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章 黑莲教

    九天荡魔祖师像掉眼珠流血泪的消息,很快便在雒城镇妖司里面传开。

    这是前所未有过的事情,人们在震惊之余纷纷赶去查看。

    就连朱秀才与马和尚等人也不例外,兴冲冲的跑去凑了热闹。

    他们还叫了秦少游,但是秦少游没敢去。

    “九天荡魔祖师像掉眼珠流血泪,不会是因为我吧?”

    在手下走了后,秦少游蹑手蹑脚来到门边,探头朝着大堂方向悄悄张望了一眼,心情很是复杂。

    好在大家对于此事,虽然众说纷纭猜测不断,但都没有怀疑到秦少游的头上。

    理由也简单:如果秦少游真的有问题,在他上香的时候,九天荡魔祖师像就会发出示警,断不会收了他的香火。

    再说了,雒城镇妖司的九天荡魔祖师像,好歹是一件玄字级的灵异物品,能够让它掉眼珠流血泪,得是多么邪门的东西?

    秦少游不过是一品血气武夫,哪儿能有这样的本事?

    通过旁敲侧击,弄明白了众人的想法后,秦少游放下了心中悬着的石头。

    薛青山则是在第一时间派出了大量的巡游与哨探,去往各乡县打探情况。

    他认为,九天荡魔祖师像掉眼珠流血泪,肯定是在示警有大事发生!

    他猜对了。

    半个时辰后,一骑快马冲进了雒城镇妖司。

    马上的骑士遍体鳞伤、满身是血,带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雒城下属的方亭县境内,有黑莲教妖人作乱,烧杀劫掠,屠戮村寨,还驱使尸体为卒,妄图攻打县城!”

    “之前九天荡魔祖师像掉眼珠流血泪,一定就是在示警此事!”

    众人纷纷作出判断,旋即向薛青山请战。

    秦少游在记忆中,找出了黑莲教的相关消息:

    这是一个恶贯满盈的邪教,主张杀人作乱、杀人修行。

    他们甚至宣称,杀的人多了便可修成正果,证得罗汉、菩萨乃至佛陀的果位。

    在这个灾荒不断,贪官污吏与妖鬼横行的时节,黑莲教很是吸引了一批亡命徒,四处作乱,要将人间化为被血水浸泡的黑莲佛国。

    对于这样的邪教,镇妖司从来都是以雷霆手段镇压,绝不留情!

    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薛青山在第一时间就点齐人手,亲自带队,赶往了方亭县。

    他没有带上秦少游。

    镇压邪教虽然是大功,但同样也存在着很大的危险,他可不想秦少游刚回到镇妖司就又出事,那他非得被老婆给弄死不可。

    秦少游对于这样的安排很满意,打打杀杀的事情,不适合现在的他,还是猥琐发育比较好。

    留在镇妖司里的秦少游,虽然在工作上面摸了鱼,但在修炼上面却是非常的用心。

    他很清楚,在这个妖鬼横行的世界里,没有足够的实力,只靠苟,是很难保住性命的。

    就算你不去招惹妖鬼,妖鬼也有可能会找上门。

    尤其是像他这样帅气的男人,更是不知道会被多少女鬼、女妖惦记,不把实力练上去,怎么保护自己?

    秦少游不仅锤炼血气,习练刀法,还向擅长轻身功夫的同僚做了请教。

    他的想法很简单:万一遇到了打不过的妖鬼,也要保证跑得过。至少,是要跑得过身边的其他人。

    同僚们对于秦少游的请教,也都表现的很配合。

    谁让他有个百户姐夫呢。

    时间转眼到了傍晚,薛青山他们还没有回来。

    不过听传递消息的巡游说,薛青山他们一到方亭县,便击溃了企图攻打县城的黑莲教妖人,正在追击扩大战果,焚烧妖化的尸体。

    战事顺利,让留守的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到了散衙的时候,结束修炼的秦少游,叫住了朱秀才与马和尚等人,请他们去春兰酒楼吃酒,以增进感情。

    刚刚听到这个消息时,朱秀才与马和尚等人还有些不情愿。

    并非是他们对秦少游有什么意见,而是这种宴请,按照一贯的潜规则,都是上官请客,手下凑钱付账。

    他们以为这次也是如此,没想到吃完饭后,秦少游直接就把账结了,根本没让他们出钱。

    这让大家对秦少游的好感倍增,都觉得这个新头儿不错。

    秦少游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他得跟这些手下搞好关系,说不定以后还要靠他们救命。

    宾主尽欢,出了春兰酒楼,分别之际,喝红了脸的朱秀才,拍着胸脯说:“大人放心,明天我一定把自己珍藏的春宫书全部带给大人,让您好好批判!”

