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六章实力暴涨,押注,时间到了(大章)

    金乌西垂。

    江楠乘坐马车回到翠竹居。

    刚回到家,就见一名中年男子站在院子里。

    见江楠回来,中年男子抱拳微微躬身道:“镇北大将军府一等护卫付常拜见少爷。”

    “免礼。”

    江楠微笑着点点头。

    “里面坐。”

    对待护卫,江楠没有其他勋贵家族纨绔子弟的颐指气使,只有温和随意,就像是对待家里人一样。

    说着,便向着屋里走去。

    付常跟随在后。

    周青守在门口,李泽回到家则是做饭去了。

    到了屋里,江楠看到桌子上摆着两个玉瓶,一件乳白色的内甲,一把刀鞘有些磨损的刀,以及一叠银票。

    除此之外,还有两个不同花纹的锦盒。

    付常指着两个玉瓶说道:“这是一枚龙血丹和一瓶通脉丹。”

    对于内甲和银票,自然不需解释,付常指着插在刀鞘的刀说道:“这是大将军早年的战刀,名为饮血刀。”

    “所有这些都是大将军命在下给小少爷送过来的。”

    江楠点点头,指着两个锦盒,问道:“那这两个呢?”

    付常说道:“这个绣着竹叶的锦盒是楼小姐派人送来的。

    这个绣着锦鲤的锦盒是云梦公主派人送来的。

    楼小姐送来的极品养脉丹,共三枚。

    云梦公主送来的是精血丹,共三枚。”

    顿了顿,付常抱拳道:“这些丹药经过属下检查后并无不妥,都是安全的。

    属下擅自打开了锦盒,还请小少爷恕罪。”

    江楠摆手,道:“无妨。辛苦了。”

    付常心中松口气,抱拳道:“小少爷客气了,若是没有其他事,属下这就告退,回去复命。”

    江楠点点头。

    这个点回去,内城的城门还没关。

    随后,付常离开。

    屋里,江楠打开锦盒,看着四瓶丹药,脸上的笑容顿时绽放开来。

    真是瞌睡就送来了枕头。

    龙血丹、精血丹都是补充气血的。

    只是龙血丹因为蕴含一丝龙血,所以更加霸道一些,也更加珍贵。

    而养脉丹就是温养经脉的。

    服用通脉丹强行冲击经脉,会让经脉或多或少的产生一些伤害,如果有养脉丹温养,效果会更好。

    显然,楼香寒已经知道了他要挑战周庭宇的事情。

    同时也预料到了爷爷那边会给通脉丹。

    所以就让人送来了养脉丹,而且还是极品的。

    他这个未婚妻……倒是有心了。

    而云梦同样也是有心了。

    特意派人给他送来精血丹,这是防止在不断强行冲击境界的时候,气血不足,损耗精血。

    将丹药和银票收起,随手将桌上的饮血刀拿起。

    握住刀柄猛地拔出刀。

    铮~

    一声清脆的刀鸣。

    一股煞气从刀体上顿时出现。

    这煞气也就比得上江楠杀的那些妖兽十分之一。

    对于一般人会起到震慑心神的作用。

    但对于江楠来说,却起不到半点作用。

    寒光闪闪的刀刃上有一抹血色,仿佛已经浸染进入了刀体当中,鲜艳醒目。

    “刀不错。”

    江楠微微一笑。

    随即便放下了。

    将内甲拿起来看了看,随后也放下了。

    他暂时还不需要穿这个。

    走出房门,对门口喊道:“周青。”

    “来了,少爷。”

    周青迅速而来。

    江楠取出十万两银票递给他。

    “在最后一日,找几家实力强,信誉好的赌坊,将这十万两银票以多次的方式押注,全押注我赢。”

    “记住,尽量不要押注在皇室赌坊。”

    别人赢皇室的钱,他不管。

    但是他在这种情况下,还是尽量不要去赢皇室的钱为好。

    周青点头,“属下明白。”

