觉好了不知多少。

    情不自禁的拉开枪栓,侧头眯眼仔细看了看看枪膛。见里面幽黑发亮,手指伸进去摸了摸,又转过枪口看看枪管里面,发现膛线清晰可见。点点头道:“保养的不错”。

    心想要是在树林中有这么一支枪,子弹足够的情况下,有信心把那些土匪全部打死在山里。

    站起来抬枪抵肩,推上枪栓,瞄准车厢外面,几个动作连贯自然。看得曾二牛连声赞道:“周兄弟是行家啊,小小年纪怎么感觉是摸了多年枪的样子,不简单啊!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