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七章万众瞩目,终于等到你,赌命(大章)

    今天的内城格外热闹。

    但此时的西城,却是显得有些冷清。

    西城广场的擂台上,两个江湖高手正在擂台上。

    但两人却迟迟没有动手。

    不外乎下面没人。

    除了一个不远处捡垃圾的老太太,和一只野狗在转悠,其他的连个鬼影都没有。

    风刮起地上的树叶和废纸,打着旋的飞起。

    在擂台比试,无外乎两种情况。

    一种是生死战,那是因为两人有不死不休的仇恨,需要在擂台上一决生死。

    而另外一种则是为了扬名。

    云霄宗的许长海和新月门的韩寺,就是后者。

    身为武者,谁不想扬名立万?

    但同为二流宗门,两人在宗门虽是高手,但放在偌大的江湖中却是寂寂无名。

    此番皇陵异象,众强云集,正是扬名立万的好时候。

    然而,京都的擂台从建立起来的那天起就一直都被人霸占着。

    两人好不容易在五天前约到了四月十五这一天。

    但是没想到会是这等光景。

    台下连个鬼影都没有。

    此时,太阳已经高高升起。

    那看守擂台的银天卫不耐烦的说道:“你们还打不打?”

    看着冷清清的场面,两人欲哭无泪,心道:“我们也想打啊。但没人,那还打个什么劲?”

    他们根本没想到,勇亲王府的废世子江楠和吏部左侍郎的二公子周庭宇一战,会引起这么多人的关注。

    竟然将整个西城的人都吸引了过去。

    两人对视一眼,随即对那银天卫说道:“不打了。”

    “早说不打不就好了吗?耽误我看热闹。”

    银天卫不满的说道。

    随即快速离开,直奔东城。

    许长海和韩寺,随即也跳下擂台,迅速向着东城而去。

    东城广场四周各大酒楼,早已人满为患。

    特别是东城靠近擂台的方向,各大酒楼早已是一位难求,全部爆满。

    所有的豪华包厢都早已被人高价预定。

    各大王公勋贵都在其中。

    就连被勒令在家闭门思过的江天行也出现在一座酒楼包厢中。

    这座酒楼名为镇北酒楼,乃是江家的产业。

    江雨晴和她的女儿赵雪也在其中。

    除了江家,太傅、楼香寒、云梦公主、三皇子、四皇子等其他皇子公主也在不同的酒楼包厢里。

    此时的东擂台广场。

    人山人海。

    不但那些平日里操持家务的少妇们,就连那些平时不怎么出门的大家闺秀都出来了。

    不为别的,就为一睹江楠真颜。

    一直听说勇亲王府的世子非常英俊,但其之前一直生活在皇城,内城的人很少能够看到他。

    而被皇帝废了世子之位进入外城之后,又深居简出。

    就连前往斩妖司来回都是坐着马车。

    所以寻常人同样难以看到他。

    但今天却不同。

    他主动挑战吏部侍郎的二公子周庭宇,所以他必定会出现在擂台上。

    到时候就可以一睹其俊颜。

    而挑战的理由也让很多女人芳心震动。

    据说是因为他的一名侍女被周庭宇给逼死了。

    而很多人又听说周庭宇是一个资质和实力都非常出众的武者,修为已经达到了开元境后期。

    吏部左侍郎周博礼大人对他寄予厚望。

    而江楠年岁尚小,据说只是锻体境。

    比起周庭宇,修为相差了一大截,根本不是一个层次上的。

    但他为了一个侍女,竟能以弱势之躯挑战。

    显然,这位英俊的世子一定是一位重情重义之人。

    虽然他已经被皇帝陛下收回金策,废了世子之位。

    但这并不能排除他让很多人有好感。

    特别是她们这些重感情的女人。

    甚至很多女人已经在想,这位废世子这么重情重义,那么所谓放了妖域圣女之事恐怕也是个阴谋。

    当然,这种事也只能在心里想想,绝不会有人敢说出来。

    因为人多,为了防止出现骚乱,整个广场被内城城卫军所包围。

    斩妖司的金天卫、银天卫以及铜天卫在其中不断的巡逻。

    因为人实在太多,最终连缉妖使和斩妖师都被派出来了。

    此刻,擂台上还空无一人,只有一名主持擂台的金天卫正静静的站在擂台上。

    ……

    兰香街,距离擂台广场只有一街之隔。

    而在兰香街的丰源酒楼里却是空空荡荡。

    没办法,人全部去了广场,谁还在这个时候来喝茶喝酒聊天啊。

    就连厨师也都去看热闹去了,后厨只有一个面色有些黝黑的瘦弱小厮在打扫着卫生。

    听着远处广场传来的嘈杂声,小厮抬起头,眼神中忽然闪现出与其身份不相符的灵动。

    “时间差不多了,他应该来了~”

    小厮嘴角勾勒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

    正是妖女白玉峰。

    随即离开后厨,向着后门迅速而去。

    恰好老板进入后厨,看看后厨卫生搞得怎么样了。

    看到了白玉峰偷偷溜走,立刻喝道:“黑柱,你干什么去!”

