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一章京都的水深得很

    傍晚,江楠回到家中。

    洗了手,习惯性的去了餐厅,但见桌子上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咦,你姐姐今晚是不是没做晚饭?”

    江楠看向李泽。

    以往这个时候,李露已经将晚饭做好,就等着他们回来吃了。

    但今天,到现在也不见动静。

    李泽也感觉到奇怪。

    “少爷您稍等,我去厨房看看。”

    李泽迅速走向厨房。

    厨房里东西整齐的放着,不见烟火。

    四处查看,也不见李露人影。

    很快,他回来了。

    “少爷,我姐不在家。”

    “不在家?”

    江楠微微一愣,抬眼看了一下天色。

    难道是进入内城了?

    无论是在物资方面,还是在繁华上面,外城自然都赶不上内城。

    李露进入内城购买东西也是正常。

    这个时候内城的城门还没关,如果要回来的话,应该也差不多快了。

    在该吃饭的点,李露不在家,这种情况很少见。

    但现在整个翠竹居也只有四个人,李露忙里忙外的操持家务,又要做饭,去了内城耽误了时间也很正常。

    不管了,这么大个人也丢不了。

    李露也不是小孩子。

    她回来自然就会做饭,这点不用他操心。

    “吃饭的时候叫我。”

    江楠说道。

    对待下人,他一向很随意。

    随即便转身离开餐厅,前往后面庭院修炼刀法……

    天色渐渐的黑了下来。

    后院中,江楠将手中的刀随手一扔,长刀便化作一道优美的弧形落入不远处的刀架上。

    洗了一把澡,来到餐厅。

    桌上的菜是有了,但他一看菜品就知道,这个菜不是李露做的。

    “你姐没回来?”

    江楠问道。

    系着围裙的李泽点头,“嗯。”

    随即又说道:“周哥已经去找了。”

    “少爷,您将就着吃一点垫垫肚子,回头我姐回来了,再做一份。”

    李泽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江楠点点头。

    也不介意,坐下来就开始吃饭。

    这段时间他都是吃两顿,早一顿晚一顿,中午没吃。

    一天下来,再加上晚上练功,的确是饿了。

    不过李泽做的菜,和李露比起来,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但是,好在能吃。

    吃了一碗饭,碗还没放下,周青便来了。

    抱拳道:“少爷。”

    江楠抬头,看向他的身后,却没见到李露。

    随口问道:“李露呢?”

    周青的脸色有些严肃,道:“少爷,李露失踪了。”

    失踪?

    江楠微微皱眉。

    江家的侍女会失踪么?

    “问了将军府那边没有?”

    勇亲王府在皇城,将军府在内城。

    就算是李露有什么东西欲要从勇亲王府带出来,也没有办法,以李露如今的身份是进不去皇城的。

    所以,若有特别的需求,李露只会求助于将军府。

    “问了,李露没有去过将军府那边。”

    周青说道,“今天下午有人见过她在悦榕街天秀首饰店,之后就不知道了,询问了一些巡逻的人都说没看见。”

    江楠心中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但他还寄希望这个预感不是真的。

    “立刻去查!请求将军府那边协助调查,必须要将人给找出来。”

    江楠说道。

    虽然内城城门关闭,但江楠知道周青有办法和内城将军府的人取得联系,他本身就是将军府的侍卫,只是因为他被贬为庶民后,被派驻过来的。

    “是,少爷。”

    周青抱拳,随即离去。

    江楠对李泽说道:“你守在门口,万一你姐只是因为某些事耽搁了,回来你也好给她开门。”

