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0章 初见红袖

    “老吴叔,这炮能用。”

    “啥?能用?”

    “别人用不了,但我能用。”解释什么计量单位他们也不懂,就说自己会用就行了。“老吴叔,您找个人去河滩把许大成叫来,他也会用炮。”

    老吴叔兴冲冲走后,周文又进到库房,仔细看着满屋子的废铁烂枪。

    周文前世的佣兵团是个超小型的,就六个人,财力有限,买不起那些高大上的武器,所以他就学会了改装枪,他用的狙击枪就自己改装的,算得上个改装高手。

    现在就在里面刨刨捡捡,也不嫌手脏,挑拣了几只破枪搬到屋外阳光下仔细查看。

    突然听到身边有轻微响动,抬头一看,一个小女孩乖巧地站在旁边看着自己。

    八九岁年纪,个子不高,偏瘦。但是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灵动而单纯,头上整齐地梳着两条小辫,穿着蓝底小花衣,蓝布裤子,上面还有两个补丁,脚上一双小花鞋。

    周文看着她,她也静静地看着周文,那双大眼睛带着好奇又有点羞涩,还带点怯怯的小心,好像生怕把眼前人给吓跑了。

    周文突然被她的眼神拨动了心里深藏的一根心弦,妹妹,自己的妹妹小时候也是这样看过自己。

    周文前世有个妹妹,兄妹感情很深。可惜还没成人就生病离去了。周文后来离家去参军也有这个原因。

    周文望向她的眼神由陌生转向平和,又渐渐变得亲切,眼里开始有点湿润。

    “大哥哥,你怎么伤心了?不哭好吗?”孩子很单纯所以感觉也很敏锐。

    “没有没有,哥哥这是被灰迷了眼。”

    “那我来帮你吹吹,我最会吹灰了。”孩子很单纯所以也很好骗。

    小女孩走了过来,嘟着小嘴,周文只好蹲下来让她吹。“呼呼!”小女孩用力地吹着气,周文也努力地睁大着眼。

    “好了,哥哥已经好了。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周文轻拉下她的手柔声问道。

    “我叫红袖,今年九岁了。大哥哥你在干什么?”孩子的好奇心战胜一切啊。

    “哥哥在修枪。”“这就是枪吗?怎么脏兮兮的,一点儿都不好看?”

    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在阳光下蹲在地上提问着,解答着......。

    “阿文,炮在哪里?”一个不和谐的声影打破了这份宁静,只见许大成急冲冲跑着进来。红袖有点胆怯,很自然地就躲倒周文身后。

    周文轻轻拉着她的手安慰道“没事儿,这是大成哥哥,他是个急性子,所以跑起来像个狗熊。

    ”“咯咯咯!”红袖欢快地笑了起来,望着许大成说道:“那我可不可以叫你狗熊哥哥?”小女孩也是有报复心嘀,谁让你刚才吓到她。

    许大成瞪着眼刚想说不行,周文杀人的眼神看过来,只好干笑道:“行,行,小妹妹叫啥都行。”

    “狗熊哥哥。”“哎。”“狗熊哥哥。”“哎。”许大成要哭了。

    等两人笑闹够了,周文让许大成把挂在炮架上的工具袋拿下来,开始教他拆炮。

    红袖也不插话,也没离开,就乖乖的蹲在地上看着两人忙碌。

    拆了炮以后就让许大成擦拭各个部件,跟他解释瞄准装置的用法,换算英尺的公式等等。说完了就让他自己去琢磨。

    又走到红袖身前蹲下说:“红袖,你认字儿吗?”

    “会啊,我会好多好多字呢,都是妈妈教的。”

    “来用这个铁条写几个字给哥哥看。”

    和小朋友相处,一定要给她有展示自己能力的机会,周文很珍惜这样的机会。就像又回到过去和妹妹在一起的时光。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王胡子和老吴叔也来了。也没说话,就走到许大成面前看着他摆弄。

    红袖乖巧的和周文告别“大哥哥你以后还会来吗?”

    “会的,肯定。”

    “明天会来吗?”

    “明天来,红袖喜欢的话,哥哥没事就来。”

    “大哥哥再见,我爸爸来了。”

    周文就看到周先生走了过来,看着王胡子和老吴叔点头打招呼。伸手牵了红袖对周文说道:“谢谢小兄弟,小女调皮,没妨碍你们吧?”

    “没事儿的,周先生别那么客气,叫我阿文就行。红袖很乖的,我答应过以后经常来看她,希望周先生别介意。”

    “不介意,不介意,只要不耽误你就行。我们先回去了,你们忙,你们忙。”说完带着红袖转身回屋了。红袖又回头再次和周文告别。

    等他们走后王胡子才开口问道:“小书生,这炮真能用?”

    “团长,说多少次了,您叫我阿文就行了,这炮大体是能用,但要开一炮才确定。哦,对了,炮弹呢?”

    “弹药库里,在团部那边。”感情弹药库设在团部啊,也不怕失火爆炸把团部灭了,真是老抠啊,睡觉都要守着。周文鄙视地望了眼王胡子。

    周文想了想说道:“这样,今天把炮保养一下,明天早饭后咱们去河边试炮。还有,我今天看了废旧库里好多破损枪支,你让周先生把库房钥匙给我,这几天我带几个人清理一下。

    我感觉好些枪都有可能修好。我来试试。村子里有铁匠吗?”

    王胡子和老吴叔下巴又掉地上了。

    “你会修枪?你真能修枪?”周文不高兴了,脸上刚堆起笑容。

    王胡子马上抢着说:“我信,我信,就按你说的办。”

    脑门冒汗,不敢了,老汉不敢了,上次才迟疑了一丢丢,枪就别在你腰上了。那群后生说不信,现在整个人都卖给你了。

    “那个,小书生,你还有啥不会的吗?”

    “生孩子。”

    噗通!

    第二天上午,河滩,王胡子和老吴叔都来了,周文和许大成正在操弄火炮,炮弹箱放在旁边。警卫连全体在后面整齐地站立。

    周文已经弄清楚这是俄国产82毫米口径迫击炮,今天操炮的是许大成,这货昨晚都在熬油灯,操作要领早已经背的滚瓜烂熟,专研精神要鼓励啊。

    周文做副炮手为他递炮弹,目标是大概七百米远一根插着红布的木棍。只见许大成表情前所未有地专注。有模有样地伸出拇指测距,调整炮口和瞄准具。

    然后深吸口气说道:“炮弹。”周文递上炮弹,许大成接住,双手把炮弹送到炮口,轻轻松手,伏低身体。

    “嗵!”一声,炮弹带着所有人的希望,射向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