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章 夜谈

    “我说,你们杜家已经只剩下你跟你那两个留种计划的弟弟了。”孟浩再次说道。

    “啊哈,孟校尉不愧是军人表率,连开玩笑的话都说得这么一本正经。”杜锋笑着回应道,只当孟浩是与自己开玩笑。

    “我有必要说谎骗你吗?”孟浩不屑的说道。

    “杜公子,我们知道你一时难以接受这样的噩耗,但这确实已是事实。”旁边的魏思叹息着说。

    “家父贵为当朝户部尚书,宰辅候选人,二品大员。你跟我说,我杜家在一夜之间在皇城内被屠戮一空,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杜锋脸色一变,大声说道。

    “具体消息,我相信不久后便会传来,是真是假自可一辩。”

    “还请杜公子节哀顺变。”魏思看着杜锋不忍的说道。

    “我不相信,那糟老头儿最是机谨,怎么可能察觉不到风声。我绝不相信。”杜锋愤然道。但正是这激愤的表情说明他已经信了大半。

    “我看我们还是先离开,让这小子自己静静。”孟浩转身对着魏思说道。

    “混蛋!别走,把事情说清楚,随便说两句话就把小爷晾在这里是几个意思。”说着,杜锋仿佛忘记了身上的痛楚,往孟浩跟魏思冲去。

    看到杜锋冲了过来,孟浩转身双臂一用力抓住了杜锋的衣襟轻松的将他举了起来,“你不是大丈夫吗?你不是被绑架都临危不惧吗?别让老子看不起你。”说完将杜锋向阿丑方向甩去。

    看到杜锋已经血红的双眼,不忍的对孟浩说道,“我们是不是太过于残忍了,毕竟他还只是个孩子。”

    孟浩一边走着一边说道,“正因为他还是个孩子,我才会这样对他,他已经没有遮风挡雨的大树了,只能自己强大起来!”说完,视线再次看向杜锋的所在地,似乎下了某种决定一般露出了坚毅的眼神。

    杜锋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正欲起身再次冲向孟浩,却被阿丑死死的拽住。“公子、公子,别去了、别去了。”

    看着阿丑已经被泪水模糊的双眼,杜锋为之心头一软,随即无力的坐在了地上。

    “小丫头,你说他们说的是真的吗?”杜锋坐在地上,抬头望着漆黑的天空,似乎在寻找一个答案。

    “公子,他们一定是说谎了,像杜大人那么了不起的人,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死去呢。”阿丑擦拭着未流干的泪水,弱弱的说道。

    “连你都学会骗我了,看来我还是太失败了,呵。”杜锋自嘲的笑道,那已经血红的双眼突然涌出两股泪流,接着凄声说着,“我们杜家也许是真的完了,那糟老头儿应该也没坚持住吧!我本想这件事情以后安分的在家待几年,研读学问,待下次科考,连中三元,像我这么优秀的人怎么也不能比那糟老头儿差是吧。”说着说着,杜锋的眼眶似开闸泄洪的堤坝,泪水止不住的往外流。

    杜锋双手用力的擦拭眼泪,泪水确是越来越汹涌。他知道像孟浩这样的人是不屑于撒谎欺骗他的。

    “公子,不是的,阿丑没有说谎。”阿丑紧拉着杜锋的手臂说道。杜锋仿佛没有听到一般,继续自言自语,脸上的表情却越来越狰狞。

    “糟老头儿虽然一脸奸诈之像,但待小爷还算真诚,对别人扣扣搜搜的,对小爷还算大方,是哪个王八蛋敢对他动手,小爷一定要将你揪出来,千刀万剐、剥皮抽筋、挫骨扬灰,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夜色越加深沉,离杜锋不远处却依然聚集着一群汉子。

    “我已经决定了,就按我的意思办吧。”孟浩不容拒绝得说道。

    “校尉,你是决定了,但你总该听听人家自己的意见吧。”魏思建议道,“他昨日还说过,他还有两个胞弟在南方,按杜京大人的手段,应该布置了一笔不小的家业,够杜公子无忧的活下去了。”

    “留种计划?你还真信了?你看不出来那小子就是条泥鳅,滑不溜手的,他说的话你也敢信?”孟浩捂着额头无奈的说道。

    “校尉的决定也不错,我们现在与杜公子说是同命相连也不为过,而且我观杜公子博学多才,多加锻炼必定是一位难得的谋将。”一位千总说道。

    “我等的出路都不知道在哪里?何谈以后?”又一位千总叹息的说道。

    “要我说,现在我们真特么憋屈,还不如轰轰烈烈的干一场。”唐风接着说道。

    “就你能耐!你说我们现在打得过谁?我们就只剩这一百来号兄弟了,难道直接冲出去与朝廷硬碰吗?”

    “其实大家都清楚,我们已经没机会了,不是吗?”这时,魏思叹息的说道,一瓢冷水把众人的心浇得颇凉。其实大家都有大致的判断,只是不愿意承认。而魏思不希望杜锋跟着他们也处于此事,跟着他们是没有任何希望的。

    听了魏思的话,众人一阵沉默。

    “我不甘心啊,苍天啊,为何对我们如此不公!”孟浩的长啸划破了夜间的宁静。

    众人的表情都已经变得狰狞!

    啊~~~~~

    唐风忍不住怒吼起来,似乎想要宣泄心中的不忿。但这道长啸并未惊醒苍狼营其他将士,因为他们也都未曾入眠。

    “不甘心又能如何?”这时一道弱小的身影缓缓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那弱小的身影还带着未擦拭干净的泪痕,飘逸风流的发型早已凌乱不堪,但众人看到他那坚毅的眼神再回想自己,却有一种可笑之意。

    难道自己连个孩童都不如吗?

    “要说不甘心,你们有小爷不甘心?小爷自小锦衣玉食、荣华富贵。但你们跟我说一夜之间全特么没了?还是皇城没的?这事跟谁说理去?”杜锋破口骂着。

    “这事跟你们肯定也脱不开关系,哪有这么凑巧的事情。说你们是帮凶都不为过。你们不准备付出点什么吗?”

    “杜公子,此事甚为蹊跷,还未真相大白,你怎可加罪于我等。”魏思回应道。

    “我不管,反正你们脱不开关系。”

    听到杜锋的胡搅蛮缠,自知理亏的魏思默不作声。

    “看看你们现在的熊样,我所知的苍狼营可是铁骨铮铮、浑身是胆的铁血战士,你们该不会是冒充的吧?”

    “小子,别太放肆了,小心老子揍你!”孟浩听不下去了,回应道。

    “我等行军打仗时,你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呢?”

    “玩什么泥巴,也许他老爹种都没种下。”

    众人被杜锋挑衅,不由得叫骂起来,只有魏思沉静的看着杜锋,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