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四章别玩过了,孙子终于长大了,大力支持

    斩妖司。

    石文浩看着江楠,神色有些诧异。

    “今天怎么这么早?”

    往日这位爷都是日上三竿才来,今天竟然一大早就来了。

    江楠抱拳,开门见山的说道:“石主事,我请求给我多下一些杀妖任务。”

    他的想法很简单,杀妖可以获得血红果实,吞服之后可以觉醒蛟龙。

    他希望在与周庭宇战斗之前,觉醒更多的蛟龙,获得更强的力量。

    内城复杂,更有众多江湖高手。

    万一在与周庭宇的生死战斗中突发什么事,他也要有实力保护自己。

    他知道,爷爷那边肯定会派人保护他的安全。

    但无论在任何情况下,他都希望将安全控制在自己的手里。

    石文浩闻言,顿时一愣。

    别的刑者都希望少一些任务,甚至没有任务才好。

    如果不是必要,没有人愿意面对那些煞气和怨气。

    但这位爷却主动要求多一些任务。

    就算是石文浩再木讷,也能感觉到这里面有原因。

    “为何?”石文浩看着江楠。

    江楠神色诚恳的抱拳说道:“实不相瞒,我之前服用了一枚灵丹,这灵丹需要以杀妖时的煞气冲击方能更快的化解,为我所用,所以,还请石主事通融,在下感激不尽。”

    杀妖能够让三色树成长,这点他又不能说出来。

    所以只得撒了一个谎。

    石文浩顿时恍然。

    原来如此!

    怪不得这么勤奋呢。

    “此事大将军知道吗?”

    石文浩凝视着江楠,问道。

    江楠神色不变,点点头,说道:“知道。”

    石文浩沉吟了一下,随后说道:“既然如此……就再给你安排五个吧。”

    江楠说道:“石主事,我能不能去第二层?”

    石文浩当即回绝:“不能!第二层是二级妖兽,以及部分变异的妖魔,每一头都至少相当于神藏境,就算是开元境的刑者都难以承受,而且一天也只能杀一头。”

    开什么玩笑,万一江楠在第二层被妖气怨气冲击而入魔,他十个脑袋也不够掉的。

    他凝视着江楠,严肃的说道:“十五头一级妖兽,是我给你的最大权限,多一头都不行,希望你能理解。”

    江楠点点头,随即神色诚恳的抱拳道:“多谢石主事。”

    石文浩心中松口气,脸上恢复温和,说道:“去吧,小心一点,别玩过了。”

    江楠别过石文浩,进入更衣室迅速更衣,然后进入地牢。

    ……

    将军府。

    书房,江天行正看着《兵策》。

    自从被皇帝剥夺了兵权,被皇帝勒令在家闭门思过,他这段时间便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每日除了必要的修炼,大多数时间都是在书房里读书。

    以至于他身上的那股因为常年征战而产生的金戈铁马的煞气变得越来越淡。

    整个人的气色也比以前好了很多,更加平和内敛。

    门外的脚步声快速由远而近。

    听声音江天行就知道是谁来了,他头也不抬,继续看书。

    很快人便到了。

    来人没有敲门,带着一股香气,直接走了进来。

    “爹,我给你熬了一碗血参汤,您趁热喝。”

    江雨晴兴冲冲的端着碗走到书桌前,将碗放下。

    女儿特意炖汤,按说应该很高兴,但江天行却是皱了皱眉。

    看着眼前这个和脸盆差不多的超级大碗,微波荡漾的清汤寡水里,有一棵血参安安静静的躺在下面。

    江天行叹口气。

    道:“不会炖汤就不要炖,再不济也可以向厨娘学。”

    他指着超级大碗里面的血参,没好气的说道:“你不知道将血参切成参片?你还不如直接拿给我生嚼呢。”

    江雨晴振振有词,说道:“爹,这可是一颗三百年的血参,贵着呢,我怕血参切开之后能量会消耗,就没切。”

    见女儿这么说,江天行无奈:“那你端这么大一个盆过来,你这是喂猪呢?还是喂马?”

    江雨晴眨了眨眼睛,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之前我听厨娘们说过,炖汤要多放水,要不然会熬干了。

    我第一次炖汤没经验,一不小心水放多了。

    不过,爹你闻闻,味道还是挺香的,您先尝尝。”

    江天行睨了她一眼,叹了口气,道:“你先去拿个空碗……唔,要小碗,就是平时喝汤的那个小碗,顺便再拿个汤勺来。”

    江雨晴这才发现,她端了汤过来,却没带汤勺。

    怪不得爹说是喂猪呢。

    没有汤勺,可不就是直接端起盆喝吗?

    “哦哦,我这就去拿。”

    江雨晴连忙说道。

    就在这时,管家从外面急冲冲进来了。

    “老爷,周青求见。”

    周青?

    江天行微微一愣,旋即便想起来了。

    “让他进来。”

    江天行立刻说道。

    “是,老爷。”

    管家快步离去。

    “爹,周青是谁?”

    江雨晴停下脚步,问道。

    “哦,一个安排在子谦身边的三等护卫。”

    江天行随意说道。

    子谦身边的护卫?