    “老板,我肚子痛,要去茅厕。”

    白玉峰连忙说道。

    “懒牛上场屎尿多,快去快回,要不然扣你工钱!”

    挺着大肚子的老板不耐烦的说道。

    “是是是。”

    白玉峰弯着腰说道,随即消失在门外。

    ……

    此时擂台广场人群忽然骚动起来。

    “周公子来了!”

    有人突然大声喝道。

    只见在广场外围,一行人正向着擂台走来。

    为首的正是周庭宇。

    他一身藏青色劲装打扮,面料考究,乃是上等绸缎,在太阳下闪着光。

    腰悬镶钻宝剑,脚踏精致皮靴。

    在他身后的都是周府的侍卫。

    一行人走来,自动带着一股肃杀气息。

    人群自动形成了一个通道,让他们一行人通过。

    “周公子好强的气息波动,他果然是突破了~”

    “我记得周公子一个月前才突破到开元境八重天,现在,他直接踏入开元境巅峰了,这份天赋好强,不愧为京都十大公子啊~”

    “可不是吗,真不知道那位江少是怎么有胆量挑战他的……”

    所过之处,人群中顿时有着不少赞美的声音。

    周庭宇目视前方,昂首挺胸,背负双手,步履从容,脸上浮现着淡定而优雅的笑容。

    他很享受这种被万众瞩目的场景。

    “不过……待会儿还会更加精彩,嘿嘿~”

    想到这里,周庭宇脸上的笑容更盛。

    一时间,周庭宇气势昂扬,大步流星的向着宽大坚固的擂台走去。

    擂台高三丈,直径十五丈,呈八边形,没有栏杆,整体由坚硬的花岗岩垒砌而成,极其结实。

    就算是宗师级别的,只要不是刻意破坏,也足以使用。

    不过,由于这段时间不断的使用,这擂台上有着一道道剑痕刀印,横七竖八,很是密集。

    擂台边有台阶,方便比赛之人上去。

    当然,这台阶大多数时候都只是摆设,除了裁判偶尔踏上去,几乎没什么人走过。

    周庭宇走到擂台前,同样没走台阶,甚至连看都没看一眼。

    双膝弯曲,猛地跃起,扶摇直上,随即身姿潇洒的在空中一个旋转,落到了擂台之上。

    “好!”

    下面不少人大声喝彩。

    周庭宇面带微笑,向众人拱拱手,目光在四周巡视。

    还没来么?

    随即嘴角隐隐含着一抹轻蔑的笑意。

    当然,他也不会愚蠢的在这个时候说些什么。

    他知道,在四周有不少镇北大将军府的家将和护卫。

    而且江家的人肯定也在附近的酒楼里,正看着这里。

    但他也不怕。

    他父亲是吏部左侍郎,哥哥是禁卫军百夫长,背后与各大王公勋贵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而他与皇室那边也有不少接触。

    特别是和三皇子,关系匪浅。

    江家的实力再强,也不敢对他怎么样。

    更不要说如今因为江楠放走妖域圣女之事,致使皇帝雷霆大怒。

    不但将江楠剥夺了世子之位,更是收回了江天行的兵权,使得江家目前处于一个非常尴尬也非常危险的低谷期。

    他觉得江家绝对不敢乱来,否则就会给各大王公大臣一次打压江家的机会。

    根据父亲之前的判断,皇帝或许也希望看到这样的机会。

    这也是他有恃无恐的地方。

    周庭宇背负双手,下巴抬起。

    在阳光的照耀下,摆出一副高手寂寞如雪的表情,目光淡然的看向城门方向。

    周庭宇原本就长得不差,再以这种方式出场,顿时让不少怀春少女怦然心动。

    就在这时,一头枣红色高头大马拉着一辆马车从城门口缓缓驶来。

    人群全部转头,目光齐刷刷的看向马车。

    所有人都知道,他来了!

