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七章 失而复现的乌家人

    “任凭处置?”

    秦少游分开挡在身前的两个力士,迈步走向了妖媚女子,目光中带着期待。

    刚刚处决的那些黑影,带给了他好几种不同的新食谱,他粗略的瞟了一眼,都是些看名字就觉得很好吃,吃了后还能壮益血气、强化筋骨,提升他实力的好药膳。

    所以,秦少游对妖媚女子会带给他怎样的食谱,非常期待。

    不过这种期待,落在妖媚女子的眼中,就成了猴急。

    “有戏!”

    妖媚女子心头一喜,急忙拿出自己所剩不多的妖力,勉强施展出媚术,好让自己看上去更加的娇柔可怜,也更加的让人冲动。

    就连身上的衣衫,也往下又落了一点儿,让性感部位若隐若现,媚眼如丝的说:“没错,只求能够放我一条生路。”

    力士们当即受到影响,纷纷举旗。

    他们都是血气方刚的武夫,会有反应很正常。

    就连朱秀才也不例外,他战术性压枪,但是没能按下去。

    唯二没受影响的人,是秦少游与马和尚。

    马和尚不受影响,是因为在他的眼里,红粉与骷髅并无区别。

    更不要说这个女子还是妖物所化,根本不可能乱得了他的心。

    而秦少游没有感觉,则是紫雪凉丝又立功了。

    当然,还与他上辈子看过了不少老师们的教学视频有关。

    与那些矜矜业业,跟学生们坦诚相见的老师相比,妖媚女子虽然在颜值上面胜了一筹,但在骚劲与技巧上面,却弱了不止一筹。

    看到秦少游没起反应,妖媚女子面露错愕,它没有怀疑是自己的问题,暗暗猜测:“这人是身体不行?还是不喜欢女色?”

    正想着,秦少游已经大步走到了它的跟前,伸出一只手,按住了它的脑袋。

    “原来你是好的这一口。”

    妖媚女子心领神会,抛了个媚眼,主动就要伸手去解秦少游的裤带。

    可惜它还是理会错了秦少游的意思。

    还没等它的手,触碰到秦少游的裤带,一把明晃晃的钢刀,便斩下了它的脑袋。

    干净利索,没有一点儿拖泥带水。

    “是你自己说的,任凭我处置。”

    秦少游将妖媚女子的脑袋扔到了地上,它的身体也随之倒下,现出了原形。

    是一只杂毛狐狸。

    “你……为什么?”

    脑袋落地的狐妖,死不瞑目的发出最后质问。

    秦少游没有回答,只是在心头冷笑:弄你有什么好处?是能有药膳美味?还是能够提升我的实力?

    朱秀才与几个力士,则是露出了遗憾的表情。

    他们没有守到画中鬼,好不容易碰见了勾栏艳谈里的常客狐妖,可还没等他们试试狐妖的本事,秦少游就一刀将其结果了。

    这是不是有些浪费啊?

    “大人,您对狐妖不感兴趣,可以让给我们啊,别杀的这么干脆嘛。”朱秀才惋惜的说,惹得几个力士点头附和。

    秦少游瞥了他们一眼,暗道:“这狐妖若是被你们给叠罗汉了,我还怎么吃它?到时候吃进嘴里的,到底是它的骨肉,还是你们的子孙?想想就很恶心的好嘛!”

    马和尚白了这几个处在冲动状态的人一眼,没好气地说:“大人这么做是对的,这可是个吃人不眨眼的狐妖,你们就不怕它留了后手,让你们在乐极的时候生悲?”

    朱秀才与几个力士,表情讪讪。

    秦少游倒是没有出言批评,因为他此刻的心情很好。

    因为处决了狐妖后,他开出了一道名为‘水煮狐目’的新食谱。

    用到的食材,是狐妖那双能够勾人魂魄的大眼睛。

    功效除了能够大补气血、强壮筋骨外,还有着一个【明目】的新天赋。

    这是继【巧舌】后,食谱里面出现的第二个天赋。

    所以,杀狐妖而不是上狐妖,这道选择题,秦少游自认为是做对了的。

    在过去的几天里,秦少游试验过了【巧舌】,确实有能言善辩的效果,让他讲的话,更容易被别人信服。

    要不然,他就算是持着薛青山的手令,也不可能从武库与灵物房里,拿出那么多的武器装备与灵异物品。

    此刻秦少游对【明目】天赋下面,‘能看到一个不同世界’的补充解释,很是好奇与期盼。

    这个所谓的不同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

    是都不穿衣服的那种吗?会不会太刺激了点?

    心情好的秦少游,扫了朱秀才等人一眼,决定要给他们一点奖励。

    毕竟在刚才的战斗中,他们也是全力以赴,出力不少。

    “行了,你们别再遗憾。咱们这次的任务若是完成得好,等回到雒城后,我请你们去逮猫巷子,那不比玩儿狐妖安全?”

    “太好了!”

    “谢谢大人,大人豪气!”

    朱秀才与众力士立刻没有了遗憾,纷纷叫好。

    虽然狐妖很香,但毕竟已经死了,能白嫖逮猫巷子也很不错。

    只有马和尚在念叨“色是挂骨刀”,可是没有人搭理他。

    倒是秦少游,忽然想起了老父亲的教诲,急忙提醒了一句:“但是记住,别说我请你们去逮猫巷子了,就说……就说我们是去团建。”

    朱秀才一脸茫然:“大人,何为团建?”