    江雨晴美目微微一闪。

    刚准备离开,但想了想,脚步便停了下来。

    片刻,周青便到了。

    单膝跪下,抱拳道:“三等护卫周青拜见大将军。”

    “免礼,起来吧。”

    江天行道。

    “是。”周青站起身。

    随即又对江雨晴抱拳道:“拜见大小姐。”

    “什么事?”江天行问道。

    周青看了一眼江雨晴,却没说话。

    江雨晴一愣。

    随即大怒,“大胆奴才,我也不能听?”

    这周青是派驻在江楠那边的侍卫,他所说的肯定和她的侄儿江楠有关。

    没想到这个混蛋竟然敢对她卖关子。

    江雨晴怒不可歇,差点就伸出她那玉足踹过去。

    江天行没说话,看向周青。

    一般来说,只要是不涉及到重要的机密,对于自家人,很多事他都不要求回避的。

    更何况是他的女儿。

    见江雨晴发飙,周青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但还是说道:“少爷让我只对大将军一个人说。”

    孙子让这么做的。

    江天行眼神一亮。

    随即急忙对江雨晴摆手道:“你先出去。”

    语气平淡,却不容置疑。

    江雨晴原本还想发飙,但听到江天行的话,顿时一口气憋在了心里。

    眼睛瞪着江天行。

    孙子,孙子,你眼里只有你那个孙子!

    你还要不要你女儿了?

    早知道不炖汤给你喝了!

    但气归气,却是不敢违逆。

    随即小蛮腰一扭,摆着圆润挺翘的臀儿气鼓鼓的走了出去。

    江天行也不在意,他这女儿一向如此,有时候跟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

    看着周青说道:“说吧。”

    “是。”周青说道。

    没有迟疑,直接说道:“少爷准备在七日后挑战周庭宇。”

    原本不怎么在意的江天行神色一震。

    “你确定?”

    “确定。少爷就是这么说的。他还说不但要挑战,而且要让京都所有人都知道。”

    周青如实说道。

    江天行闻言心中一动。

    敢以通脉境初期挑战一个开元境八重天的强者,还要让所有人都知道……

    孙子什么样的实力,他还是一清二楚的。

    哪怕没有住在一起,孙子正常的动向和状态,他还是知道的。

    也许最近发奋努力了,前两天刚刚突破到通脉境。

    修炼速度还算可以。

    但是,修炼速度和实力可没什么关系。

    通脉境初期和开元境八重天之间,几乎就算是相隔了两个大境界。

    实力差距太大了。

    这么大的实力差距,那不是挑战,那是以卵击石,自取其辱。

    “他凭什么?”江天行神色疑惑。

    他不相信孙子会这么蠢。

    这里面恐怕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我不知道。”周青立刻说道:“但是,我昨日和少爷对了一掌,而且我用了七成力量。”

    开元境七重天的七成力量……好家伙,那可是相当于普通开元境六重天的实力。

    江天行眼神猛地一亮,急忙问道:“结果如何?”

    “势均力敌!”周青道。

    轰——

    一股狂暴的气势震荡开来。

    周青首当其冲,顿时倒飞了出去。

    江天行伸手虚抓,一个元力大手骤然出现,将周青抓回并提了起来。

    “当真?”江天行抓着周青的衣领,瞪着眼睛问道。

    周青被他提的双脚离地,连忙说道:“咳咳,属下绝无虚言!”

    “哈哈哈哈……好!好!好!”

    江天行放下周青,连说三个好,激动的老脸笑开了花。

    以初入通脉境的实力就能和开元境七重天的周青打成平手。

    也就是说,江楠的那一击至少已经有了开元境六重天的实力。

    不用问,孙子肯定有了什么大机缘。

    至于是什么机缘,江天行不会去问。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秘密。

    就像他当年从一个流民成长到后来的大将军。

    若没有机缘,那是绝对不可能成功的。

    虽然不知道江楠最终到底会以什么样的方法战胜周庭宇。

    但他很清楚。

    孙子肯定已经有了算计。

    江家儿郎可不是什么都不顾的莽汉。

    对此,江天行很期待。

    也很高兴。

    “孙子终于长大了!”

    “将来必定可以成长为独当一面的强者!未来说不定可以超过他父亲!”

    不过,高兴归高兴,期待归期待。

    但高手过招,容不得半点马虎。

    更何况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的擂台。

    事关孙子的安全,也事关江家荣耀。

    当然,就算是赢不了也没关系。

    一时的得失并不能说明什么。

    江家这点承受能力还是有的。

    只要孙子安全就行。

    “来人!”

    屋里突然出现一个身穿黑衣的中年男子。

    刚一出现,一股铁血彪悍的气息便扑面而来。

    显然这是一位上过战场的强者。

    “将军!”来人抱拳道。

    江天行:“去库房取一枚龙血丹,一瓶通脉丹,一件上品软内甲,以及我当年征战用的饮血刀,给子谦送去。”

    中年男子:“是!”

    周青连忙说道:“大将军,少爷说还要十万两银票,要十张一万面额的。”

    江天行没有任何询问,直接道:“一并带去。”

    中年男子抱拳:“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