    在驾驭马车的少年一声“吁!”中,马车停了下来。

    一个身穿黑衣的提刀侍卫掀开车厢帘子,一个身穿白袍的少年从中走了出来。

    刚一出现,所有人都眼前一亮。

    少年身材高挑结实,一抬头,那精致如仙的俊美面容便呈现在所有人面前。

    浓眉星目,鼻若悬胆,薄唇丰润,整张脸如同一件艺术品。

    身穿白袍,英俊、阳光、儒雅,如谪仙下凡。

    看上去不像是武者,反倒更像是一名温文尔雅饱读诗书的书生。

    行走之间,那璀璨如星的眸子里流露出一抹与生俱来的淡定和从容。

    无双的气质让人忍不住自惭形秽。

    几乎所有人都为之惊叹。

    江楠目光巡视了一下。

    目光所过之处,人群中的女子个个心跳加速,面色绯红。

    哪怕是男子,也都惊叹不已。

    这长相,这气质,真不愧为京都第一公子!

    这是由衷的感叹,没有半点嫉妒。

    人就是这样,一旦有了差距,就会产生嫉妒,但若是差距太大,这嫉妒也就没了。

    江楠腰背笔直,面色从容,大踏步走向擂台,周青抱着饮血刀跟在身后。

    人群默契的自动分开,目送江楠。

    哪怕是看着他的背影,也是一种享受。

    擂台上。

    周庭宇不复刚刚的从容,眼神阴翳。

    从江楠出现,就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将原本属于他的光芒瞬间压制了下去。

    他一个人站在擂台上就像一个被人遗忘的摆设。

    走到擂台前,周青双手将饮血刀递给江楠,江楠伸手接过。

    黑色的饮血刀刀鞘与他的白色衣袍看起来有些不搭。

    但此刻这把刀在他的手中似乎反而显得更加具有震慑力。

    没有如周庭宇那样跃上擂台,而是沿着台阶走了上去。

    虽然没有任何惊艳的表现,但步履从容,却似乎更加吸引人们的目光。

    转瞬间,江楠就站到了擂台上,负手而立。

    那无双的面容彻彻底底的展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白衣胜雪,俊秀如仙。

    在阳光的照耀下,精致的面容反射出一抹淡淡的光辉,使得整个人更加显得俊逸出尘。

    不少女子发生一声声尖叫,偌大的广场顿时一阵骚动。

    却是一些后面的女子不断的想要向擂台方向拥挤。

    广场外。

    镇北酒楼中。

    江雨晴双手托着香腮趴在窗前,沉甸甸的胸口垫在窗台上。

    神情如花痴一样,喃喃道:“我家子谦最好看。”

    虽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且女儿如今也已二九,但岁月似乎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痕迹。

    依然是二十多岁的模样。

    甚至依然有一颗少女之心。

    对此,无论是江家还是赵家人,也都早已习惯。

    其身旁站着的女儿赵雪,此刻美目明亮。

    她静静的看着擂台上那俊秀出尘的少年,半晌不曾挪动目光。

    有段时间不见,表弟愈加好看了……

    而另外一座酒楼中,云梦则是大眼弯弯,满眼痴迷。

    一个月了,终于又见到江楠哥哥了。

    江楠哥哥,还是那么好看。

    一座半掩着的窗前,楼香寒美目含笑。

    这就是她的未婚夫,哪怕是被贬为庶民,也依然是万众瞩目。

    凤鸣酒楼中。

    一名貌美如仙、体态妖娆的女子站在窗前,遥遥的看着江楠。

    美目灵动,长长的睫毛闪动。

    她轻启红润小口感叹道:“陌上人如玉,世子世无双……原本以为这只是人们对他的恭维,没想到这句话竟然是真的!”

    一旁身穿绿裙的侍女也看着江楠,眼中泛着桃花。

    听得女子感叹,立刻说道:“奴婢还是第一次听到宗主夸赞一个人。

    这世上恐怕也只有这位世子的惊世俊颜方能入宗主之眼了。”

    一座包厢中,三皇子身穿常服背负双手站在窗前。

    看着广场的擂台,面色如常,眼神平静,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更远处的一座酒楼里,几个青年身影挤在窗前。

    “之前子谦在教坊司就吸引那些花魁,没想到被贬为庶民,依然还是那么引人瞩目。”

    御王府的朱铎感叹道。

    汉王府的朱丞摇摇头,有些羡慕的说道:“这可不是简单的引人瞩目,是万众瞩目,半个多月不见,他的名声更大了。”

    其余几位王府公子也都深以为然的点头。

    不说别的,就看这黑压压的人头,就可见一斑。

    更不要说人群中那些女人不断嘶喊的叫声。

    为了观看这场比赛,整个东广场四周无论大小酒楼,全部座无虚席。

    就连一些民居也被人全部租下来了。

    只为一睹京都第一公子的真颜。

    当然,此次战斗的复杂背景和由此而衍生出的这样或那样的各种影响,以及大量的赌注,才是各大权贵们更加关心的。

    至于江湖各大门派,则完全是来看热闹的。

    在广场的一个拐角处,白玉峰那变化的小厮身影出现。

    看着擂台上那熟悉的身影,白玉峰眼神明亮。

    终于……等到你了!

