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 丑陋肉树

    “走水了!走水了!”

    一个潜水军士卒敲着铜锣在街道上面飞奔。

    不远处,一片火光冲天而起,驱散了黑暗,引得左邻右舍惊慌大叫。

    一群潜水军士卒拎着水袋、棚索、啷筒等工具,急匆匆赶去灭火。

    秦少游心中生出了不好的预感,拦住敲锣的潜水军士卒,问道:“起火的是什么地方?”

    被拦下的潜水军士卒本想骂人,可是在看清楚了秦少游身上的镇妖司制服后,赶紧把骂人的话咽回到了肚子里,慌忙回答:“大人,是雅谈堂。”

    “什么?”

    朱秀才闻言一惊。

    他们正要去雅谈堂调查画中鬼的事,雅谈堂就走水了?

    这怕不是失火,而是有人故意纵火,想要销毁线索吧?

    “火势如何?”朱秀才急忙询问。

    其实不用问,光是看那冲天的火光,就知道火势绝对小不了。

    果然,潜水军士卒回答说:“火势很大,雅谈堂和它后面的印书坊都被烧了,救不了。我们只能尽力阻住火势,避免周围屋舍遭到波及。”

    问明白了情况后,秦少游让这个潜水军士卒继续去敲锣示警,自己则带着手下,赶到了雅谈堂附近,亲眼看到熊熊大火将雅谈堂吞没。

    “大人,这场火来的太巧了。”朱秀才面色凝重的说。

    秦少游点了点头,这个情况不用提醒他也知道,当即下令:“去查一下雅谈堂的人在哪里,带回镇妖司审问!”

    “是。”朱秀才立刻领命,带上几个力士去做调查。

    马和尚也想跟着去,却被秦少游留在了身边。

    而朱秀才办事果然得力,没用多少时间,就把雅谈堂的人都给找到了。

    这些人也是运气好,虽然不少被烧伤,但都性命无忧。

    不过,当他们听说要被带去镇妖司问话,却都惊惶了起来,甚至还有人想要趁乱逃走。

    朱秀才立刻意识到这群人有问题,没有犹豫,当即招呼力士拿出锁链将他们套了,押回镇妖司进行突击审讯。

    留在火灾现场的秦少游,等到大火被扑灭后,与马和尚等人一起进到废墟中展开调查。

    结果是一无所获。

    这场大火将雅谈堂里里外外都给烧了个干净,半点线索也没有留下。

    回到镇妖司,朱秀才等人的审讯也结束了。

    雅谈堂的这群人,并不清楚失火原因,也不知道画中鬼的事情。

    不过,他们竟然全都是黑莲教的信徒,借着雅谈堂在城里悄悄宣传教义,发展信众。

    陪着秦少游一块儿听完汇报的马和尚,挑眉猜测道:“这么说,画中鬼是黑莲教搞出来的?”

    “不一定。”

    秦少游略作思索,摇头说:“如果画中鬼是黑莲教搞的,那他们在制造火灾毁灭证据时,就该把这几个信徒也弄走,不该留这么大一个破绽给我们。”

    这话在理,马和尚点点头,紧接着又问:“那画中鬼是从哪儿来的?”

    秦少游叹了一口气:“雅谈堂里或许留有线索,可惜已经被一场大火给烧没了。”

    顿了顿,他又问朱秀才:“雅谈堂最近刊印的春宫书,都卖给了谁?城里又有哪些人,被他们发展加入了黑莲教?”

    朱秀才回答说:“这些人的嘴巴很硬,只肯交待春宫书的事,对于发展的黑莲教信徒,任凭怎么拷问都一字不吐。购买春宫书的人有很多,他们只知道部分熟客的情况,我已经派人,按照他们给的地址,去往熟客家中调查。算算时间,差不多该回来了。”

    正说着,就见几道身影冲进了差房。

    正是朱秀才派出去的力士。

    看到他们,朱秀才急忙起身相问:“怎么样,有查到什么吗?”

    几个力士先向秦少游行礼,然后汇报:“当我们赶到雅谈堂的熟客家中时,已经有部分人遇害,他们的死亡时间并不一致,有的是今天晚上刚死,有的在前几天就死了……”

    马和尚皱着眉头,插话问道:“前几天就死了?家属怎么没有来我镇妖司报案?”

