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八章是不是很意外,无敌之姿,棋子要有做棋子的觉悟(大章)

    “赌命?”

    周庭宇一怔。

    江楠点头,神色平静,但却是大声的说道:“对,赌命。也就是生死战。你敢吗?”

    声音浩浩荡荡的向着四周扩散而去。

    “为什么?”

    周庭宇一脸疑惑,问道。

    在他想来,江楠挑战他,完全就是为了面子。

    但为了面子,没必要玩这么大吧。

    赌命?

    又不是输红眼的赌徒。

    随即心中陡然如同一道闪电闪过,不由得惊讶的说道:“你该不会为了你的那个侍女吧?”

    江楠没有回答他最后这个问题,而是淡淡的说道:“为了尊严,为了守护。”

    不说两句装逼的话,这家伙很难入套。

    说到这里,他脸上故意微微露出一抹轻蔑,说道:“说了你也不懂,我就问你,你敢还是不敢?”

    说了我也不懂……周庭宇看着江楠,愣了愣。

    随即便回过神来。

    这家伙又在装逼!

    目光顿时变得阴沉。

    但同时心中暗暗忖道:这家伙该不会是有什么倚仗吧……

    要知道他父亲勇亲王江君剑可是一位了不起的强者,率领镇魔军镇压魔渊。

    而他爷爷江天行则是镇北大将军。

    他们家里要说没有一些可以短时间提升实力的特殊宝贝,他根本不信。

    否则,他江楠如何敢以通脉境就挑战他开元境巅峰?

    不过……就你有隐藏的手段,难道老子就没有吗?

    这家伙恐怕万万没想到,他现在根本不是开元境,而是神藏境!

    超越你两个大境界,看你还跟我怎么玩!

    况且,老子可是穿着一件防御内甲,身上还有防御宝贝。

    只要你破不开老子的防御,那就等着被老子狠狠的打!狠狠的虐!

    让你跟我装逼——

    玩死你!

    周庭宇眼神中闪现出一抹疯狂。

    反正他后面有人为他撑腰。

    他决定了,就算是最终不会真的杀了江楠,也要让江楠在地上舔他的鞋底,狠狠的打击他的信念,让他在京都永远都抬不起头来!

    甚至成为他的心魔,让他在武道上永远无法进步,永远活在梦魇之中。

    杀人诛心,不外如是!

    “敢!”

    周庭宇大声喝道。

    “既然你要玩大的,本公子就陪你玩!”

    江楠闻言,嘴角顿时浮现一抹淡淡的笑容。

    上钩了!

    转身看向擂台拐角处的金天卫,抱拳道:“大人,有生死战契约吗?”

    金天卫和斩妖师同属斩妖司,最低都是宗师级别的强者。

    算起来和江楠还是同门。

    金天卫凝视着他,“你确定?”

    “确定!”

    江楠点头。

    金天卫不再多问,说道:“有。”

    随即手在腰间一拍,手中出现一张兽皮制作的契约。

    “在上面按个血手印即可。”

    金天卫说道。

    江楠将手中的饮血刀抽出一点,手指在上面用力一抹,划出一道小口子。

    毫不犹豫的一指点在契约上。

    金天卫看了一眼饮血刀,又若有所思的看了江楠一眼。

    随即将契约递给周庭宇。

    周庭宇看了一眼江楠,嘴角露出一抹不屑。

    让你装逼!回头老子给你装个大的!

    抽出镶钻宝剑,在手指上划过,随即一指点在契约上。

    一道血光闪过。

    生死契约成!

    金天卫刚转过身,江楠问道:“大人,战斗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金天卫嘴角扯起一抹不明含义的微笑:“当契约完成时,就已经开始了。”

    “好!”

    江楠眼神顿时明亮。

    铮~

    饮血刀出鞘。

    刀鞘顺势抛下擂台,被台下的周青接住。

    就在这时,周庭宇忽然发出一声狂笑:“哈哈哈哈……”

    随着他的狂笑,身上的气息顿时暴涨,赫然突破了开元境,达到了神藏境!

    庞大的气势如同龙卷风一般,以他为中心,向着四周席卷而去。

    神藏境!

