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五百六十六章 柳家之行

    盗天战纪第五百六十六章柳家之行杜锋随着泰文走进了柳家的大门。此时的柳家与他上次前来时相差无二,柳家依旧是天道城的一个一流家族,虽然柳家老祖柳辉煌要陨落的消息人人皆知,可柳家的二祖在天道盟的帮助下进阶到了不灭境也是人所共知的事情。

    一个家族有着一尊不灭境强者,已经完全能够在天道盟立足了。若是一个家族有着永恒境强者,那便是在修真界都称得上是顶级势力了。

    如今柳家的各个要位都已经被二房占据,从泰文带着杜锋进入柳家开始,杜锋就感受到了一阵轻视。就连柳家的一些家仆对泰文也不过是言语上的客套而已,丝毫没有对一个生死境强者该有的尊重。

    可这一切,泰文都没有在意,或许,这与泰文自己的亲身经历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可杜锋却不会如此,他会告诉泰文,强者,无论走到哪里,都应该得到尊重。

    杜锋看着迎面走来的柳青文,杜锋知道,他是时候给泰文上一课了。

    “原来是杜兄,这段时间杜兄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啊。”柳青文这次谨慎了许多,他原本想着对泰文羞辱一番,影响他的心境,可看到来人有着杜锋后,他连忙换了一套说辞。

    柳青文知道,此时大房中,只有泰文一人对他们二房有威胁,一旦将泰文毁了,大房一脉日后就算再有天才崛起,而那时候,他们二房早已根深蒂固,也对他们够不成威胁了。

    而泰文却是不同,许多人看到了泰文的潜力,哪怕他这几年闯出了臭名,却让柳家的一些更为看好了。此时正是大房和二房争夺主导权的关键时刻,虽然二祖有着不灭境的修为,可却是强行提升的,终生不得寸进。一旦泰文得到机缘,突破到不灭境,到了那时,泰文必然能够强压二祖一头。

    泰文出去闯荡了两年,就晋升到了生死境,谁又能够说得清,日后泰文不能攀登上不灭境呢?

    “你是那个谁来着?”杜锋故意的问道,对于这个被剑白打飞的人,杜锋还是印象深刻的。

    “在下柳青文。”

    “原来是柳青文,现在我有要事,麻烦你让让。”

    “好,杜兄慢走,若有余闲,能否假日一叙?我柳家二祖可是对杜兄推崇倍至啊。”

    “没空!”

    杜锋是真的有些恼怒了,碰了一个软钉子,想当初这个柳青文是很莽的啊,怎么现在这么怂了,害得他想上一节教育课都没有成功。

    杜锋扫兴的跟着泰文继续前行,很快,泰文便带着杜锋来到了一座庞大的院落门口,杜锋略微观察,便知道这座院落中布置了一个四阶阵法,生死境的修士强闯进去都有生命之危。

    院落的门口站立着两个青年,修为都不过是玄妙镜,但他们看向泰文的时候,脸上却是带着天然的优越。

    “两位族弟,老祖要见的杜锋我已经带来了,还请通传一声。”泰文客气的说道。

    可其中一人却是桀骜的说道,“你不知道老祖已经闭死关了吗?你是巴不得老祖死得更快一些?”

    “我怎么会有此意,老祖真有传音,要见杜锋一面。”泰文急迫的说道。

    柳青文是柳家二祖的嫡系,还能够知道杜锋的一些信息,但是在此地执勤的两人却是根本不知杜锋为何人,更何况,以他们玄妙镜的修为,也接触不到这个层次。

    泰文只能拿出传音石,再次传音给柳家老祖。若是换了其他地方,泰文或许会霸气一点,但这里毕竟是柳家,又是如此敏感时刻,他不想柳青萍和他的岳父为难。

    虽然他知道杜锋不会骗他,他说能够救老祖必然是真的,但他却没有必要因为自己的急迫去与柳家之人产生冲突。

    可当泰文刚刚拿出传音石的时候,杜锋却是阻止了他。因为他刚刚察觉到柳辉煌已经到了极为危险的地步,再也耽搁不起了。

    “滚开点,在我没发火之前最好别乱动。”杜锋直接震开驻守的两人,直接往里面冲了进去。

    “杜师兄,什么情况?”泰文也意识到可能出现了什么变故,连忙问道。

    “情况不是很好,你家老祖随时有陨落之危。”

    “啊......”泰文猛然一惊,随即也开始出手,直接将那两个想要动手的玄妙镜治住,他不是怕他们伤害到杜锋,而是怕杜锋顺手将他们宰了,而且,柳家老祖闭关之地遍布阵法,也需要这执勤的人打开一条通道。

    “你们赶紧将通道开辟出来,否则休怪我下狠手了。”泰文吼道。

    “哼!你们竟然敢强闯老祖闭关之地,你们是找死!”说着,他便直接激发了一道紧急信号。这是柳家面临突袭时才会发出的最高聚集令。

    事情还是弄大了..........