    将十万银票揣在怀里收好,随即离开。

    他是开元境七重天,一般人也不敢对他抢劫。

    能对他抢劫的高手,抢了也不敢花,只能躲起来。

    即便是这样,还要面临江家和整个朝廷的追杀,得不偿失。

    江楠转身回到自己的卧室。

    关上门。

    盘膝坐在垫子上。

    心神一动,进入三色树空间。

    此时,淡红色树枝上结出两枚果实。

    一大一小。

    显然,大的成熟了,小的还没有。

    经过这段时间杀妖,根据妖兽大小不同,江楠差不多推算出,大约需要斩杀八到十一头一级妖兽,才能获得一枚淡红色果实。

    因为这种果实蕴含庞大的气血,所以他干脆将这果实称之为气血果。

    驾轻就熟的将气血果摘下,吞服。

    运转《祖龙开天劲》……

    吼~

    体内第四头蛟龙颗粒苏醒。

    一股庞大的力量涌遍全身……神魔体再次发生蜕变。

    肉身的防御变得更加强大。

    江楠睁开眼,脸上露出笑容。

    皮肤还是那个皮肤,散发着健康的色泽。

    但他能感觉到,如果让普通人拿刀砍他,恐怕连皮都破不了。

    这还只是觉醒四个蛟龙颗粒,那么如果觉醒了十个,百个,千个呢?

    如果觉醒全部三千蛟龙颗粒,开辟出三千龙巢孕育出真龙呢?

    那时候的神魔体会有多强?

    江楠微微摇头,

    不要骄傲,这只是“弱小而普通”的神魔体……

    心中吐槽,但脸上的笑容却是不减。

    而最让他满意的是力量。

    再次觉醒一粒蛟龙粒子,力量达到了四万斤巨力!

    如果说开元境的力量可以达到两万斤的话,甚至三万斤。

    那么现在,他的力量应该已经是超出了开元境。

    当然这只是一个大概,未必准确。

    但至少可以说。

    单纯以力量来计算,他现在至少应该是处于开元境的巅峰。

    也可以说是开元境无敌。

    但这还不够!

    武者的战斗可不仅仅是力量,还可以有其他的辅助。

    所以,要想绝对的碾压对手,就要让自身的力量更强。

    强大到让对方绝望。

    让对方的各种手段都无效。

    三色树空间还有一枚气血果,但是还没成熟。

    不过,江楠还有龙血丹和精血丹。

    他将怀里的玉瓶全部取了出来,一字排开放在面前。

    先服用龙血丹。

    龙血丹只有一枚。

    据说这玩意很值钱,得好几万两一枚。

    根本不是普通人所能消费得起的。

    而且还往往有价无市。

    值不值钱的,江楠也不在意。

    钱是用来消费的,不是用来储藏的。

    再多的钱,如果不能被利用,就和一堆废纸差不多。

    倒出龙血丹,乳白色,有淡淡的清香味。

    上面有一抹淡淡的红晕环绕其上,如同血色飞龙。

    江楠平静的看了一眼,暗自忖道:“不知道能不能觉醒一条蛟龙……”

    随即便张开口将之吞服了下去。

    丹药入腹即化。

    轰——

    一股磅礴的气血力量从体内向着四肢百骸蹿去。

    江楠急忙运转《祖龙开天劲》,气血回流,向着某一个点汇聚而去。

    但,仅仅坚持了一秒,江楠便脸色一变。

    能量不够!

    而且……这能量似乎不够纯粹,好像其中有“杂质”。

    已经习惯于服用蕴含纯粹气血的气血果的江楠,怀疑这应该是龙血丹的丹毒。

    但现在显然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

    他立刻倒出一枚精血丹,张口吞服了下去。

    磅礴的能量在体内爆开,随着《祖龙开天劲》的运转,和原先龙血丹的能量汇聚,向着一个点冲去。

    但让江楠想不到的是,两股如此磅礴的能量汇聚,却依旧后劲不足,难以开启蛟龙颗粒。

    没有犹豫,第二颗精血丹服用了下去。

    轰——

    能量爆开,随后随着功法运转汇聚向那一点。

    轰隆~

    第五条蛟龙苏醒。

    一股庞大的力量顿时涌遍全身,神魔体再次发生蜕变。

    肌肉、骨骼、皮肤、筋膜等等细胞变得更加紧密。

    五万斤巨力!

    力量全面超越开元境!

