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章大日镇狱经,任务完成,是不是出问题了?

    斩妖司地牢。

    丁字十三号。

    江楠依旧在忙碌。

    用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将肉、内脏、驴皮、牙齿、骨头,全部清晰的分开。

    不知道是否是错觉,江楠总感觉这驴骨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坚硬,而内脏也似乎少了一些精气。

    “难道是因为三色树吞噬了精气?”

    他神情微微一动。

    三色树空间是杀了驴妖之后才出现的,很显然,三色树的成长应该和他杀妖有关。

    “唔…或许不仅仅是精气,应该还有生命力……”

    忖毕,江楠便不再特别关注。

    将肉、内脏、驴皮、骨头,以及鲜血等,分别送入各自的储存库入口之后,便回转回来。

    送入到储存库入口,他宰杀一头妖的任务便算是结束了。

    下面便是宰杀第二头妖。

    江楠有些期待。

    宰杀一头驴妖就获得这么大好处,那么宰杀第二头,第三头呢?

    按照手册上要求,每宰杀一头妖就要离开地牢,前往去煞台去除煞气和怨气。

    否则恐怕坚持不到这一天任务的结束就会嗝屁。

    只是锻体境的刑者,根本抵挡不住妖气、煞气和怨气在妖死亡时一霎那的混合冲击。

    哪怕最低级的一级妖兽。

    在死亡的霎那,也足以让一个通脉境心神失守。

    更不要说精神力还不够强大的锻体境。

    但江楠并不觉得有必要。

    煞气?根本影响不到他,他此时的身体状态好到爆。

    蜕变后的神魔体根本不惧煞气。

    至于妖气、怨气,他也没感受到。

    所以他也不准备上去。

    还是杀妖要紧。

    他现在对杀妖产生的好处可是期待的很。

    这是一头类似獐子的妖兽,但块头比正常的獐子要大得多。

    之前江楠宰杀驴妖的时候,这头獐子妖就看在眼中。

    特别是那连捅十几次将驴妖胸口捅烂的场景,已经深深的刻印在獐子妖的脑海里。

    见江楠走过来,獐子妖神色凶恶。

    但仔细看,眼神里分明是惊恐,浑身颤栗。

    所谓凶恶只是吓唬江楠而已。

    哗啦啦……

    江楠顿时停下了脚步,眉头皱起。

    不是铁链声音,而是水流的声音。

    这头獐子妖,尿了!

    还别说,这妖的尿骚味比起普通野兽的尿骚味大太多了。

    浓烈的尿骚味瞬间充满整个牢房,令人作呕,熏的连眼睛都睁不开。

    哪怕是江楠这个拥有强大气血的锻体境巅峰,也感觉有些头晕,难以忍受。

    獐子妖的尿,有毒!

    就在江楠准备退出牢房时。

    牢房顶上和牢房地上突然亮起阵法符文。

    墙壁上出现一个个小洞。

    浓烈的尿骚味立刻被吸走,流淌在地上的尿液立刻被清洗。

    转眼间,味道便消失了。

    关押獐子妖的牢房里干干净净。

    江楠眼睛一亮。

    自动化清洗,这也太先进了!

    他对这个世界的文明有了全新的认识。

    当然,他可不认为这是斩妖司特意赋予刑者们舒适的工作环境。

    很明显,这是不想让妖肉受到污染。

    试想想,如果这些妖肉有一股强烈的尿骚味,拿出去谁还愿意吃呢?

    江楠一把将铁链捆绑的獐子妖拉扯过来。

    目光一扫。

    随即在獐子妖惊恐的表情下便是一刀刺下。

    噗哧!

    一刀洞穿心脏,鲜血喷射。

    獐子妖眼珠子一瞪,眼神里既有恐惧,又有释然。

    他竟然一刀就捅中了!

    随即獐子妖长舒一口气,眼神涣散。

    江楠明显的感觉到一股气息进入他的身体,随即心神一动,心神进入三色树空间。

    只见三色树上,灰色树枝上的灰色嫩芽长大了一些,但依旧还未完全长开。

    倒是淡红色树枝上的叶子迅速长成了四片。

    而在其中的一片叶子上出现一个小气泡。

    江楠眼神一亮。

    杀别的妖果然同样有效果。

    不过,这一次又是什么?

    手指轻车熟路的戳了戳。

    啵~

    气泡破了,一道信息传递进入脑海……

    “《大日镇狱经——初级篇》……可修炼至武皇!”

    江楠震惊了。

    要知道江家最强的功法《日月玄功》也只是最多可以修炼到武皇。

    这在大明皇朝已经是最顶级的功法了。

    没想到《大日镇狱经》仅仅是初级篇,就能修炼到武皇!

