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章 我想吃了你

    秦少游猛然惊醒,睁眼转身,看到一个女人正在从墙边的柜子里往外爬。

    她的身材和模样还非常眼熟,正是春宫书里,那个胸大肌很浮夸的女掌柜!

    春宫书里的角色竟然活了?还从书里面爬了出来?

    这是打破次元壁了?还是大夏朝版本的贞子?

    如果是在穿越之前,是在电脑前面看到的这一幕,秦少游高低要整几句骚话。

    至少也得说一句:“还有这样的好事?放着我来,我要让她下巴脱臼,合不拢嘴!”

    但是在此刻,秦少游只觉得毛骨悚然。

    从春宫书中爬出来的女鬼,看见秦少游醒了,也有些惊讶。

    不过她显然是业务熟练,并没有慌乱,还笑着抛了个媚眼,自我介绍:

    “公子,我是住在这条街上的崔氏女,因为仰慕公子的才华,特地半夜来会,想要与公子结段良缘。”

    秦少游强作镇定,皱眉冷笑。

    你骗鬼呢,街上邻居我都见过,可没有你这么一个崔氏女。

    而且你真当我瞎?没有看见你是从春宫书里面爬出来的?

    还说什么仰慕我的才华。

    我穿越到这个世界,就没有展现过才华,你还能未卜先知的仰慕上了?

    倒不如直说,是垂涎我的美色与肉体!

    虽然不屑,可是在女鬼将话说完了后,秦少游的精神却出现了一阵诡异的恍惚,竟是要不由自主的相信女鬼的话,与来历不明的她结良缘。

    好在秦少游很快意识到了不对劲,赶在精神彻底沉沦之前咬破舌尖,借着滚烫的血气摆脱了影响。

    这是催眠术?还是蛊惑法?

    难怪以前看聊斋之类的书,半夜来个底细不明的妹子,穷书生们不仅不怀疑,还一个个高兴的不得了,完全不管来的是人是鬼还是妖,先睡了再说。

    原来,不是那些穷书生好色到不要命,而是这些半夜摸上门的妖鬼,有着迷乱人心的本事。

    秦少游面色不改的猜测着,悄悄将手伸进被子,握住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

    “这个女鬼刚刚现身就被我察觉,而且我的血气还压制住了她的蛊惑,说明她的实力并不强,我是有机会能够灭了她的……就算灭不了,也能撑到镇妖司的守夜人赶到。”

    这些判断,让秦少游稍稍安心了些。

    紧接着,他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如果杀了这个女鬼,是不是能够得到新的食谱?”

    根据秦少游的推测,食谱的更新,应该是与斩杀妖鬼有关。

    因为以前那个秦少游,就是在重伤后与一头妖狼同归于尽的。

    这段时间,秦少游的血气已经到了满盈状态,只是缺少一个契机,来将血气融入脏腑筋骨,突破到武夫八品筋骨境。

    这个从春宫书里爬出来的女鬼,会不会就是他突破的契机?

    秦少游看向女鬼的目光,开始变的火辣。

    女鬼察觉到了这个情况,只是她误会了,以为秦少游是被她的美色迷惑,全然不知,对方竟是在琢磨要如何来吃她,是清蒸还是红烧……

    “公子,你看我的眼神好吓人呀,你想要对我做什么?”

    女鬼拿出了绿茶婊的语气,娇滴滴的声音,让人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想要吃了你。”

    秦少游实话实说,默默计算着双方距离,等待出手良机。

    “公子你真坏。”

    女鬼故作害羞的娇嗔道,显然是理解错了‘吃’的意思。

    她一边朝着床铺走来,一边可怜兮兮的说:“公子,今夜实在有些寒凉,我能进你的被窝里暖和一下吗?”

    可不是寒凉吗?你身上那点儿衣物都快要掉光了。

    秦少游心中冷笑,嘴上却道:“求之不得。”

    女鬼离的越近,他才能攻的越出其不意。

    秦少游还故意找话,以分散女鬼的注意力:“你有没有一个叫贞子的姐妹?”

    女鬼娇笑着说:“公子真是贪心,有了奴家还不够,居然还惦记着奴家的姐妹,我真想剖开你的胸膛,看看你的心到底是有多花。”

    说话间,她已经爬上了床,伸出手,要去摸秦少游的胸。

    一丝不易被察觉的黑气,在她的指尖涌动,让她的指甲瞬间尖利如刀。

    她是真的想要挖出秦少游的心!

    然而秦少游等的也是这一刻。

    他一脚踹开被子,抓起身下硬邦邦的东西抽向女鬼。

    女鬼始料不及,伸向秦少游的手,竟是当即被斩断,喷出了大量黑气,就像人受伤流血一般。

    “啊——”

    女鬼凄声惨叫。

    直到这一刻她才看见,在秦少游的手里,居然拎着一把镇妖司专门打造的斩妖刀!

    难怪能够一刀斩伤了她。

    女鬼在吃痛之余,也有些发懵:这人是什么毛病,怎么睡觉还带刀?不嫌硌吗?