    随即将目光看向江楠乘坐的马车,嘴角顿时勾勒出一抹弧度。

    擂台上。

    周庭宇面色阴沉,眼神阴翳。

    脸上再也不复刚刚的淡定和从容。

    他知道江楠在京都的名气很大,出场肯定会吸引不少女人的目光。

    但他没想到江楠会在今天成为现场绝对的焦点。

    在江楠被万众瞩目之下,他连成为陪衬的资格都未能达到。

    人们完全忽略了他的存在。

    这让他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不过,他可没忘了这是擂台。

    在这里,他说了算。

    长得好看,有个卵用。

    等待待会儿被打趴在擂台上灰头土脸的时候,这家伙就知道站得多高,跌的就有多痛!

    想到这里,周庭宇的脸上浮现一抹笑容。

    自行和从容再次回到了他的身上。

    “江楠,没想到你竟然会挑战我,真是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周庭宇背负双手,揶揄的看着江楠说道。

    江楠神色淡然,放开气息。

    顷刻间,通脉境巅峰的气息被释放出来。

    “哟,通脉境巅峰!”周庭宇神色夸张的惊讶道,“哎呀呀,好强大啊!”

    语气阴阳怪气,“我好怕怕呀~~”

    随即哈哈大笑:“哈哈哈哈……”

    说话间,开元境巅峰的气息也同样释放出来。

    一股强大的气浪自他的身体向着四周席卷而去。

    高出江楠整整一个大境界,气势顿时比江楠高出了一大截。

    下面不少人发出了哄笑声。

    特别是一些平日里野惯了的江湖客,他们笑的更是有些肆无忌惮。

    单单从修为来说,没有人觉得江楠能够战胜周庭宇。

    哪怕江楠已经是通脉境巅峰,也没有人会认为江楠对周庭宇造成任何威胁。

    毕竟通脉境和开元境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

    江楠来此,所凭借的恐怕是其他一些旁门左道。

    但是擂台比武,如果江楠真的手持超级大杀器,周庭宇完全可以拒绝比试。

    这一点,双方都明白。

    因此,绝大多数人还是认为,江楠挑战周庭宇,完全是为了面子。

    而最终,周庭宇因为顾及江家的颜面,也不会让江楠输的太难看。

    说不得在赢了江楠之后,还会假模假样的给江楠一个道歉,就算是给了江楠面子,这事就算是过去了。

    所有的目光都在看着江楠。

    大家都想看,在这种情况下,这位勇亲王府的废世子会如何做。

    面对周庭宇的轻蔑狂笑,江楠面色淡然,浑然不放在心上。

    就这么静静的看着。

    直到周庭宇感觉自己一个人在台上笑的有些像跳梁小丑,自觉的停了下来,这才声音清朗的说道:“周庭宇,对于这场比赛,我想更改一下。”

    周庭宇一副了然的样子,不屑的说道:“你想改什么?不会是要不战而走吧。”

    江楠摇摇头,淡淡的说道:“别误会,我只是觉得赌注五千两银子有点少而已。”

    “哦?”周庭宇微微一愣。

    随即便醒悟过来。

    这家伙到这个时候了,竟然还想再装逼。

    既然你想装,那就让你装个够!

    谁还嫌自己赚的少啊。

    周庭宇随即哈哈大笑道:“你想加码?这好啊,随你加,随你加什么,我周庭宇都接着。”

    他看向江楠的目光顿时变得柔和了几分。

    在他眼里,江楠这家伙简直就是大肥羊。

    标准的送财童子。

    江楠依旧神色淡然,说道:“我要求赌命。”

    哗——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看向江楠。

    各大酒楼里,很多人也神色凝重了起来。

    从普通的比武到生死决战,这场比斗的意义完全变了。

    没有人想到,江楠竟然会提出赌命,会突然玩这么大。

    镇北酒楼中,江雨晴脸色大变,顿时叫道:“胡闹!我绝不允许——”

    “闭嘴!”

    江天行轻喝道。

    江雨晴猛地转头,瞪大她那卡姿兰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父亲。

    “爹——”

    江天行摆手,目光看着擂台上的孙子,神色平静的说道:“不要打扰他,我相信我孙子!”

    语气平静,但却是不容置疑。

    他始终相信,江家儿郎绝不是莽汉。

    如果连这一点小事都这么冲动,那将来必定无法成大器。

    而其他酒楼里的云梦、楼香寒等人也都极为震惊。

    所有人都没有料到,江楠竟然会要求赌命。

    一双双眼睛中,或震惊,或紧张,或疑惑,或担忧……

    众人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擂台。

    就连现场原本的喧嚣,此刻也停了下来。

    广场上,一双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