    一个力士也来凑趣,打着酒嗝说:“大人,批判春宫书有什么意思?等下月发了俸银,我带您去逮猫巷子跳砂舞,还可以找真人做深入批判,不比看书有意思?那书里面的人儿,再漂亮都是假的,还能爬出来让您弄?”

    秦少游正待回答也行,马和尚却宣了一声佛号,训斥那个力士:“喝了点儿马尿,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大人岂是去逮猫巷子的人?别忘了,白天的时候大人还说,美色如狼似虎不能碰。”

    秦少游有些尴尬,他很想告诉马和尚,美色这种东西,偶尔碰一碰还是可以的。同时又忍不住纳闷:怎么感觉这个马和尚,好像对逮猫巷子里的情况很了解?

    朱秀才也瞪了那个力士一眼,斥责道:“批判春宫是雅趣,大人是雅人,要去也是去青楼,哪儿能去逮猫巷子那种地方?”

    力士被吓出了一头冷汗,慌忙向秦少游道歉,末了还小声嘀咕:“青楼我也想去,就是没有那个钱,光是进个门,就要收花茶费、支酒钱……连手都没有摸到,几贯钱就没有了。有这些钱,我都能在逮猫巷子里杀个七进七出了。”

    秦少游听明白了,逮猫巷子就像发廊,青楼则是高档会所。

    就是不知道,逮猫巷子里面,是不是也喜欢挂个粉红色的小灯?

    更不知道,在那消费高昂的青楼里,又是个怎样一派莺莺燕燕的景象?

    “以后有机会,有了钱,一定要去批判这些旧社会的糟粕!不过青楼的花费有点高啊,不知道靠我这张帅气的脸蛋儿,能不能学某些穿越者前辈那样去白嫖?”

    挥别手下,秦少游一边在心中这样想着,一边踱步回家。

    他没有去逮猫巷子,真的没去。

    在早上出门的时候,秦少游给父母讲过今天要请同僚吃饭,所以父母没有等他,早早便用过了晚饭。

    见他回来,秦道仁把他叫到身前,问起了今天在镇妖司里的情况,然后叮嘱:“一定要好好跟着你三姐夫学习。”

    秦少游点头应是。

    秦道仁本来还想多嘱咐几句,秦李氏不乐意了,插话道:“小七辛苦了一天,你就不能少说几句,让他早点儿休息?”

    无奈,秦道仁只能将准备的话咽下,简单的吩咐了一句“好好干”,便又说:“过几天,我也该去府衙报到了。”

    托薛青山帮忙,他在府衙里面谋了一个刑房吏的差事。

    虽然他的身体对付不了妖鬼邪祟,但是处理普通案件,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您不多休养几天吗?”秦少游问。

    秦道仁摇头:“不能再休养了,再休养下去,这具身体就该生锈了。而且早点去府衙报到,也能早点领俸银。现在这个世道,吃穿用度是一天比一天贵,只靠你在镇妖司的俸银,怕是要不够用了。”

    陪着父母聊了一会儿天,道过晚安后,秦少游没有回自己房间,而是去到厨房,做了一份妖狼血豆腐。

    之前在酒楼里,他特地留了肚子,好在回来后‘补课’。

    父母对此早已习惯。

    刚开始,他们也有过问,秦少游找了个借口,说是托朋友弄到的秘方,能够帮助疗伤恢复血气,后来看到真的有效果,父母便不再多言,反而还叮嘱他别把秘方泄露了出去。

    秦少游吃过妖狼血豆腐,在院子里练了一遍刀法与身法,好让药力运达全身,更好的强壮血气。

    完了后,他才洗漱回到房间。

    关上门点上灯,从怀里摸出春宫书,开始认真批判。

    仔细看过才知道,这本春宫书,讲的是一个叫做豪承的商行伙计,因为一次意外掌握了女掌柜的把柄,然后一路逆袭,推到了女掌柜、女同事乃至女老板的故事。

    书中人物的胸大肌,一个比一个还浮夸,让秦少游批判的是热血沸腾。

    “不能再看下去了。”

    看完最后一页,秦少游吐出一口浊气,合上了书。

    考虑了一下,他把这本书藏到了墙边柜子的最深处,以免被父母发现。

    然后吹灯上床,硌着一个硬邦邦的东西艰难入睡。

    时间很快来到子时。

    墙边的柜子忽然自行打开,一只惨白的手从里面伸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