    “好。”李泽道。

    李露失踪,江楠也没了太多胃口,随即走了出去。

    ……

    周府。

    这是一间十分明亮的房间。

    房间很大,地面上铺着淡黄色木质地板,很是光亮洁净。

    显然,经常有人保养打理。

    贴着墙布的墙壁上挂着几幅衣着暴露的仕女画。

    此外还挂着一把装饰漂亮的剑,剑鞘和剑柄上都镶着色彩斑斓的宝石。

    特别明显的是,在房间中央有一张大床,上面铺着厚厚的淡粉色床垫,上面绣着鸳鸯戏水。

    床边铺着一张很大的白色毛皮。

    只不过,那白色皮毛上躺着的一个身穿淡绿色衣裙胸口染血脸色苍白的女子,却是给如此绮丽的房间渲染了一股血腥的气氛。

    女子此刻气息全无,胸口的血已经不再流淌。

    脸上、身上都被喷溅上殷红鲜血的周庭宇,脸色阴沉无比。

    他没想到眼前这个侍女竟然这么刚烈。

    宁愿死,也不愿意被他碰。

    而女子临死前提到了“将军府”,提到了“少爷”,也让他明白,原来他是被人算计了。

    她根本不是曹晶的侍女,而是将军府的人,是废世子江楠的人。

    很显然,曹晶和许储良对江楠的侍女早有了解。

    而他因为这侍女实在是太漂亮,一时间精虫上脑,以至于他根本不闻不问,就想强上。

    这才导致了这样的结果。

    甚至,直到这个侍女死了,他都不知道她叫什么。

    “曹晶——许储良——你们竟敢害老子!”

    周庭宇的眼神里满是杀意。

    他抹了一把脸上的血,一张脸顿时如恶鬼一般。

    他父亲周博礼虽说站在左营,但也没有完全与江家站在对立面。

    而他个人,虽然和几位皇子以及几位王公大臣的子嗣走得近,但也还没有完全表明立场。

    与江家对立,虽说可能是迟早的事,但至少他暂时还不想。

    在羽翼未丰满之前,他不想过早的暴露自己,他只想安静的做个纨绔。

    但现在,有人将他推了一把,似乎要让他来到台前。

    这让他极为恼火。

    京都的水,深得很。

    这盘棋不是谁都能玩得转的。

    看着侍女的尸体,周庭宇脸色阴沉。

    其实,死了一个侍女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就算是被查出来,也最多赔点钱而已。

    侍女是奴籍,不要说他没杀,就算是杀了也没什么。

    大不了再给那个废世子赔个礼道个歉。

    只不过这样一来,就直接将他暴露在江家面前,再也做不到隐藏。

    这才是他最上火的。

    “真特么晦气!”

    用浴袍衣袖将脸上血迹擦掉,随即喝道:“来人!”

    声音穿透到外面。

    不一会儿便进来一个侍卫,看到里面的场景,微微一愣,但随即便神色淡然,见怪不怪。

    “把尸体处理了。”周庭宇漠然说道。

    “是。”

    侍卫搬起尸体快速走了出去,迅速没入夜色之中。

    一黄一黑两只夜猫,静静的趴伏在屋外的院墙上。

    见侍卫搬了尸体出来,两只猫只是看了一眼,便继续凝视着周庭宇的房间,目露幽光。

    直到屋里传来周庭宇气急败坏摔东西的声音,两只猫对视了一眼,彼此打闹了一下,随即转身隐入黑暗。

    ……

    轰隆隆~~

    雷声隆隆。

    哗啦啦啦……豆大的雨点伴随着大风密集的从天空打落下来。

    这是入夏以来第一场雨。

    雨来得很急,也很大。

    几乎是疾风骤雨。

    雨点急促的砸在屋顶上,噼里啪啦。

    外面的竹林哗哗作响。

    江楠站在窗前,看着走廊外急促而落的大雨,微微皱眉。

    这么晚了,李露还没回来。

    而且还下了这么大的雨。

    他已经特意交待周青,晚上不要那么早休息。

    所以,这一晚,翠竹居大门口的灯一直在亮着。

    ……

    ……

    ps:李露的死是一个爆发点,也是这方天地诡异即将拉开的序幕。

    求推荐~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