    力士回答说:“因为这些死者身上没有伤痕,从外表看不出问题,家属只以为他们是突发急病,并不知道是招惹了邪祟。”

    马和尚点点头,认可了这个理由。

    力士继续汇报:

    “我们检查了死者的身体,发现他们虽然没有外伤,却有失血过多的情况,而且部分尸体的胸口下陷,疑似心脏被摘走。

    我们还在这些人家中进行了搜查,但是并没有搜出有用线索,只是找到他们在雅谈堂购买的春宫书,而在最新的一本书中,明显是有人物缺失的情况。”

    说罢,力士们拿出几本书,交到了秦少游的手中。

    秦少游翻了翻,递给朱秀才,后者只是扫了一眼,便肯定的说:“确实有人物缺失,这几本书中最出彩的角色,全都不见了。”

    “估计是画中鬼害了人后,遁走所致。”秦少游颔首总结。

    “还有几个熟客暂时没有遇害,我们也将他们购买的春宫书全部带了回来。”

    力士们又拿出了另外几本书。

    可是一群人围着研究了半晌,也没有发现问题。

    秦少游不死心,将这几本书放在了差房的书桌上,拉过一张凳子,坐在旁边守着。

    却是想要守株待兔,等着画中鬼出来。

    一是查线索,二是斩杀吃掉。

    朱秀才等人也留在了这里,跟着一块儿守。

    也不知道他们是想要斩鬼呢,还是想要上鬼。

    等了一会儿,几本春宫书都没有异常,倒是差房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警报声。

    有人在示警?

    而且听声音,似乎是在镇妖司里?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众人俱是一惊。

    朱秀才身形一晃不见了踪影,片刻后从外面返回,带来了打探的消息:“是大牢在示警!”

    “大牢?!”

    大伙儿的脸色越发难看。

    今晚在镇妖司大牢里面关押着的,只有雅谈堂的那一群人。

    难道是这些人闹出了事端?

    还是黑莲教的同伙来劫狱了?

    不管是哪一个原因,都必须要赶过去看看。

    秦少游心细,在出门的时候,还不忘吩咐马和尚把春宫书带上,免得等他们去到大牢,这些春宫书却又闹出了幺蛾子。

    而当他们赶到大牢门口时,这里已经来了很多守夜人,就连值夜总旗也出现在了现场。

    看到秦少游,值夜总旗眼睛一亮,招呼道:“秦小旗,你也来了,正好,随我一同进大牢里去看看。”

    秦少游知道这个总旗是薛青山的亲信,叫上自己一同进大牢是好意,想要让自己跟着混点儿功劳。

    虽然大牢里面情况不明,但是有镇妖司布下的多重禁制,就算真的出了什么变故,也能应对过去。

    秦少游略作权衡,便握紧了刀,跟随总旗进入大牢。

    途中,他还从负责警戒的守夜人那里,要来了一面盾牌。

    朱秀才与马和尚等人,则是没有丝毫的迟疑,快步跟在了秦少游的身后。

    进入大牢,里面光线阴暗,众人尚未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便先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恶臭,熏得人作呕想吐。

    紧接着,耳边传来了一阵阵让人头皮发麻的惨叫与悲鸣。

    等到适应了大牢里的光线,秦少游等人方才看见,在镇妖司的牢房里面,居然是出现了一只丑陋的怪物。

    它看着就像是一棵由血肉垒起来的古怪大树。

    树干是由人的躯体组成,看似胡乱堆砌,但是在那一具具的躯体之间,却有带着脓血的古怪肉芽相连,就像是被谁给强行缝合成了一体。

    而那一截截的人手与人脚,则是肉树的枝桠。一颗颗人头,是它的花蕊与果实。

    无论是手脚还是人头,全都是活的!

    手脚在不停地舞动,抛洒出一片片脓血,污染着四周的环境。

    人头则是张大了嘴巴在乱叫,喷出一股股的黑雾与恶臭。

    秦少游他们闻见的血腥臭味,听见的惨叫与悲鸣,都是源自这棵丑陋的肉树!

    如此古怪且诡异的一幕,让见惯了妖鬼的镇妖司众人,也禁不住心头发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