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八章 狗屁的良善之家

    秦少游没有迟疑,立刻压低了声音,吩咐朱秀才:

    “你去把飞虎爪取来发给大家。问问老魏,除了乌本良,这土墙和望楼上面还有哪些乌家重要人物,让他们记住这些人的位置。动作隐蔽点,别被乌家人发现了。”

    秦少游的想法很简单,不管乌家是不是真的有问题,提前总好准备,总是不会错的。

    乌家都张弓搭箭了,他们不可能一点儿防备都不做吧?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更不可无!

    朱秀才信心十足的回答道:“放心吧大人,藏匿行踪这种事,我最在行了,绝对不会让乌家人发现。”

    秦少游微微点头,忽然想起一件事,忙叮嘱道::“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放穿云箭。”

    “是!”

    朱秀才有些诧异,但是没有多问,领命退后两步,便藏进了火光之间的黑暗里。

    确实隐藏的很好,让人难以发现。

    看到这一幕,秦少游忍不住有些好奇。

    这个朱秀才在加入镇妖司之前,到底是做什么的?

    不仅会上房开锁,还特别会隐藏自己……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隔壁老王?可他也不姓王啊。

    为了替朱秀才分散乌家人的注意力,秦少游主动开口:

    “乌堡主太客气,我们斩杀这些妖物也是为了自保,不过你要犒劳我们,我们也不能不给面子,就却之不恭了。来,大家一起谢谢乌堡主的打赏!”

    马和尚与众力士很配合,齐声道:“谢谢乌堡主!”

    “不用谢,这是诸位义士应得的。”

    乌本良与乌家人的注意力,果然是被秦少游他们吸引走,完全没有注意到朱秀才已经潜回到了之前休息的地方,正在悄悄的翻找装备。

    秦少游瞥见了这个情况,暗松了一口气。

    他继续以言语分散乌家人注意力,同时也是再一次的试探。

    “乌堡主,凉棚那边的人,还处在昏睡中唤不醒。乌家既然有能够对抗邪祟妖术的灵异物品,是否可以拿出来唤醒他们?我怕他们睡得久了,神魂会出问题。”

    乌本良没有急着表态,反问了句:“不知几位义士刚才是怎么在妖物的邪术下苏醒的?”

    秦少游半真半假的说:“实不相瞒,我们也有一件灵异物品,可以对抗妖邪的蛊惑催眠。只是这件灵异物品的副作用很大,也不能唤醒已经被蛊惑催眠的人。”

    “原来是这样。”

    乌本良点点头,豪气的大笑道:“你们先吃肉喝酒,恢复消耗的精力与血气。我们乌家的灵异物品,有体积大、重量沉的毛病,需要一些时间才能送过来。但是你们放心,这些人是在我乌家堡遇邪的,我们肯定管到底。”

    这一刻,乌家人已经将酒肉金银抬上了土墙。

    但是他们并未打开瓮城的门,而是从土墙上面垂下了一个大竹筐,把东西都放在了这只竹筐里。

    乌本良还特地做了解释:“我们不是对几位义士不信任,只是夜已深,要对族人的安全做考虑。等到天明后,我再亲自向诸位表达谢意与歉意。”

    对于乌家的这个做法,秦少游他们倒是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毕竟他们是外来客,又刚刚干掉了几只妖物和尸傀,乌家会对他们心生提防,并不奇怪。

    相反,要是乌家一点儿提防心都没有,秦少游恐怕立马就会放穿云箭呼叫增援,并拼着外面是黑夜,也要赶紧冲出乌家堡了。

    “乌堡主太客气了。”

    秦少游嘴上客套着,领着马和尚几步走到了竹筐旁边,在马和尚的护卫下,探头朝着竹筐里面看了一眼,发现里面还真是放满了好酒好肉与金银。

    那些金银,都是乌家人自己熔铸的金饼、银饼,成色看着还挺高。

    秦少游抬头朝土墙上的乌本良看了一眼,心想:乌家出手还真是大方,只是不知道,他们是真大方呢,还是盘算着待会儿要连本带利的收回去?