    “你们.....我们真是来救助老祖的,杜锋也是应老祖之遥前来的柳家,你们怎么就不信呢。”泰文狠声道。

    “泰文,你死定了,你勾结外人,迫害老祖,更是想盗取柳家传承,谁也救不了你。至于强闯的那贼子,就等着死在阵法里面吧。”这名玄妙镜子弟感觉到自己抓住了泰文的把柄,直接借题发挥。

    “区区四阶阵法也想阻我?呵呵,荒天下之大缪!”杜锋如履平地,四阶阵法的威能在他的面前形同虚设,他瞬间便走到了柳辉煌闭关的门户,他直接一掌将门户洞开,走了进去。

    柳家的强者很快便聚集而来,看着泰文和郑圣虚正控制着执勤的两人,柳家二祖厉声吼道,“泰文,你想干什么?”

    “二祖,泰文伙同外人欲害老祖,盗取柳家传承!”

    柳辉泽一听,大喜。最大的阻碍今日便要扫清了。哪怕今日不能将泰文斩杀,也要将他赶出柳家。

    “泰文,你太让我失望了,我大哥待你不薄,可你却狼子野心,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二祖,我真是为了救老祖。”

    “笑话,怎么救?当年连药圣都束手无策,就凭你?你是当我傻子吗?”

    泰文无言以对,他也知道若想将老祖的天狼蛊毒清除只有两个办法,第一个便是找到施毒之人,让他将毒素吸附出来。第二个,便是寻来魔界极为珍贵的天神露,天神露能够净化万物,也能够将天狼蛊毒净化,还能对修炼有裨益。可要施毒之人来解毒,这只能是妄想了,而要获得天神露更是无稽之谈。据说当年修真界一众大能冲击魔界的时候,连王城都没有打到就被杀得丢盔卸甲,仓皇而逃,而天神露只有有限的几柱天神树才有诞生,这几株天神树都在魔界的最核心之处,根本就不可能让修真界得到。

    泰文因为太过激动,也忘了问杜锋究竟是用什么方法为老祖解毒,他如今甚至有疑问,难道还有第三种方法?

    就在这时,柳元歌走了出来。

    “二祖,我想泰文也是救老祖心切,所有才会有过激之举,不如我们稍等片刻?”

    “元歌,你是我大哥的嫡系血脉,也是大房一脉的主事之人,你可知你现在是在做什么?如今已经有人潜入了大哥的闭关之地,若是真对我柳家造成了不可逆转的损失,你拿什么补救?”柳辉泽厉声说道。

    “岳父,我们真是在救老祖,相信我。”泰文郑重的说道。

    看到泰文如此神情,柳元歌大声说道,“二祖,若这次真让我柳家出现了不可逆转的损失,所有的责任都由我来背负。”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柳辉泽冷冷的问道。其实他的内心已经开始欢呼了,因为他知道,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天狼蛊毒哪里是那么好解的,他也希望他的大哥能够痊愈,这样也许会让柳家更上一层楼。可连药圣都束手无策的天狼蛊毒,就凭泰文几人能够办到?

    既然柳辉煌的陨灭已经无可避免,那么他就只能将柳家的主导权拿到手,让资源向二房倾斜。大房掌权这么久,但依旧没有出现一个能够让柳家一扫颓势的人物,或许他们二房可以。

    柳辉泽的想法其实很简单,但是他的血脉却是变本加厉,大有将大房一脉边缘化的趋势。

    “二祖,若这次因为我的疏忽而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失,我柳元歌愿意交出族长大印。”族长大印是大房一脉最后的颜面,如今虽然二房几乎已经算是占据了柳家的各个要位,但依旧名不正,只有将族长大印拿在手中,才算是名正言顺的掌控柳家。

    “好!这可是你说的。”

    柳元歌的言语一经说出,那是一边欢庆一边愁。二房之人几乎要欢呼雀跃了,而大房之人却是颓然了一片,他们知道,或许从今日开始,柳家的掌控权真正意义上的开始过渡了。

    “元歌,你不该啊,有着族长大印在手,我们起码还有一争之力。”

    “泰文,这下你满意了吧。大房一脉因为你而没落。”

    “泰文,当初我还以为你能够带领大房一脉重铸辉煌,可没想到.....唉.....事已至此,算是我瞎了眼。”

    ...............................

    大房二房之争说到底,还是资源之争,只有掌控了主导权,才能获得更多的资源。

    就在这时,院落之内缓缓的走出了一个身影,他看起来桀骜不驯,却时时刻刻在展现他独特的气质,在气质这一方面,杜锋还是拿捏得死死的。

    “哟,这么热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