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章 不惜一死

    “哼!别以为你们抓我,就可以为所欲为,那糟老头子脑瓜子可明白得很,你们枉费心机了!”

    “你错了,杜公子。”

    “我哪里错了?”

    “你错估了你对你父亲的重要性!”儒雅青年肯定的说道。

    杜锋浑身一颤。

    那老头子千万别犯傻呀,虽说是老年得子,也别为了这个儿子把全家性命给博上了啊。这些汉子虽然遭遇波折,命途多舛。现在看来似乎还是比较慈眉目善的,待我将他们忽悠瘸了,我们再回家好好叙叙旧,拉拉家常啊。杜锋心里不禁想到。

    虽然杜锋嘴上总是糟老头子的叫自己的父亲,但是真正要危及自己父亲的时候还是不愿让他犯险的,也许这就是血浓于水。

    “杜京大人位高权重,更是天子近臣,对皇上的影响力犹在诸多阁老之上。大皇子凭借天生正宫嫡子的优势而声势最大,但是二皇子也是不容小视的,只要我们与杜大人合谋,打动二皇子不难,将大皇子扯下马来也是大有可为。再加上杜大人老而得子,他怎么也不会断了这份传承!”儒雅青年侃侃而谈道。

    “哎!我跟你们说,你们被骗了。你们肯定查过我杜家的情况,但你们查到的那都是我杜家愿意让你们查到的东西,虽说我是杜家的大公子,你们却不知道家父在几年前帮我又种出了两个弟弟啊,他们都不待在府上,而是流落南方,家父管这个叫留种计划。说是万一碰到不可逆转之事也不至于杜家绝了后!”杜锋叹息的对他们说道。

    “当真?”

    “千真万确啊!”

    “家父一生谨慎,唯独他与我说起这事时,我才明白家父的大智慧啊。”说完,杜锋偷偷的看看了他们的表情。

    儒雅青年的脸色明显有了变化,沉默了片刻,这时为首的大汉站了出来。

    “杜公子,在下苍狼营校尉孟浩(校尉为将军之下的最高军官)!与你交谈之人是苍狼营司马魏思(司马为校尉的副手)。此事事关重大,请你务必不要诓骗我等,虽然我等已行不义之事,但是我们从未想过要加害公子,若不是迫不得已,我们也不会出此下策。”说着,孟浩的眼神都已经微红。

    虽说诓骗这些可敬的汉子杜锋也有所不忍,但是他们这是要拖整个杜家去趟浑水,成了不过是锦上添花,败了那可是万劫不复!杜锋说服了自己,瞬间又觉得自己做的决定非常的正确,不禁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再看向魏思时,也是唏嘘不已,这个绑架的破点子肯定是魏思这憨憨想出来的。杜锋不禁想到。开始觉得魏思这个憨憨有点憨得可爱,没想到经过一系列事情后,再次出手已经是这般狠辣了。

    孟浩看着杜锋说道,“我们没有选择了,一点选择都没有了,只有迎难而上,粉碎这祸害我苍狼军的利益体,我们才能重获新生。也只有杜京大人的孤注一掷才能为我们赢得希望。一旦为我们苍狼营洗清冤屈,为苍狼军、大将军正名,我等愿以死谢罪!”

    “我等愿以死谢罪!”

    “我等愿以死谢罪!”

    一百多条汉子齐声呼道,他们的眼中饱含着对未来的希望,他们宁愿以死谢罪,也不容污点弄脏一点苍狼军、苍狼营的旗帜,也许这就是纯粹军人的荣耀!

    杜锋久久无语,阿丑紧贴着杜锋,脸上也露出动容的表情。

    “也许··也许家父也是希望我上进点,故意骗我的也说不定,哈哈··哈。”杜锋尴尬的说道。其实杜锋心里知道,这一劫,他们杜家已经逃不过去了。

    听到杜锋的回话,孟浩脸色有所好转。“时间也不早,这地方是简陋了些,但我们也为杜公子精心收拾一间木屋,今天就在那里歇着吧,希望杜公子也自觉一些,不要挑战我们的耐心,明日自会收到令尊的回复。”孟浩说道。说完,人群中走出两位汉子将杜锋跟阿丑领入他们准备的木房。待他们全部离开后,杜锋颓废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啊!跑不掉了啊,阿丑,我为什么不听你劝阻啊,老老实实在府上玩耍不好吗?说!阿丑,你说,你为什么不坚决一点劝阻我。”

    “公子,你哪次游玩我能拦住你呀,杜大人都劝不住你。就上次杜大人将你关在府中禁闭,你一把冲进了杜大人的书房,砸了他珍藏多年的砚台,几笔毁了他收集的墨宝,从此之后,杜大人都不管你了。”阿丑委屈的说道。

    啊····!

    这是一个难眠的夜啊!

    群山深处传出一声声凄惨的嚎叫声。

    次日早晨。

    杜锋顶着两个重重的黑眼圈在苍狼营的临时营区走着,后面跟着一直打着哈切的阿丑。杜锋回头望了望眼睛都要睁不开的阿丑说道,“回去睡觉,跟着我做什么。”

    “公子不休息,阿丑怎么能休息呢?公子是不是不要阿丑了?”

    “睡不着啊!”杜锋再次嚎出。

    这时孟浩与魏思走了过来,魏思笑着说道,“杜公子看来还是对参营露宿不太习惯,不妨我们先吃点早膳再继续休息休息。令尊的消息一旦回复,定会第一时间通知公子。”

    杜锋无可奈何跟他们来到吃早膳的食堂,尤可见锅中熬出的野菜汤汁,是一种说不出的颜色,当时脸色就有点绷住了,再看到还在食堂用餐的将士手中的干粮。实在是想甩手离去,但是这时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额!我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有食欲的汤汁,再加上这行军粗粮,是纯天然无污染的原材料啊,这早膳真是健康与美味的结合啊,孟校尉、魏司马,你们苍狼营可是真会享受啊····呵呵。

    看到孟浩,魏思并未了回应,杜锋只好尴尬的笑了两声。

    杜锋颤抖的拿着一碗野餐汁,一手拿一个行军干粮,似乎下定某种决心一般,狠心的一口咬了下去。出乎意料的并未有他想过的那么难吃,准确的讲,那说不出什么颜色的汤汁确实别有韵味,是一种未曾有过的感觉。

    吃完早膳后,杜锋回到了木屋,似乎是真的的累了,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在他迷迷糊糊之中似乎听一个声音大喊。

    “不好了!校尉,大事不妙了,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