    江楠没有停止修炼。

    他停下了运转《祖龙开天劲》,转而开始运转《大日镇狱经》。

    磅礴的气血沿着特殊的线路流转全身。

    体内仿佛有一轮大日,不断的磨炼着那些丹药中看不见的“杂质”。

    一遍又一遍……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当江楠睁开眼时发现,外面的天早已黑透了。

    不过他现在的视力非常好,就算是黑夜,他也能看得清眼前的东西。

    经过无数次运转《大日镇狱经》,体内的“杂质”终于被他炼化,再也没有不适。

    但这也给他提了一个醒。

    丹药是有杂质的,服用之后必须要花费时间将这些杂质全部炼化掉。

    寻常人也许感觉不到丹药里有“杂质”,但他的神魔体却是感受得非常明晰。

    他看了一眼玉瓶,微微摇头。

    还剩下一枚精血丹。

    就算是将其服用,也无法觉醒蛟龙颗粒。

    只是这消耗也实在是太大了。

    三颗丹药,少说也有十几万两银子。

    对于普通人,一辈子恐怕也赚不到这么多银子。

    所谓穷文富武,说的真是一点都没错。

    想想如果自己不是通过杀妖而获得了“气血果”,想要凭借丹药修炼《祖龙开天劲》和神魔体,就算是将军府再富有恐怕也负担不起。

    现在还剩下一枚精血丹,三颗养脉丹,以及一瓶通脉丹。

    肉身再有突破,现在倒是可以服用通脉丹打通经脉。

    但江楠想想还是没有做。

    刚刚炼化这些丹药的杂质,他不想立刻就再次服用丹药。

    而且今晚连续觉醒了两条蛟龙。

    无论如何,理应让身体适应一下。

    修炼之道,有张有弛,方为王道。

    再说,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

    将所有丹药全部收起来,站起身走了出去。

    打开卧室房门。

    客厅里点着灯。

    李泽站在门口。

    见江楠出来,连忙上前。

    他感觉自家少爷的气血似乎有些旺盛。

    但并不知道自家少爷此时肉身中发生的变化。

    事实上,随着神魔体不断强大,只要江楠不刻意释放气势,一般人并不能随意感知他体内那强大而磅礴的气血。

    李泽只知道少爷修炼到这么晚,非常勤奋。

    “少爷。”

    他上前打着招呼。

    江楠点点头,“现在是什么时刻了?”

    “刚到三更天。”李泽道。

    “原来竟这么晚了。”江楠有些感慨。

    他一直在修炼,根本没有感觉到时间的流逝。

    “少爷,饭菜在厨房蒸笼里,现在还是热的,我给您端去。您是在这儿吃,还是去餐厅?”

    李泽问道。

    这么晚,江楠原本是不准备吃的。

    但李泽这么晚还在守着他,而且感觉肚子的确有些空。

    最后还是说道:“去餐厅吧。”

    “好。”

    “你吃了吗?”

    “还没。”

    “一起吃吧。”

    “嗯。”

    “以后太晚了不要等我……”

    ……

    吃了饭,江楠简单洗了一把澡,就休息了。

    第二日一大早,准时起床。

    如往常一样,练刀,吃饭。

    然后上班。

    只是这上班的时间,比以前提早了很多。

    用石文浩的话来说:江少工作很勤奋。

    转眼间,六天过去了。

    在这六天里,江楠成功的再次觉醒了八个蛟龙颗粒。

    算上之前的,他目前一共苏醒了十三个蛟龙颗粒。

    也就是说,他如今的力量已经超出了十三万斤。

    同时,服用了十颗通脉丹,加上本身磅礴的气血,如今已经打通了三十二条经脉。

    也就是通脉境八重天巅峰。

    明日便是四月十五,与周庭宇擂台比武的日子。

    傍晚,江楠下班。

    马车迎着夕阳下的影子回到翠竹居。

    他准备在今晚就将剩下的四条经脉全部打通,踏入通脉境巅峰。

    但在这之前,他要将第十四个蛟龙颗粒苏醒。

    而这一个蛟龙颗粒一旦苏醒,他将拥有十四万斤的力量。

    李泽将马车安置好,就去了厨房。

    许是因为临近比赛的日子,并不想打破原有的生活节奏,将军府那边并没有安排厨娘过来。

    江楠刚走到客厅,周青便回来了。

    “少爷,十万两银子全部押注在万和商会和凤凰商会这两家最大的商会。”

    江楠点点头,道:“好。”

    这两家商会是大商会,背后的老板不是皇室。

    当然,两家商会每年上缴的税收也是一个非常可观的数字。

    “对了,现在我的赔率是多少?”

