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8章 服不服

    周文决定打铁趁热,今天就把这群少年完全折服。又笑眯眯的开口说道:“我打枪打得好不好?”“好!”众人大声喝道。

    “其实我打架也打得好。”全场静了下来,接着“哄!”一声大伙儿都笑了起来。

    小书生真会开玩笑。就这小身板儿,也敢说打架。俺们玩枪不如你,但是从小练武习拳,个个都一身疙瘩肉,真的不好意思欺负你。

    “真的,不信你们谁上来试试。”

    “哄!”大家再次笑起来。

    高小山看着周文笑眯眯的表情不禁心里一抽:“团长不信,结果枪被人从身上扒下了。这下弟兄们恐怕要吃苦头了。”不知道为什么,高小山就是相信周文说道做到。

    “二嘎子,你去吧。”“对,二嘎子合适,俺们不能欺负人。”

    都是善良小伙儿啊,所以大家就推举个头最小的二嘎子出来,就是那个脱衣服的小个子。

    二嘎子脸红红的有点不好意思,望着周文说道:“小书生,俺就防守,你来进攻吧。”说完就扎下马步,双手摆了个门户。

    周文看他架势摆好后就说了一声:“小心了。”身影一闪已窜到他身前,左手直挂面门,二嘎子一看对方来势太快不及后退,只好举臂横档,

    但周文已变挂为托,左手托住他高举的双臂左肩顺势一靠,二嘎子被顶的倒飞三米跌在地上。

    全场鸦雀无声。一招,还只用了左手。

    二嘎子虽然个头力气都是警卫连最小的一个,但也是相对而言,进攻不咋地,但防守功夫却是在平时地对练中被逼出来了。就是连长高小山也不可能三招两式就把他打败。

    这时大伙儿就不淡定了,又出来一个肌肉男。是这群少年中最壮实的。这个壮实少年可不敢等周文进攻了,上来就是一拳当胸打来。

    周文只是轻轻一个侧身,左手闪电般抓住对方手腕,右肩靠上那人胸口,一个标准过肩摔,把那个壮实少年摔了出去。

    又是一招放倒。这还是周文不能伤人,力量不敢用大,全靠速度和招式取胜。

    这下已经没人笑了,全场肃静。

    “要不上两个吧。”看着半天没人出来,周文继续邀战。

    这次众少年商量了一下,走出来两个,嘴里还说道:“小书生,俺们这不是耍赖,知道你能打,但俺们想试试你到底有多厉害。”喝!这还给自己找了个借口。

    两人互看一眼,呼喝一声,一左一右攻将上来。周文脚步横移,一个侧身就让对方左右攻击变成一前一后。右手出手如电抓住当先之人挥来之拳,顺势猛地一拉,然后横肘前顶,推着他冲向后面的人,接着发力爆喝道:“走你。”前人撞后人,两人都被撞得滚落地上。

    “好!”“厉害!”“小书生好样的!”

    看到周文如此神勇,把身法、手法、速度、力量结合得自然和谐,发乎于心。完全是一场现场教学。

    众少年们争胜之心早就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佩服,欣赏,崇拜和大开眼界后的心潮澎湃。情不自禁的都开口喝彩和赞叹。

    高小山也佩服的看向周文,心道:“还好俺一直都相信阿文,知道他肯定有料,但也没想到这么厉害。俺知道他没坏心,和俺亲着呢,不管他做什么俺都支持。”

    周文又一次笑眯眯的望着眼前众人,少年们一时都有点惴惴不安。这小书生一笑准又有什么事儿。不会要俺们一起上去跟他打吧?这么丢脸的事儿俺们可干不出来。

    “还有人不服吗?”周文笑着问道。

    “服了。”“小书生,俺们服。”

    周文突然大喝道:“到底服不服?大声点儿,都是爷们儿,没吃早饭吗?”

    其实还真没吃,没战斗时团里就开两顿。

    “服!”

    “再大声点儿。”

    “服!”少年们挺胸大声喝道。

    “好!”周文又再次堆起笑容,众人包括高小山在内心里都是一抽,这是还要弄啥?你这笑的让人瘆的慌。

    “这打枪,打架,哦,还有识字儿,想不想学?我只问一遍,不想学我掉头就走。”

    “想!”有点儿意思了,通过刚才的潜意思训练,现在的回答整齐有力。

    “想学我就教。但是有一个要求,就是无条件服从。知道什么是无条件服从吗?叫你干啥你就干啥,叫你往东你不能向西,叫你追猪你不能撵鸡。不能打折扣,不能谈条件。那么服从谁呢?”

    说完周文把高小山拉过来站在自己身边,又转头对着在远处观望的马叔招手。马叔一直都在看着,对周文早就佩服得一塌糊涂,急忙一瘸一拐的跑过来。

    周文一左一右拉住他们两人的手对着众人道:“日常管理,服从山子哥。训练打战服从我。我如果不在,训练监督还是马叔,要服从他。”

    正说着就看见队伍中许大成在向自己挤眉弄眼的暗示,装作没看见,就这货,自己都不咋地还想带小弟?

    高小山心里感慨啊:“俺这兄弟不愧是和俺亲的,过河就是不拆桥啊,没把俺给忘记了。”却不知自己已经从连长变指导员了。

    周文接着说道:“大伙儿都听到了吗?愿不愿意?给我大声回答。”

    “愿意!愿意!”。

    ......

    三天后的傍晚,周文、王胡子和吴叔坐在桌子上吃着饭。

    “你这几天不是都和警卫连一起吃喝吗?怎么今天想到老汉我了?不会是又打我什么注意吧?”王胡子一连三问,警惕的望着周文。

    周文这三天可累坏了,制订训练计划,示范动作要领,挨个纠正各种不良习惯动作,还每天带头十五公里负重越野训练。

    还好高小山底子好,领悟能力超强,加上马叔好歹当过兵,所以有他们带头,少年们进步还是明显的。

    周文道:“团长,首先谢谢您对我的信任。我知道您和吴叔都是有眼力的,您们愿意把子弟交给我来带,我就一定会带出点名堂来。”

    王胡子一听,这是要摊牌的意思啊。和吴叔对望一眼,都停筷听他说。

    “我想法方设法从石三贪哪边跑到你们这儿,也存了先看一看的心思。合适就留,不合适,凭我的身手也能跑了。但是山子哥的纯厚打动了我,再后来看到团长您大气,能容人,吴叔又细心照顾我们。我就决定留下了。”说完就停下看着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