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4章 剧情不对

    位于许昌西面的襄城和临颖两县之间,有个大王庄。是方圆几十里内最大的村子,村子有近百户人家。村子北面有一条小河,是颖水河的支流。国民革命军24师补充三团团部和二营就驻扎在这里。

    村东头有个破庙,被修缮后成为了团部。现在团长王胡子正在房间里焦急的来回度步,边走还边抓着自己的后脑勺。

    王胡子四十来岁,身材矮但是敦实,一脸的络腮胡子,左眼侧面有道伤疤一直拉到脸颊,在油灯下忽明忽暗,看着有点渗人。

    “天都黑透了,怎么还不来啊,会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六十几里路,选的都是好马,再怎么也该回来了。我说老吴头,你特么倒是吭口气儿啊。饭菜还热乎吗?”

    “哎,去六十里,回来六十里,这人不歇马还要歇呢,你就放心吧,山子做事你还不知道?饭菜都是现成的,我都用蒸笼温着呢,来了就吃。”火头军老吴是王胡子当土匪时的老兄弟,说话也没什么顾忌。

    正说间就听见远处传来了马蹄声和说话声,王胡子迎了出去。

    老吴在后面没好气说到:“你是团长,哪有团长迎小兵的。你就等在屋里让他们进来就是了。”

    王胡子并不理会,出去就大叫道:“是山子吗?山子。”

    “哎,团长,俺们回来了。”

    “人呢,人咋样了”

    “都来了。”

    随着说话声,一群人走了进来。王胡子开心笑起来,搓着手道:“来了就好,来了就好。”

    周文在远处就看清了这个王团长的各种表情,赶紧拉着许大成快步走到王胡子面前,立正、敬礼,大声道:“报告团长,新兵周文、许大成向您报到。”

    这一举动把团部一群老少给镇得目瞪口呆。剧情不对啊,说好的胆战心惊呢?说好的哭爹叫娘呢?这还是不是抓丁来的?这是找到组织的感觉啊。

    特别那个大声报告的少年人。虽然身形瘦小,但人家那笔直的站姿,那说不出是标准还是帅气的军礼,那透着沉着冷静的目光。这还特么是抓来的学生?感觉比军人还军人啊。

    王胡子愣住了,笑容干在脸上半天没反应。之前商量好的各种白脸红脸,威逼利诱,大棒加甜枣等等全用不上了。

    老吴的咳嗽声从身后传来,王胡子瞬间反应过来,开口说到:“嗯,这个,哦,你们饿坏了吧?进屋进屋,赶紧的,那个谁,老吴,把饭菜端上来,大伙儿吃饭,呵呵,吃饭。”

    等大家围着桌子坐定后,王胡子叫高小山端来酒罐给大家碗里倒满酒,然后端起酒碗开口道:“两位......嗯,两位小书生,我王胡子是个老粗,就不说那些虚头巴脑的话了。一个意思呢是大伙儿都盼着你们来,不会委屈了你们,就先安心呆着。

    第二个意思呢就是,就是需要什么只管开口,只要团里有就尽量满足。总之一句话,只要我们有口吃的就绝不会让你们饿着。来,干了。”

    “干!”

    “吃菜吃菜。”

    桌上菜品不多但分量足。都是些时蔬小菜。荤菜就一大盆子黄焖鸡,一大碗卤水猪头肉。

    王胡子看着闷头大嚼的周文两人,满意的点点头。这才是半大孩子的该有表现,刚才哪一出倒把自己给吓一跳。于是开口问道:“周小书生以前是军门出身?”

    周文忙把嘴里的吃食咽下,放下筷子,坐直了身子回答道:“报告团长,我不是军门出身,家里是做买卖的。只是我从小就喜欢跟着舅舅在兵工厂里玩儿,他是管事,有很多老兵都巴结他,愿意教我。所以我就学了很多军中的道道。”

    “不要客气,接着吃,咱们边吃边说。”王胡子这时更满意了。这个小书生是个知进退,懂规矩的。

    ”会打枪吗?”

    “会打,打过不少。”

    “哦?打过什么枪?”王胡子这下更来兴趣了。

    “步枪打过老套筒、汉阳造、英七七、水连珠还有小日本的三八式。机枪打过捷克造、歪把子、老毛子的转盘机、马克沁。短枪打过驳壳枪、王八盒子、勃朗宁,嗯,就是大眼撸子。

    哦,还打过花机关。但打得最好的是步枪,二百米距离基本不落空。那些老兵说我是天生的神枪手。”

    一桌子的人全瞪大了眼,剧情又不对了。王胡子心里被一万个草泥马碾压而过。刚刚才扭正的三观又瞬间被冲击得七零八落。

    “对了,还打过炮。山炮和迫击炮都打过。”周文不好意思的摸着头再加了点料。

    哗啦啦!一桌子人的下巴全掉在地上。

    周文知道现在可不是谦虚的时候,先把这个时代想得到的中国军队批量装备的轻重武器都报了一遍。不乘着这个时候说出来,以后用起来就不好解释了。而且这些武器佣兵周文都在射击俱乐部使用过。

    看着众人还在发愣没回过神来,周文小心翼翼的望着王胡子轻轻道:“要不,咱们明天找个时间试试?”

    “嗯。试试,也让咱们开开眼,明早咋样?”

    王胡子马上又对周文满意了。

    刚才就在想着怎么开这个口。自己提出来就意味着不相信人,万一真是吹大牛被戳破了就不好收拾了。读书人脸皮子薄啊。

    这下可好,他自个儿提出来的,咱们可没欺负人。

    众人吃喝结束后,王胡子叫高小山带周文他们去挑军装,又让老吴去帮着收拾他们睡觉的房间。

    高小山带着周文两人来到团部背后。有一排房子和团部平行。最右边一间有灯光亮着,其它房间都黑漆漆的,全都上着锁。

    高小山叫道:“周先生,还没睡吧?”

    亮灯的房间门开了,出来个穿着长衫带着厚厚眼睛的男人,年纪三十多点,瘦瘦高高的身材,背有点驼,眯着眼往这边望来。

    “哦,是山子啊,有什么事吗?”

    “俺带两个新来的小兄弟来领军装,麻烦你开下库门。”

    进了旁边一间屋子,周先生高举个马灯挂在中间的柱子上,就让他们进去挑,全套军装包括大盖帽一顶、绑腿一条、皮带一条、外衣、裤子、内衣也就是贴身小褂还有裤衩各两件,布鞋两双。

    周文特意多领了两条绑腿。周先生等他们挑完后就在本子上做了记录,让高小山按上手印。

    高小山看了眼被他们试衣试鞋弄得有点凌乱的衣服堆,歉意的说:“周先生,又给你添乱了。”“没事,明天袖儿她妈顺手就收拾了。”

    等他们走后,周先生回到自己屋子,里间传来个女声:“谁啊,那么晚的,差点把袖儿惊醒。”

    “是高小山,带了两个少年来领军装。哎,都是白白净净的良家子弟,不定还是学生,又给绑来当兵了。造孽啊!”说完吹了灯就进了里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