    江楠问道。

    各大赌坊的押注其实从五天前便开始了。

    而到了第三天,不知道各大赌坊是得到了什么利好消息,将周庭宇的赔率突然降低了。

    相应的,将他的赔率提高了。

    而半天不到,赔率再次发生变化。

    江楠知道,这都是赌坊惯用的伎俩。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目的就是让人不断的掏腰包,拿银子。

    比如前面已经押注的,看赔率发生变化,便想着是不是庄家获得了什么消息,于是又买了一些。

    至于买谁赢,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之所以让周青在最后一天再开始押注,是因为江楠估计庄家很可能会在最后一日进行大促销,提高赔率。

    目的就是为了让人多买。

    而事实上,他的判断果然是对的。

    在最后一日,两人的赔率都有所提高。

    周青说道:“少爷最终的赔率是一比二十九。”

    这么高的赔率?

    江楠微微一愣。

    他知道没有人看好他,但也不至于有这么高的赔率。

    很显然,有人知道了“底细”。

    当然,这个“底细”是真是假就很难说了。

    但也从侧面说明了,人们对周庭宇的看好。

    “如果没猜错的话,周庭宇……应该是突破了吧。”

    江楠神色平静的说道。

    不过,既然赔率这么高,如果不趁着这个时候多赚一点,实在是有些对不起人。

    “现在内城关门了吗?”江楠问道。

    周青看了一眼天色,说道:“还没有。但最多一个时辰,就会关。”

    江楠道:“你现在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去将军府,面见我爷爷,让他拿出至少五十万两银票押我赢,当然,越多越好。”

    “五十万两!”

    周青大惊。

    之前十万两,他都已经觉得这是个庞大的数字了。

    而今少爷竟然还要再押注五十万两……他对自己这么有信心?

    “你告诉我爷爷,你就说,我保证可以赢,赢了算是将军府的,若是输了,我永不踏入将军府一步。”江楠说道。

    啊这?

    您这叫什么保证?

    赢了都给将军府,这可以理解,反正都是一家人。

    但是输了,虽说是有点没脸见人。

    但是您不踏入将军府一步,相当于您再也不见大将军。

    您这不是要了大将军的命吗?

    这算什么保证?

    周青有些发愣。

    江楠道:“别啰嗦,赶紧去,见了我爷爷你就这么说。”

    “哦哦。”

    周青赶紧走了。

    不过刚走出翠竹居,他便回过神来了。

    少爷这是硬逼着大将军拿钱,潜台词就是您要是不支持我,输了我就再也不去见你了。

    “少爷真牛逼。”

    周青心中叹道。

    普天之下,也只有少爷能够敢这么对老将军这么说话。

    但话说回来,少爷对自己还真是有信心啊!

    这是要背水一战么?

    客厅里。

    江楠背负双手,看向大门外,神色平静。

    周庭宇恐怕真的是突破了,否则他的赔率不可能会达到这么高。

    只可惜突破了也改变不了最终的结局,他,依然要死!

    对于和周庭宇一战,江楠自始自终都没放在心上。

    早在他下战书的时候,周庭宇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周庭宇在他的眼里,其实就是别人的一枚棋子。

    但既然是棋子,那就要做好被被人抛弃的觉悟。

    也许,对于周庭宇来说,逼死了李露只是做错了一件小事。

    毕竟人这辈子总有些时候会做些错事。

    对于他这样的身份来说,做错了道个歉其实也就完了。

    但他却不知道,有些事做错了,付出的代价却是生命!