    秦少游在一刀命中后,纵身跃起,继续挥刀砍向女鬼,同时另外一只手朝着窗户方向挥动,把一个东西扔了出去。

    那东西在落地后,立刻窜天飞起,发出惊雷炸响。

    事情到了这一刻,女鬼哪里还不明白,床上这个英俊少年根本没有被她迷惑,相反还设计阴了她一把。

    这让女鬼十分恼怒。

    若不是没有时间讲话,她都想要质问秦少游到底是不是个男人,美色送上门了,不吃却拿刀砍?还要叫兄弟来一起砍?

    女鬼怒吼着扑向秦少游,想要赶在镇妖司守夜人出现之前杀了他,掏走他的心肺,吞了他的血气与阳气。

    床上那只被斩断的鬼手,也在一团黑气的包裹下,忽然凭空飞起,抓中了秦少游的胸膛。

    女鬼发出了得意的狞笑。

    但下一刻,她就笑不出声了。

    她的鬼手并没能够撕开秦少游的胸膛,反倒是被一个坚硬的东西阻挡,发出了金铁碰撞的声音。

    秦少游趁势砍了女鬼一刀,待她惨叫着后退避让时,回手几刀将鬼手斩碎。

    鬼手化作黑气,彻底消散。

    女鬼透过被抓烂的衣服,看到了在秦少游的胸口,居然藏有一块铜镜。

    铜镜上面贴有符纸,血迹斑斑,不知是弄的黑狗血、黑驴血还是什么血。

    “你睡觉不仅带刀,还在衣服里面垫铜镜?你这都什么毛病啊!”

    女鬼抓狂了,她从业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遇到这么古怪的人。

    这小子该不会是天天都在等着妖鬼上门吧?

    她还真是猜对了,秦少游从穿越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起,就在防备着妖鬼上门。

    这个世界的妖鬼,可不会让你唱‘鬼未伤我分毫’,它们是真要人命的!

    所以做再多的准备,都不嫌多。

    甚至秦少游一度还想要披甲睡觉,可惜就算是镇妖司,在没有执行任务的时候,也不能滥用盔甲,否则就是私藏甲胄,形同谋反。

    斩碎鬼手后,秦少游鼓动起全身血气,刀势连绵不绝的攻向女鬼,每一刀都带着风雷之声。

    女鬼不敢硬接,企图靠着诡异身法闪躲,再伺机反攻。

    但她刚躲没几下,忽然感觉小腿一阵剧痛袭来,低头看到一个类似于捕兽夹的东西,夹住了她的脚。

    夹子上面同样贴有符纸,血迹斑斑,显然是跟铜镜做过一样的处理。

    这人不仅是睡觉带刀藏铜镜,还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布置了陷阱?他的脑子真的没有问题吗?太阴险了吧!

    女鬼又惊又怒。

    因为行动受制,她无法再躲开秦少游的攻势,连中好几道刀,被砍下了大片大片的黑气,叫的也是一声比一声惨。

    旁边屋子里,秦少游的父母被穿云箭的炸响给惊醒了。

    “打雷了?要下雨了?窗户关了吗?”

    秦李氏刚开始还有点儿迷糊,不过在说了一句话后,忽然听见有女人的呻吟与悲鸣传来。

    她赶紧竖起耳朵,一边听一边啐:“这是谁家呀?半夜三更搞的这么大声,也不知羞。”

    “声音是从小七房间传来的。”秦道仁说,他早已经坐起,面色凝重。

    秦李氏没想到吃瓜居然吃到自家头上,不由得一惊:“是小七?他……他招妓回家了?”

    秦道仁皱眉:“你就不能想点儿好的吗?他怕是招惹上妖鬼了!刚才响的不是雷声,是求援的穿云箭。”

    “他怎么连妖鬼都敢干了?”

    秦李氏下意识的接了一句,紧接着才反应过来,捂着嘴惊叫了一声,催促道:“那你还不去帮忙?”

    秦道仁喟然长叹:“我现在血气涣散,去了也帮不上忙,只会拖累他。”

    “那怎么办?”秦李氏担心不已。

    “镇妖司的守夜人马上就到,小七应该能够坚持到他们来。”

    夫妻两正说着,秦少游房间的动静却停了,这让他们顿时揪紧了心。

    “你在屋里待着,我过去看看。”

    秦道仁实在坐不住,操起一张板凳提在手里,推开房门往秦少游的房间去。

    就在这个时候,几道身影翻墙入院。

    其中一人还提着灯笼,看穿着打扮,都是镇妖司的人。

    “秦大人。”

    来人显然是认识秦道仁的。

    “不用叫我大人,我已经不在镇妖司了。”

    秦道仁摆了摆手,紧接着招呼来人往秦少游的房间赶去。

    “穿云箭是我儿子放的,我刚才听见他的房间里有打斗声。”

    守夜人的动作比他更快,一个箭步冲到了秦少游的房门前,抬脚踹开了门。

    屋里已经没有了女鬼,只有秦少游一人。

    他正拿着刀,小心翼翼的从柜子里面挑出一本书。

    借着灯笼的火光,所有人都看的很清楚,那是一本春宫书。

    封面火辣,叫人热血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