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五章 金钟罩铁布衫

    半个时辰后,剧烈的疼痛感终于退去。

    “呼……”

    秦少游张开嘴巴,吐出一口憋了许久的浊气。

    之前再痛,他都咬紧了牙关没有吭声,就怕一张嘴会泄了熔炼的血气,让突破功亏一篑。

    休息片刻,缓过劲来的秦少游跳下床,检查起了身体的变化。

    他的力量有了不小提升,但最大的变化,还是在身体的防御上。

    熔炼了血气的筋骨肌肉,变的坚硬如铁,骨头之间还有充盈的血气在流动,填补了缝隙。

    就像是穿上了一层密不透风的无形甲胄,能够更好的保护身体,护住内脏。

    现在的秦少游,筋骨如钟罩,肌肉似铁甲。

    这便是所谓的金钟罩、铁布衫了,也是武夫跨入八品筋骨境的象征。

    如果再让秦少游遇到画中鬼,就算没有铜镜,他也不会被画中鬼的利爪抓伤,只会将画中鬼斩杀的更快、更利索。

    “没白受痛。”

    秦少游对身体的变化很满意,只是【巧舌】天赋没有地方试验,所以不清楚具体效果。

    抬头看了眼窗外,夜色正浓,但他没有躺下休息,而是拿起佩刀与穿云箭便出了门。

    刚在院子里面走了没两步,秦道仁便从主屋里探出头来,看着他,不解的问:“这么晚了你不睡觉,要去哪儿?”

    “我回一趟镇妖司,召集手下,调查画中鬼的事情。”

    秦少游据实相告。

    既然在画中鬼的背后,有个奴役它的妖鬼,那么这个妖鬼一日不除,秦少游就如芒在背,一日不能安宁。

    因为他随时都有可能会遭到暗算与报复。

    只有早日揪出这个幕后妖鬼,将它除掉,秦少游才能安心。

    秦道仁皱眉道:“画中鬼不是已经被你斩杀了吗,还调查什么?你是怀疑还有其它的画中鬼?但守夜人已经知晓了此事,他们返回镇妖司后,自会向值夜总旗汇报,着手调查,你去凑什么热闹?”

    “多一个人,多一份力。”

    秦少游回答的有些含糊,没有告诉秦道仁,他是怕同僚对此事不上心,所以才要亲自去查。

    秦道仁不知道这些,只当秦少游是少年意气,想要尽快查清、除掉画中鬼的同伙,免得更多人遭到它们伤害,顿时感觉欣慰,没有再多问什么,只是叮嘱他要小心,切勿鲁莽。

    “我一定会小心的!”

    秦少游回答的很认真,觉得老爹这句叮嘱,当真是金玉良言。

    出了院门,秦少游握紧佩刀,朝着镇妖司的方向飞奔而去。

    途中,他遇到了几队守夜人与巡夜兵丁的盘问,靠着镇妖司小旗官的腰牌,畅行无阻。

    有一队巡夜兵丁见他摸黑赶路,还好意的要送他一个灯笼,被他谢绝了。

    在漆黑的夜晚,灯笼虽然可以照亮道路,却也着实显眼。

    还是摸黑赶路更安全。

    而在秦少游出门后,本已经睡下的秦李氏,忽然翻身坐起,有些怀疑的猜测道:

    “小七真的是去镇妖司查案吗?别是找借口去逮猫巷子之类的地方吧?他今天又是看春宫书又是遇女鬼,火气憋不住了也是有可能的……”

    秦道仁哑然失笑,很想吐槽老婆想太多,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这个时候还是别开口为好,否则很容易扯到自己头上,无辜遭殃。

    不过在沉默了片刻后,秦道仁还是没有忍住,小心翼翼地说:“夫人,地上凉,我能回床上睡吗”

    回答他的,是一声冷哼。

    秦道仁只能继续在地上躺着。

    另外一边,秦少游顺利来到了镇妖司。

    朱秀才与马和尚等人都是从下面乡县调来的,在府城里面没有房产,又因为家人还没有跟过来,所以没有在外面租房,暂住在镇妖司提供的大通铺里。

    他们住在同一个屋,倒是方便了秦少游,不用挨个去找。

    推开屋门,一股浓烈的臭脚丫子气味扑面而来,熏的秦少游差点儿没有背过气去。

    同时那一声接着一声,一声响过一声的鼾声,也吵的秦少游头疼。

    不过,就算是在如此嘈杂的环境中,也有人察觉到了他的到来,猛然坐起,朝屋门方向投来了警惕的目光。

    正是朱秀才与马和尚。

    马和尚警惕性高,秦少游并不奇怪。

    白天的时候,他就看出这个还俗的和尚确实有些本事,一身修为也早就到筋骨境巅峰。

    但朱秀才的反应,就有些出乎秦少游预料了。

    只能说,这些在基层混出了名头来的人,都不简单。

    “大人,您怎么来了?”