    那么后续的高级篇呢?

    根据记忆,爷爷江天行曾对他说过,传说武皇之上就是神话。

    以往,这都只是传说。

    但《大日镇狱经》却是让他看到了希望。

    现在只有初级篇。

    但随着实力的提升,未来恐怕还会有后续秘籍篇章的出现。

    那么,踏入神话,就成为了可能。

    江楠难以控制激荡的情绪,激动之下,心神瞬间就退出了三色树空间。

    半晌,他才将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

    成为传说中的神话只是远景目标,现阶段他要做的就是一步一步,稳扎稳打的提升自己。

    此时,他已经彻底明白了。

    杀妖就能让三色树成长,就能让其长叶子,获得功法。

    唯一不明白那淡青色的树枝需要什么样的能量让其生长叶子。

    江楠看向地牢里其他的妖,眼神里满是慈爱。

    然而,他这幅姨母般的慈爱表情却让其他待宰的妖一个个吓得直哆嗦。

    身为被抓到这里的妖,它们不怕死。

    反正死是迟早的事。

    在这个世界上,不是杀死别人,就是被别人杀死,没什么好怕的。

    但它们害怕被折磨。

    虽说江楠已经一刀斩杀了獐子妖,但驴妖的惨状却历历在目。

    江楠目光温柔的看了一眼剩下的妖,随即将獐子妖分解。

    一炷香之后,分解完毕。

    再次杀妖。

    这是一头狼妖。

    高两米,体长三米,很是巨大。

    但此刻这位凶恶的狼妖却吓得簌簌发抖。

    “别抖,我下手很快的。”

    江楠也感觉到了这些妖恐怕是在害怕,立刻温和的说道。

    说话间,一刀刺下。

    噗!

    直达心脏,鲜血喷溅。

    一刀毙命!

    狼妖眼珠子瞪圆,随即眼神黯淡。

    那些原先恐惧的妖,突然就不怎么害怕了。

    反正都是死,但如果死的痛快,总比被这家伙折磨来得强。

    一股气息再次进入江楠的身体。

    江楠的意识轻车熟路的进入三色树空间。

    淡红色树叶再次多了两片,而灰色的树叶也长大了不少,虽然还没有完全长开,但距离长开应该很快了。

    淡青色的树枝上依旧是光秃秃的。

    现场除了这些,便再也没有别的变化,也没有功法出现。

    江楠也不失望。

    看了一眼灰色的小树叶,随即离开。

    看着狼妖尸体,手起刀落,迅速分解……

    一炷香后,任务完成。

    这是他今天的任务:只需要斩杀三头妖。

    但杀妖获得了好处之后,江楠并不想离开。

    任务是三头,是不允许少杀,但并没有规定不允许超出这个数字。

    也就是说,理论上他可以再次杀妖。

    不管了,先杀再说。

    就算是不符合规定,也过了今天再说。

    到时候最多推脱说是不知道,以为更加努力的干活,就可以更早的离开地牢。

    牢房里还有两头。

    哗啦,铁链拉开。

    他再次拉出一头妖兽,一刀捅下……

    当他杀了全部五头妖兽时,三色树空间里,淡红色树叶变成了七片。

    灰色小树叶也终于长成了,但,并没有任何功法出现。

    十三号牢房里,一共只有五头妖兽。

    现在,全部杀完了。

    而其他牢房他也进不去,江楠只得离开。

    一边走一边琢磨如何帮助其他刑者杀妖。

    如果能够帮助其他刑者杀妖。

    这样他们就无需面对在杀妖的一霎那煞气和怨气冲击。

    他们只需要负责分解即可。

    而他也能获得好处。

    这是双赢的结果。

    但此事暂时还不宜立刻去做。

    今天只是第一天。

    第一天就这么“殷勤”,不但不符合他的身份,也不符合逻辑,会被有心人探查。

    所以,此事他准备留到明天再说。

    反正地牢里妖有不少。

    走出地牢,交了今天的任务。

    “什么?殿下……哦,不,江少,你一直呆在丁字十三号,并且将十三号里的五头妖全部杀了?”

    查询任务的是一位老者,名为杜蒙,闻言十分惊讶。

    “对。”江楠点头,淡淡的说道:“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

    杜蒙说道。

    “妖兽的妖气虽然被封住,但在杀妖时,会有煞气和怨气入侵刑者的身体,所以每杀一头,就必须出来,进入去煞台,运功将身上的煞气去除,等差不多了,才会继续下去宰杀。

    其他人到目前为止,也只是在杀第二头妖。

    但江少你却没有出来,反而一直在下面杀妖,是不是主事大人没和你讲清楚?还是说你没有看手册?”

