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二章 危险的黑夜

    从卖儿卖女卖自己的那群人身边经过时,秦少游拿出干粮,分给了带有小孩的人。

    他没有给钱。

    不是吝啬,而是怕这些人拿了钱后,会活不过今晚。

    在城外,不止有可怕的野兽与妖鬼,还有更加可怕的人心。

    “阿弥陀佛,大人慈悲。”马和尚双手合十,轻叹了一声,也拿出干粮,分发给了这些可怜人。

    朱秀才与众力士自然也不例外。

    他们在分发干粮的时候,还不忘警惕的打量四周。

    不过他们带了刀,这些人也不敢乱来,只能伸手祈求。

    这些人在拿到了干粮后,立刻便塞进到了自己与孩子的嘴里。

    只是匆匆的咀嚼了几下,便囫囵吞枣般的咽下,似乎在害怕会有人从他们手里、嘴里夺走这些食物一般。

    “慢点吃,别噎着。”

    但是没有人听秦少游的劝说。

    这让他忍不住又是一声长叹。

    秦少游想要把自己这次携带的所有干粮,都施舍给这些可怜人。

    但朱秀才阻止了他,小声道:“大人,不能再给了,这些人饿太久,要是突然吃下太多的食物,是会出问题的。”

    秦少游知道朱秀才说的在理,只能硬下心肠不去看这些人期盼的目光,狠狠地抽了马屁股一鞭,招呼道:“我们走!”

    一行人策马驰远,留下这些可怜人继续跪在路边,期盼着能把自己、把子女卖出去。

    时间转眼到了傍晚。

    雒城镇妖司里,薛青山拿着武库和灵物房提交上来的清单报表。

    看到上面罗列出的那一长串武器装备与灵异物品,他傻了眼。

    在沉默了片刻后,薛青山拍着桌子怒吼:

    “秦少游怎么拿了这么多的武器装备和灵异物品?他是去查案呢,还是去打仗?他怎么不干脆把武库和灵物房搬空?”

    武库的管理人员和灵物房的守夜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在心里面回了句:“你说对了,他还真的想过要这么干。”

    薛青山在骂骂咧咧了几句后,抬起头瞪着他们俩,质问道:“你们当时怎么没有阻止他?”

    “这……”

    武库的管理人员和灵物房的守夜人都很为难,不知道该怎么来回答这个问题。

    总不能说,秦少游那小子拿着你给的手令,又是你的小舅子,我们不敢阻止吧?

    这虽然是实话,可是他们不能讲,也不敢讲啊。

    一个过来汇报工作的总旗,看到这一幕,以为是有表现的机会,主动请缨:

    “大人,要我带人去将秦小旗他们带走的武器装备和灵异物品追回来吗?”

    “嗯?”

    薛青山微微皱眉,眼光余光瞥了这人一眼。

    这目光有些发冷。

    他放下了手中的清单,揉了揉太阳穴,没有理会这个一脸讨好的总旗,而是对武库的管理人员和灵物房的守夜人说:

    “这次就算了。以后秦少游再去你们那儿领东西,先别给他,把清单拿给我看,等我批准了后,方才可以让他带走。”

    “是!”

    武库的管理人员和灵物房的守夜人急忙点头领命。

    一旁的总旗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他意识到自己很可能是马屁拍在了马腿上,不禁有些忐忑,想要补救,却又不知道该从哪儿入手。

    而在另外一边。

    赶路的秦少游等人,也遇到了一个危机。

    “这就是你说的驿站?”

    秦少游扬起马鞭,指着面前的荒地。

    这地方除了半人高的杂草,就只有一面低矮的残缺土墙。

    驿站该有的屋舍、院子,全都不见了踪影。

    带路的朱秀才也是一脸懵逼。

    “就是这里没错啊,我前年还在这里住过,可是驿站呢?怎么没有了?难道是被裁撤了?”

    裁撤驿站?好家伙,就不怕失了业的驿卒揭竿造反吗?

    秦少游在心里面吐槽,随即抬头看了看天。

    太阳已经落山,天色开始变暗,用不了多久黑夜就会降临。

    在这个世界里,夜晚,就意味着危险。

    尤其是在城外。

    诡异的妖鬼、饥饿的野兽,以及凶残的盗匪和绝望的流民等等,都会在黑夜的掩护下蠢蠢欲动,寻觅猎物。

    所以在城外过夜,务必要找到一个有院墙的地方。

    这样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才能据墙而守。

    露宿荒野,往往会死的很惨。

    可是在眼前的这片荒地上,虽然有墙,却只有一面,而且还是半人高的残墙。

    顶个屁用啊!

    “这附近有没有庙宇或者村庄?”

    秦少游收回了观察天色的目光,向身边的手下问道。

    “大人,不如我们去乌家堡吧,离着这里不远,应该能在天色彻底黑下来之际赶到。”一个力士提议。

    “乌家堡?那是个什么去处?”秦少游问。

    力士赶忙介绍:“是这附近的乌家村,为了自保修建的邬堡……”

    原来在这个妖鬼、盗匪四起的时节,各地都兴建了不少的邬堡。

    这些邬堡,有的是住在城外的豪强世家兴建,有的则是村民同族自发聚在一起建造。

    目的都一样,防备妖鬼盗匪的祸害,自保求活。

    乌家堡也是如此。

    只是大部分的邬堡,不管是豪强世家兴建的,还是村民同族建造,都不愿意接待外人,害怕外人会给他们带去危险。

    但是乌家堡不一样,他们很愿意接纳过往的商队和旅人,为其提供保护,让其能够有一个相对安全的过夜场所。

    在这几年里,乌家堡还收留了不少流民,名声也因此传开,成为了十里八乡远近闻名的良善之家,连官府都给他们馈赠了一块‘义重乡邦’的牌匾,以示嘉奖与鼓励。

    听完力士的介绍,秦少游将目光投向了朱秀才。

    后者点了点头道:“我也听说过一些乌家堡的事迹,确实如老魏所言,是一个良善之家。去他们那儿过夜,应该是当前最好的选择了。”

    “那就去。”

    秦少游不再迟疑,用马鞭指了指魏力士。

    “你带路。”

    “是!”

    魏力士拱手领命,策马奔驰在前带路,秦少游等人则紧随其后。

    当他们赶到乌家堡附近时,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虽然这一路走的很顺利,但秦少游与朱秀才、马和尚等人,还是感知到了危险。

    在四周的黑暗之中,藏着有无数双的眼睛,在窥探他们,让他们毛骨悚然,全程都是高度戒备。

    秦少游更是一度觉得,自己就好像是菜市场里被人挑选的鸡鸭。

    一旦让藏在黑暗里的眼睛,发现了他们有松懈大意的情况,那么这些未知的危险,就会如嗅到了血腥味的鲨鱼,从四面八方涌出来,将他们撕碎吞吃。

    好在乌家堡终于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