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 突闻噩耗

    杜锋在浑浑噩噩中醒了过来,感觉到浑身酸痛,肚子里一片翻江倒海。

    噗!

    噗!

    终于一阵呕吐之后,整个人都轻松多了,只是当睁开双眼看到自己正在一位壮士的背上,在茂密的丛林里不停穿梭,眼神下移再看到刚刚呕吐的液体遗留在这位壮士的肩膀上,这位壮士奔袭的每一次发力都让杜锋颠簸不已,不可控制的让自己的脸颊再壮士的肩膀上摩擦。一股翻江倒海的滋味再次涌上心头。

    杜锋连忙大喊道,“孟校尉,我们这是要去哪啊?先停下让我休息会,否则我的小命都要保不住咯。”

    听到后方传出来的声音,正在前方开道前进的孟浩将开道的任务交给了旁边的一位千总,自己放慢的速度,来到了杜锋的身边说道,“杜公子稍安勿躁,等翻过前面的那座山,我们便会扎营修整,请杜公子再坚持片刻。”说完,欲要加速再返回队伍前列。

    杜锋闻言望着前方那座山脉,都要泪流满面了,俗话说,望山跑死马。看这些汉子奔袭的时间定然不短了,怎不见倒下几个啊,那映入眼帘的山脉,以杜锋的估计至少还需要一个时辰,这怎么坚持得住啊。眼看脸颊上的液体都要流入嘴角,杜锋连忙一手擦去,再次说道,“孟校尉这般急于转移,是被皇城的军队发现了吗?这不用担心啊,皇城的将领我基本的熟悉,看到我这张英俊的脸了吗?这就是皇城的名片啊,谁敢不给我面子。到时候我去与他们交涉,定会让你们平安离去,待我回到皇城再向家父说说你们遭受的不公,定会给你们一个完美的交代,家父一生耿直、大公无私、两袖清风·····”

    “杜公子还是委屈下吧,情况有变,我们先到了安全地带再细细明说。”孟浩忍不住打断杜锋的滔滔之言。本来对杜锋的遭遇还有一丝同情,但听杜锋说的话都忍不住一板砖拍过去。要说杜京材优干济、虚怀如谷,他信。你要说杜京一生耿直、两袖清风你这不是纯属扯淡嘛。更不要说假如真有追兵追过来,他们放杜锋去交涉,能不当场就把他们打成筛子都算杜锋有良心了。

    看到孟浩已经提速要离他而去,杜锋连忙喊道,“别走啊,孟校尉,都说孟校尉一身肝胆、急公好义、古道热肠····”

    啊!····额!

    刚刚拉开几个身位的孟浩回身直接一掌将正欲继续发表言论的杜锋拍晕。你特么听谁说老子一身肝胆、急公好义的。

    醒来也不久的阿丑看到杜锋被打晕,也直接选择默不作声,但是眼睛却有些微红了起来。

    看到孟浩回到了前列,身边的魏思不忍的说道,“你这样做不太好吧,毕竟他年纪还小。”

    “你听听他刚刚说的是什么玩意?我现在一听他说话就感觉耳边有数不清的蚊子在嗡嗡直叫。再说,让他再昏迷一段时间也是为他好,他的身子骨确实弱了点,昏睡过去还能减少点痛苦。我们还是想想怎么跟他说那件事情吧。”

    哎~~~~

    天色已经变暗,夕阳下余霞漫天红似火。但杜锋完全没有任何心情欣赏这难得的美景。

    苍狼营的将士已经将他们落脚的地方清理了一遍,正准备生火做饭。

    阿丑轻轻的扶起刚刚苏醒过来的杜锋。再帮他揉按着身上的肌肉,虽然她自己也浑身酸痛不已。

    杜锋一只手摸着被拍的颈椎,一边露出痛苦的表情破骂道,“真是一群头脑简单粗暴的兵啊,有辱斯文啊!”

    “公子,你还是少说几句话吧,我看他们听你说话时都忍不住要打你了。”

    “他们这不是已经动手了吗?想我自小天赋异禀,强闻博记,多少皇城的大儒看到我后都会说声后生可畏。多少教过我的夫子被我辩解的哑口无言。怎的会遇上这群不识礼数的兵,君子动口不动手不知道吗?哎呦!”杜锋一时说话太过激情牵扯到痛处。

    “那是因为···”阿丑话还没有说完,孟浩与魏思走了过来。

    孟浩回应道,“那是因为我奉行能动手,尽量少说话。”

    “啊哈哈,孟校尉这套言行真是开创了一门学说的先河啊,必将青史留名啊。哈哈!”杜锋顿时识趣的说道。

    “哼,我算了看明白了,你小子就是个滑头,能屈能伸啊。”孟浩不客气的说道。

    “能屈能伸是为大丈夫。”杜锋附和道。听到孟浩语气的不善,杜锋觉得自己还是怂一点比较好,要不说不清又会吃些什么苦头。

    “既然是大丈夫了,那我就直接跟你说了。”魏思没想到孟浩就要这么直接的告诉杜锋杜家的惨案,正准备制止。但是孟浩一把拦住了魏思,说道“他早晚要知道的,他现在也只能靠自己了,希望还能像个男人一样别倒下去。”

    听到他们的对话,杜锋有一种不妙的预感,似乎有什么大事发生在他的身上。

    “小子,听好了,以后你就老老实实跟着我们好了,等我们沉冤得雪,我们也不会忘记帮你复仇,找出真凶。如果你执意要离开,我们也不会再约束你,待我们去到北边边境的大城便放你们离去。你是怎么选择的呢?”孟浩问道。

    “啊哈,孟校尉这是收到了家父的回复了吧,那糟老头子还算识趣,没有拒绝苍狼营这样的朝廷支柱啊,我都在想,要是家父没有同意,我该怎么做做他的思想工作了。”杜锋哈哈笑道。其实心里却为杜京做的决定着急不已,什么复仇,什么真凶都被他直接忽略了。

    “杜京大人的思想工作你是没有机会做了,因为你们杜家已经在昨夜被满门屠戮,哦,不对,杜家除了你之外还有你那两个什么留种计划的弟弟还活着,我现在也不得不佩服杜京大人的高瞻远瞩、未卜先知啊。”

    “那糟老头子的思想工作确实比较难做,但是我是谁,我可是学识渊博、才华横溢、学贯古今之辈·····孟··孟校尉,你刚刚说什么?”杜锋正准备夸夸其谈,突然反应了过来。脸色顿时一变。

    “我说,你们杜家已经只剩下你跟你那两个留种计划的弟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