    作为管事,杜蒙对地牢刑者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

    “主事大人说过了。”

    江楠笑了笑。

    石文浩对他说过,地牢阴森冰寒,刑者杀死妖,几乎每个人都不可避免的会被阴寒气息侵袭。

    进入‘去煞台’可以利用高温祛除寒气,恢复身体活性。

    “原本我也准备上来的,但后来我发现自己身体很好,没有不适,所以就没上来。管事大人,这不算违反规定吧?”

    身体没有不适?你的意思是:不惧煞气和怨气?

    杜蒙一愣。

    上下打量着江楠,他果然没有从江楠身上感受到不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似乎比早晨刚来的时候更加壮实了。

    而且脸色红润,完全区别于其他刑者那苍白的脸。

    这让杜蒙啧啧称奇。

    “竟然不惧煞气和怨气——哦,这当然不算违反规定。”

    “对了,江少,你是怎么做到的?”

    杜蒙好奇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江楠微笑道:“也许陛下知道我这一点,这才派我来的吧。”

    陛下因为知道你不惧煞气和怨气,然后把你世子的地位剥夺,特意安排你来斩妖司地牢杀妖?

    难道不是因为你放了妖域圣女?

    杜蒙心中暗自撇嘴。

    但他也只能在心里嘀咕,却不敢说出来。

    不过,作为勇亲王府的世子,还是镇北大将军的孙子,身上有些特别的宝物可以抵抗妖气和煞气的侵袭,似乎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杜蒙也就不再过问。

    江楠交了任务,随后去了更衣室清洗,换上自己的便装。

    斩妖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宿舍。

    特别是刑者,进入斩妖司,都住在斩妖司,不能离开,基本上没有例外。

    除非成为缉妖使,才可以申请在外面住。

    这不仅仅是因为刑者的地位地下,还因为刑者本身活不长,加上身上的煞气太重会影响到家人。

    当然,大多数刑者都没有家人。所以也就不需要考虑离开斩妖司。

    江楠虽然是刑者,但他是例外。

    斩妖司的人又不蠢。

    江楠虽然被皇帝贬为庶民,成为刑者,但只要江家没倒台,就没人敢对江楠指手画脚。

    至少缉妖使不敢。

    无论是低阶还是高阶,都不具备和江家叫板的实力。

    至于斩妖司上面的大人物,更不会因为这点小事而去得罪江家。

    江楠换上自己的一身白衣走出斩妖司大门。

    时值下午,大约一两点钟。

    但此时,李泽竟然已经在门口不远处等候着了。

    周青也盘膝坐在马车上,正闭目养神。

    见江楠从斩妖司出来,李泽眼睛一亮,三步并作两步的快步小跑过来。

    惊喜的说道:“少爷。”

    同时上下打量着自家少爷,发现江楠脸色红润,身上气息正常,这才放下心来。

    周青也睁开眼,见到江楠时,有些惊讶。

    少爷第一天上班,竟然这么早就完成任务下班了。

    看样子地牢的工作对少爷并没有什么难度。

    又或者,斩妖司的人照顾了少爷。

    随即下车。

    江楠走了过去,问道:“你们这么早来干什么?”

    “在家没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来这里等少爷了。”

    李泽连忙迎上前说道。

    心中暗自惊讶。

    少爷比起早上似乎更加壮实了。

    难道传言都是假的?在斩妖司地牢杀妖其实并不会损害身体,反而对身体有利?

    周青也有些惊讶。

    以他的感知,能清晰的感知到少爷的体内旺盛的气血,完全不像寻常斩妖司的刑者。

    李泽正狐疑间,江楠转头看了他一眼。

    继承了原主的记忆,他对李泽也已经是非常熟悉。

    他感觉李泽的脸色有些不对劲,应该有什么事瞒着他。

    江楠走到马车前,没有上车,转脸问道:“有没有什么事要说?”

    李泽收敛胡思乱想的心绪,欲言又止。

    “说吧。”江楠淡淡的说道。

    李泽看向周青。

    江楠将视线转向周青。

    正思忖江楠身体气血旺盛的周青,见江楠看过来,顿时回过神。

    迟疑了一下,抱拳说道:“据将军府里的人说,太傅今天去府里见老将军了。”

    “见我爷爷?”江楠心中一动。

    因为他的事情,如今皇城里各大王公勋贵对江家唯恐避之不及,太傅却在这个时候去见江天行,这有些不符合常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