    而作为棋子,他的死,也仅仅只是一切的开始。

    江楠转身,在屋里坐下。

    心神进入三色树空间。

    淡红色树枝上一枚气血果已经成熟。

    而灰色树枝上,已经长满了九片树叶,在上面结了一枚灰色的果实。

    只是这枚果实很小。

    显然还没成熟。

    淡青色的树枝依旧是光秃秃的,啥也没有。

    三色树所在的空间范围比以前扩大了一些。

    但是四周的黑雾依旧弥漫,看不到任何东西。

    对此,江楠已经习惯,也不在意。

    驾轻就熟的将气血果摘下。

    离开三色树空间,随即张口吞服了下去。

    轰——

    气血澎湃。

    运转《祖龙开天劲》……

    吼~~~

    声震脑海。

    第十四个蛟龙颗粒苏醒。

    一股庞然大力涌遍全身。

    十四万斤巨力!

    神魔体再次蜕变,变得愈加的强健。

    相对于丹药,吞服气血果,修炼完全没有半点副作用。

    觉醒蛟龙颗粒后,江楠浑身充满了力量,且神清气爽。

    体内澎湃的气血顺滑流畅。

    随即,他运转《大日镇狱经》,开始开辟新的经脉……

    第三十三条……第三十四条……

    一个时辰后。

    最后的四条经脉全部开辟完成。

    刹那间,三十六条经脉形成了一个闭环小周天,开始运转。

    通脉境巅峰!

    养脉丹已经吃完了,现在只剩下一枚精血丹。

    一枚精血丹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作用。

    服用了也无法觉醒一粒蛟龙颗粒。

    运转了九个小周天后,江楠停了下来。

    站起身走了出去。

    此时周青还没回来。

    走进后院开始练刀法。

    刀光霍霍,如风如瀑。

    不知不觉中,刀法陡然一变,一刀之下竟有十重刀影,威力暴增。

    经过这么多天的修炼,江楠终于突破《无影刀》第一层次的“一刀斩”,正式踏入了第二层次的“十刀斩”。

    至此,江楠的整体实力再次获得了一次飞跃。

    吃晚饭的时候,周青回来了。

    “少爷,将军府那边已经按照您的意思,押注了五十万银票。不过其中有二十万两是押注在了钦天楼,剩余的三十万两是押注在了万和商会和凤凰商会。”

    周青汇报道。

    江楠点点头,对于押注在什么地方也不在意。

    只要爷爷那边押注了就行。

    他转脸对李泽说道:“明日,你去市口买只兔子当作祭品,说起来直到现在还没去过你姐姐的坟上呢。”

    李泽一惊,当即‘噗通’跪下了,“少爷,姐姐只是奴籍,怎敢劳动少爷万金之躯,此事万万不可。”

    江楠微微摇头,道:“无妨。说起来,小露儿的死与我也有关系。”

    李泽的眼圈顿时红了。

    江楠不想在这件事上多谈,“算了,这事不说了。起来吧,明日按照我说的去做就行。”

    “是,少爷。”

    李泽起身。

    “对了,前几天让你给我准备的白袍在哪儿?”江楠问。

    “回来清洗了一下,晾干熨平后我放在了您卧室的衣柜里。”李泽说道。

    江楠点头,“辛苦了。”

    李泽顿时有些诚惶诚恐,“少爷,这是我应该做的。”

    江楠微微一笑。

    让一个十七八岁的大男孩整天操持着家里家外,的确有些不妥。

    等这件事结束,他准备招两个丫鬟和厨娘回来,让李泽回归他原本的工作。

    随即端起碗开始吃饭。

    一夜无话。

    第二日,江楠和往常一样。

    洗漱、练刀、吃早饭。

    不过今日却是不用去斩妖司上班,早在前几日他就已经和石文浩请了假。

    今日,是他和周庭宇在内城决战的日子!

    吃完早饭,江楠和往常一样在书房里静静的看书。

    头发梳理整齐,束在脑后垂落下来。

    只是,今天他穿上了崭新的白袍。

    看似安静的看书,但穿上白袍后的笔直背影却是令人感觉有几分肃杀的气息。

    日上三竿后,李泽在书房外恭敬的说道:“少爷,时间到了。”

    江楠抬起头,抬眼看向窗外。

    外面起风了,风吹着竹林哗啦啦作响。

    江楠脸色平静,眼神中却是爆闪出一抹锐利。

    将书摆放整齐,随即站起身走了出去。

    ……

    片刻后。

    一辆枣红马拉着的马车缓缓向着内城方向驶去。

    ……

    ……

    ps:六千五百字大章,良心作者打着滚儿求推荐,求追读,求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