    秦少游解释道:“就是团队建设,为了增加团队意识和协作精神举办的活动。”

    “懂了。”众人齐齐点头。

    魏力士还指了指旁边的两个同僚:“我和老廖、老姚的团队意识就很好,每次去逮猫巷子,都是找的同一个相好。”

    秦少游哑口无言。

    这特么算哪一门子的团队意识啊?

    有了秦少游画的饼,大伙儿的工作积极性也提高了许多。

    朱秀才指着地上的妖物,问秦少游:“大人,这些妖物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从那几尊神像体内。”

    “那些神像真有问题?”

    朱秀才闻言一惊,旋即有些后怕,但也是在拍秦少游的马屁:“今天要不是大人警觉,我们险些就要中了这些妖物的道。”

    马和尚正在给那些被妖物变成尸傀的人念经超度,不过在听到了朱秀才的话后,他双手合十道了声‘阿弥陀佛’,赞同道:“的确如此,今天全靠了大人。”

    力士们也纷纷附和。

    事实摆在眼前,若不是秦少游,他们今晚都躲不过妖物的讨封,要集体拿到雒城镇妖司的最新投胎指标。

    现在他们不再觉得秦少游带上大量装备与灵异物品是小题大做,反而觉得是带的好、带的妙。

    朱秀才之前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

    对了,秦大人这是料敌从宽,是兵法之道,是名将之资。

    之前众人只当朱秀才是在秦少游的拍马屁,现在却觉得他是有先见之明,说的很对。

    秦少游却没有心思听马屁,他换了一把新刀,又派了几个力士去尝试叫醒凉棚附近的商队和旅人。

    对这些人,秦少游没有动用【醒神金针】,怕他们扛不住刻骨铭心的痛苦,反受伤害。

    同时他抬起头,谨慎打量四周的土墙和望楼,沉声道:“别着急拍马屁,这些妖物虽然死了,但危险并未彻底解除,我们还是要保持小心。”

    朱秀才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凑上来问:“大人是在怀疑乌家堡的人有问题?”

    “神像是乌家人立的,而妖物又来自神像内部,并且在妖物害人的时候,土墙和望楼上的乌家人,偏偏又不见了踪影……”

    秦少游说到这里,冷笑了一声。

    “你说他们是知情还是不知情?是被妖物迷倒了,还是本就跟妖物是同伙?”

    朱秀才皱着眉头,也感觉情况不对劲。

    他想起这次携带的装备里有飞虎爪,便主动请缨:“要不让我带几个人,爬上墙去探查一番?”

    “可以。”

    秦少游刚刚点头答应,就听见一片急促的声响,从土墙和望楼上传来。

    是‘消失’的乌家族人回来了,而且人数还远超之前。

    看到地上的妖物尸体,乌家族人出了阵阵惊呼,情绪变的不安和焦躁,还有不少人在低声议论,只是因为距离太远,秦少游听不见他们议论的内容。

    很快,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人,在几个衣着华丽的乌家族人的陪伴下,出现在了土墙上。

    这个中年人的身体似乎有些不太好,脸色难看,步履蹒跚,还得让人搀扶。

    “大人,这就是乌家现任族长,乌本良。”

    魏力士在举着盾牌小心防备的同时,还在为秦少游小声介绍。

    乌本良看到妖物尸体,脸色越发难看,身子微微晃了晃。

    也不知道他是被惊吓到了呢,还是怎么回事。

    他身后的乌家人急忙想要搀扶他,被他挥手斥退。

    扶着土墙,喘了几口气后,乌本良稳定住了情绪,他居高临下的朝着秦少游等人拱手抱拳,出声询问:“几位壮士,这些妖物是怎么回事?”

    “你问我们?这几个妖物,是从你们供奉的神像里钻出来的,你们会不知道它们的来历?”

    秦少游反问道,同时盯着乌本良与其他乌家族人,观察他们的反应。

    乌本良在听了朱秀才的话后,露出了一副惊讶的表情。

    好像他是真的不知道这个情况。

    “什么,这些妖物是从神像里面钻出来的?那肯定是外面黑夜里的妖鬼,跟随商队混进到了我们乌家堡,想要作乱害人,坏我乌家名声!

    我说刚才怎么所有族人都突然昏睡了过去,原来是这些妖物搞的鬼。

    幸亏我们乌家一向行善,得官府与高僧大德看重,馈赠有法器,方才摆脱了妖物的邪法……”

    说到这里,乌本良又一次向秦少游等人抱拳拱手。

    “我们乌家要多谢几位壮士,若不是你们除掉了这几个妖物,我们乌家义重乡邦的名声,可就要被它们给毁了。

    来人,给几位壮士送上酒肉金银,以作酬谢!”

    虽然乌本良的话听着情真意切,表情也十分到位。

    但秦少游却直觉的感到有问题。

    一是乌本良解释的太过详细,生怕他们不知道乌家族人也中了邪,是刚刚才苏醒。

    二是他口口声声说乌家行善,义重乡邦,却始终没有关心过凉棚那边依旧沉睡唤不醒的商队与旅人。

    更不要说,他这话里话外,推卸责任的味儿不要太浓。

    眼尖的朱秀才也在这个时候有了发现。

    他悄悄凑到秦少游身边,小声汇报:

    “大人,在土墙和望楼上面,藏着有不少弓箭手,许多人的箭已经搭在弦上了。”

    秦少游神色不变,微微点头。

    这个良善之家,恐怕是真的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