    不管乌家是真大方还是假大方,秦少游都不会客气,当即从竹筐里面拿出金银,现场分发给了众手下。

    朱秀才也过来领了一块金饼,并把一只用布裹着的飞虎爪交到了秦少游手里。

    这个时候,马和尚与众力士都拿到了飞虎爪,有的挂在腰间,有的藏在袍子里,反正有布裹着,再加上火光忽明忽暗,乌家人并未察觉到不对。

    秦少游把布裹着的飞虎爪挂在腰间,向朱秀才投去了一个询问的目光。

    后者心领神会,点头回应。

    秦少游放下了心,在给所有手下发放了金银后,他也揣了两块金饼入怀。

    不管怎么说,去飘香院逛春楼的钱,以及请大伙儿去逮猫巷子的钱,他算是攒够了。

    等到绵远县的任务结束,返回雒城,他就可以实现逛春楼的愿望。

    去看看春楼与高档会所,到底有哪些异同。

    同时也是去看看飘香院里那个叫做阮香香的女子,是否还像之前一样,让他垂涎想吃。

    至于竹筐里那些酒肉,虽然香飘四溢,让人光是闻着就口舌生津,但秦少游并没有把它们分发出去。

    在他从雒城镇妖司灵物房里拿出的灵异物品里,有一件编号为黄字二十七号的僵虫。

    这僵虫形如幼蚕,是个活物,但在大部分的时间里,都是一动不动,仿佛死掉了一般。

    但是当它遇到了有毒物质,瞬间就会从假死状态恢复,扭动身体远离有毒物质。

    刚才分发金银的时候,秦少游就把僵虫放进到了竹筐里,结果僵虫立刻苏醒,拼命外逃。

    这些酒是好酒,肉也是好肉,只是都有毒!

    看到了这一幕后,秦少游也确定了乌家果真是有问题。

    什么义重乡邦,什么良善之家,根本就是一群披着羊皮的饿狼!

    那些吃人的妖物,极有可能是跟他们有关!

    而雒城境内发生的那些商队遇袭案件,也极有可能不是盗匪与妖物所为,是与乌家人有关!

    就像今天那些妖物袭杀他们一样。

    乌家人与妖物各取所需,所以才能不断壮大,在短短十几年里,从一个贫瘠的同姓小村庄,发展成为一方豪强。

    秦少游心念百转,推断出了很多内容。

    而他在发现酒肉里面有毒后,也暗松了一口气。

    既然乌家人用到了下毒的手段,便说明他们没有底气。

    土墙上面的乌本良,并不知道自己在酒肉里下毒的事已经败露,还在装好心的催促:

    “几位义士,你们杀妖辛苦,快快吃些酒肉补充消耗吧。不够的话,我们还有。”

    “酒肉我们就不吃了。”

    秦少游说这话的时候,从怀里摸出蜃珠,扔到了被斩杀的几头妖物尸体上。

    这些妖物的血还没流尽,蜃珠一落上去,立刻开始吸食血液。

    同时,一片片雾气被蜃珠释放,只是因为刚开始雾气不多,夜晚的光线又比较暗,乌家人暂时没有发现这一异象。

    但朱秀才与马和尚等人却是看到了。

    他们的精神立刻绷紧,目光锁定了土墙和望楼上面的几个乌家重要人物。

    “为什么不吃?”

    土墙上的乌本良沉下了脸,他的表情在火把火焰的映照下,显得阴鸷诡异,带有杀机。

    秦少游没有回答乌本良的问题。

    因为蜃珠释放出来的雾气,已经在此刻笼罩了大片空地。

    雾气浓烈,遮蔽视线,让乌家人与秦少游他们,都相互看不见对方。

    “动手!”

    秦少游这次居然没有放穿云箭,一声令下,扯掉了裹着飞虎爪的布,大步冲至土墙根下,将飞虎爪扔向了乌本良所在的方位。

    “杀!”

    浓雾中,马和尚、朱秀才与众力士的声音齐齐响起。

    更有一道道飞虎爪扔出的破空声,以及强弓射出的霹雳弦响,让安静没有多久的乌家堡,再一次沦为了激烈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