    看见来人是秦少游,朱秀才与马和尚都很惊讶。

    他们想不明白,秦少游半夜不睡觉跑到这里来做什么?难道是想要跟他们一起睡?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有些犹豫。

    秦少游站在门口缓了缓,才忍着脚臭味进了屋,吩咐道:“把大伙儿都叫起来。”

    “有任务?”

    朱秀才与马和尚恍然大悟,急忙将屋子里还在酣睡的力士们唤醒。

    这些力士被叫醒后,还有些不满,嘴里骂骂咧咧,直到看见秦少游提刀站在屋里,才赶紧闭上了嘴巴。

    很快所有人都被唤醒,屋子里顿时一静,只是臭味依旧弥漫。

    秦少游这才问朱秀才:“今天被收缴的那本春宫书,你是从哪儿买的?”

    朱秀才先是一愣,但很快意识到了什么,严肃回答:“城西的雅谈堂……大人,可是那书出了什么问题?”

    秦少游点了点头:“今夜子时,有一只女鬼,从那本春宫书中爬了出来。”

    “女鬼?!”

    众人精神一振,被忽然唤醒的倦意瞬间消散不少。

    之前提说要带秦少游去逮猫巷子的力士,更是张大了嘴巴,惊讶地说:“书里面还真的爬出女人了?”

    朱秀才则是一脸失落的念叨着:“那女鬼本该是来找我的。”

    秦少游直皱眉,想不明白怎么还有人期待着被鬼找上门?真就那么想当亡灵骑士?

    另外几个力士也都按捺不住,七嘴八舌的问道:

    “大人,春宫书中爬出的女鬼长什么样?”

    “那女鬼对你做了什么?”

    “它现在在哪儿?”

    秦少游随口回答:“那女鬼的模样,跟春宫书里的女掌柜一般无二。它刚从书里爬出来就被我发现,然后便开始脱衣服,说是仰慕我的才华,要与我结段良缘……”

    “哦哦哦!”

    众人兴奋了起来。

    这不就是勾栏茶舍里,说书人讲的聊斋艳谭吗?没想到故事里的事,居然成真了!

    有人迫不及待的催促:“接下来呢?接下来你们做了什么?大人别卖关子了,快说呀,哪怕是收钱,我们也愿意听啊。”

    就连马和尚也在宣了声佛号后,竖起了耳朵。

    秦少游没有收他们的钱,直接讲出了结局:“我把女鬼斩杀了!”

    “哎呀,怎么就斩杀了呢?多浪费呀!”

    朱秀才遗憾的直拍大腿,力士们的反应也差不多。

    唯有马和尚在宣了声佛号后,夸赞道:“不愧是大人,果真视美色如狼似虎,定力教人佩服。”

    秦少游满意的看了眼马和尚,紧接着又白了眼朱秀才,没好气地说:“那可是鬼!”

    “鬼怎么了?”

    “你就不怕被它夺走精气,害了性命?”

    朱秀才满不在乎:“我天天耗费精气,也没见怎么样……再说了,我们这里这么多人呢,哪会让它害了性命?只会让它知道,什么叫做满身大汉!”

    众力士哄笑不已。

    秦少游深深的看了朱秀才一眼,冷笑:你都黑眼眶肾虚了,还在这儿吹牛呢?

    在讲明了情况后,秦少游不再浪费时间,吩咐众人:“赶紧穿上衣服带上装备,随我去城西雅谈堂,朱秀才带路。”

    “没问题!”朱秀才点头答应。

    众人也齐声应好,一个个衣服穿的飞快。

    如此积极的态度,倒是让秦少游感觉诧异,但转念一想,明白了。

    这些家伙的积极性,恐怕都是奔着女鬼去的。

    真就是‘只要胆子大,贞子放产假’呗。

    秦少游强忍着才没有吐槽,吩咐道:“去给我寻一把刀来,要没有用过的。”

    “大人您不是有刀吗?”朱秀才看着他手里的刀,不解的问。

    秦少游将刀拔出,指着刀刃说:“这刀在斩杀画中鬼时,受邪气腐蚀,出现了一些豁口,强度已经不够。如果继续使用,有卷刃崩刃的风险,还是换一把新刀比较保险。”

    朱秀才借着屋里油灯的光芒,仔细盯着刀刃看了半晌,总算是看到了几个不起眼的小缺口。

    就这?这会影响刀体强度,造成卷刃崩刃?是不是有点小心过头了啊?

    朱秀才看着一脸认真的秦少游,终究还是不敢质疑。

    在众人穿好衣服时,马和尚也找来了一把新刀。

    秦少游仔细的检查了一番,确定刀身没有问题后,满意的做了更换。

    随后一群人在朱秀才的带领下,离开镇妖司,踏着月色赶往城西。

    可等他们赶到城西,却惊讶的发现,虽然是半夜,但这里却是人声鼎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