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九章 初次修炼

    泰文将杜锋送入灵植谷中也未过多的停留,他已经向杜锋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再多他也无法帮助什么,毕竟能力有限。

    而灵植谷中的杂役弟子对杜锋的到来也未感到惊讶,灵植谷在杂役院来说,也相对是较好的差事,而一名外门弟子的护送也是常例。

    目送泰文离开后,一名十四五岁的杂役弟子露出了他那恶狠狠的面目,“小子,这灵植谷我可是老大,你作为新来的弟子,最好放聪明点,要不然有得你的苦头吃。”

    杜锋一眼看去,也就六人,看来这个灵植谷的杂役弟子应该都在这里了。那与他对话之人看起来是他们六人中最为年长,也最为强壮的。

    泰文之前与他说起过,炼气初期,也就是炼气四层之前其实并没有实质的变化,顶多就是比同年人力气大一些。而没达到炼气中期的修真者是没有资格修炼法术的。这让杜锋计上心头。

    “大哥,小弟初来乍到,有什么得罪的地方,你特么来打我啊。”杜锋说道。

    “操,看来是个贱骨头,不给你的颜色看看,都忘记自己什么东西了。”那群杂役弟子的大哥愤怒的说道。说完就要动手,他想凭他炼气一层的修为修理这个菜鸟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一击直拳朝着杜锋打去,顿时让杜锋更加充满信心,就这力量?这速度?玩呢?

    杜锋怎么着也是随苍狼营那群军中精英对练过的,这搏杀手段差得太远了,力量也有所不如。

    杜锋轻易的躲过了他的攻击,但是那人却丝毫不饶,紧接着一记弹腿,完全是凭借着身体优势与修为,每记攻击都使出全力一般,欲要将杜锋制服。

    杜锋再次避开他的攻击,似乎云淡风轻。

    “哟,还有点架子,看来不使出点真本事是不行了。”杂役弟子的大哥冷声道。随即再次攻击杜锋,但是杜锋凭借这两次攻击基本已经摸清了他的实力,真的太差了。亏得自己还严阵以待。

    又是一记鞭腿打向杜锋,杜锋毫不客气,直接抽出腿侧的匕首一扎。

    啊!

    一声响亮的嚎叫声,杜锋这一击直接没入那杂役弟子大哥的大腿内。但是却避开了大腿的骨骼与筋脉。

    “畜生,竟然敢暗器伤人!”那大哥再次嚎叫。

    就在这时,又是一位满脸麻子的少年出手,他此时正在杜锋的背面,正是偷袭的好地方。

    “看打!”

    “噢!”

    杜锋也没管那么多直接抽出匕首反身就是一刺,那匕首捅进了那麻子少年的肩胛。喊出一句奇异的声音。

    其余少年看到杜锋这么狠辣,瞬间远离开来。

    杜锋拔除卡进那麻子少年肩胛的匕首,淡淡的走到了那杂役弟子大哥面前,看着他捂着流血不止的大腿,蹲下轻笑着说,“你可以再复述一遍,这里谁是老大?”

    “哎哟,你这样残害同门,宗门是不会放过你的。”

    杜锋冷笑一声,一匕首再次扎进他的另一条腿。

    啊!

    嚎叫声再次响起。

    “再给你一次机会。”杜锋淡淡的说,“听说宗门对杂役弟子的管理甚为松散,哪怕失踪一两个也毫不在意的,是这样的吗?”杜锋用泰文对他的忠告威胁着他。

    他们最大也不过十四五岁,而且最少入门的也有两年的时间了。也就是说他们差不多也就杜锋这个年纪就入宗门了,哪里见过这么血腥的事情,尤其还是发生在自己身上。

    “你是老大,你是老大。”那少年连忙回应道。

    “那你们觉得呢?”杜锋环顾诸人。

    “你是老大。”众人回应道。

    “你是老大啊,老大,我再也不敢了。”那满脸麻子的少年看到杜锋看向他,紧忙回应,差点就跪地了。

    “这不是我逼你们的吧?”

    “没有,我们是心甘情愿的。”众人异口同声,心里却想着,有点厉害的话,先把刀收起来啊。

    杜锋却没管怎么多,“既然你们是心甘情愿的,那我也就勉为其难当这个大哥了,那以后这些杂物怎么办?”说着杜锋拿着那满含鲜血的匕首在他们面前晃了晃。

    “当然是我们来做,哪里能劳烦老大呢。”

    “对啊,老大就安心享享福行了。”

    “好,我就欣赏你们这样,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应该的,应该的。”

    “老大你就好好修炼,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

    “哈哈,好。”杜锋开怀大笑。

    已经过了三个夜晚,杜锋每晚都保持足够的警惕,他知道他并没有真正降服他们,他们随时会有反扑的可能。

    每晚杜锋那拿着那本从杂役院领取的修炼手册研读。之前他并没有修炼上面的内容,直到今晚他才准备正式修炼。因为他终于将整部手册完全看完,理解清楚,只剩最后的实践了。

    按着手册上面的指引,杜锋慢慢陷入沉寂,不知不觉天已经亮了起来。而杜锋却陷入深思。

    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对?还是自己理解有错误?

    他一整晚的修炼,感觉到了一股气流在体内运行,但是总是达不到手册上所描绘的程度。看着众人都已经慢慢起床。杜锋突发奇想。

    “你们几个都过来。”杜锋冷面说道。

    几人现在对杜锋是畏惧之极,哪里敢有丝毫反抗,生怕杜锋再次抽刀子。

    他们围着杜锋站着,脸上露出战战兢兢的神色。

    “说说你们修炼的情况。你们都修炼到什么程度了。”

    其他人没有丝毫动静,只有那曾经的大哥说道,“我们灵植谷内,除了我是炼气一层,其他人气感都没有。”

    杜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你们进来多少年了。”

    “我已经入门四年了,他们几个也入门两年了。”

    “那你说说你是怎么修炼到炼气一层的。”杜锋看着那曾经的老大说道。

    “额,这个,其实我也讲不清楚,在我入门一年的时候,修炼时有一股气流在体内乱串,我按修炼手册的指引下修炼,直到第二年末就突破到了炼气一层。”

    “你什么资质?”

    “下品。”他不意思的说道。

    其实杂役弟子基本都是下品资质,也许有略高点的,但是也高不到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