    台下的人一阵震惊。

    酒楼里,云梦、楼香寒、江雨晴、赵雪等人倏然一惊,眼睛瞪大。

    她们没想到周庭宇竟然藏的这么深!

    竟不是开元境巅峰,而是神藏境!

    就连江天行也是一惊,随即目光微寒。

    周庭宇在七天前还是开元境八重天。

    短短几天时间竟然连跳两级,踏入了神藏境。

    这显然非常不符合常理。

    先不论周庭宇在七天之内连跳两级,还跨过一个大境界,是不是在拔苗助长,因此而付出了大代价。

    就说这眼前的情况。

    很显然,在江楠提出挑战时,周家就想到了这一招。

    准备在关键时刻阴江家一把。

    酒楼中,三皇子目光淡然,嘴角含笑。

    “不错,这才像样,这才有意思。”

    目光微微看向某一个方向。

    他知道,楼香寒就在那座酒楼里。

    “呵~”

    三皇子的嘴里发出一道不明所以的笑声。

    擂台上。

    周庭宇神色揶揄,哈哈狂笑。

    “哈哈哈哈……江楠,你一定没想到吧,我不是开元境,而是神藏境!是不是很意外?是不是很绝望?哇哈哈哈哈……”

    得意的狂笑声震荡在整个广场上空。

    江楠也没料到周庭宇竟然突破到了神藏境。

    但对于他来说,根本无所谓。

    反正都要死。

    对周庭宇的狂笑,直接无视。

    一步跨出,饮血刀悍然劈落。

    狂笑的周庭宇面露不屑。

    一招犀牛望月。

    手中的镶钻宝剑猛地向着饮血刀一撩。

    刹那间,剑光闪耀,恐怖无匹的剑气在阳光下爆发出耀眼的光芒。

    强烈的波动瞬间激发起擂台隐藏的符文。

    一个透明的光罩沿着擂台四周瞬间将擂台笼罩。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能够瞬间激发擂台防御符文,这样的力量足以秒杀普通的开元境。

    江楠只是通脉境。

    他,能挡得住吗?

    不少人在为江楠捏把汗。

    各大酒楼,偌大的广场,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凝视着擂台。

    顷刻间刀剑相击。

    锵——

    一声脆响。

    两道剑光闪向光罩。

    众人发现,竟是周庭宇手中的剑被江楠一刀砍成了两截,并脱手而飞。

    周庭宇大惊失色。

    刚刚江楠的一击,就像是一记重锤,一股难以阻挡的庞然大力轰然而来。

    他的右手虎口瞬间被震裂,手臂酸麻无比。

    没有任何犹豫,身形急速暴退。

    围观的人群顿时炸锅了。

    好强大的力量!

    要知道周庭宇可是货真价实的神藏境。

    论实力比起通脉境高了不知道多少。

    但结果,不但被江楠一刀劈断了兵器,还将武器从手中硬生生给震飞了。

    哪怕是那些刚刚肆无忌惮嗤笑江楠的江湖人士,此刻看向江楠的眼神也顿时变得不一样了。

    强者,无论在任何地方都值得别人尊重。

    擂台上,江楠神色漠然。

    乘他病要他命!

    脚步猛地一踏地面。

    由于用力过大,花岗岩的地面,竟被他硬生生踩踏出一个浅浅的脚印。

    身形如炮弹一样冲向暴退的周庭宇。

    与此同时,手中的饮血刀狠狠的劈向周庭宇的脑袋。

    嗡~

    隐约听到一声刀劈开空气的急促呼啸声。

    感受着江楠凌厉的恐怖攻势和必杀之意,周庭宇目赤欲裂。

    左手一拍胸口,胸口隐藏的一道符箓顿时激发起,一道微黄的光芒将他笼罩。

    这是上品防御符箓厚土符,能阻挡神藏境后期强者的一击。

    原本是用不上这道符箓的,他身上的防御内甲就足以抵挡江楠的攻击。

    但在见识到江楠的强大力量之后,周庭宇毫不犹豫的启动了符箓。

    只有这样,他才能感觉到些许安全。

    与此同时,右手一拍腰间,一个散发着金属光泽的黑色五指拳套出现,瞬间穿戴在手上。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

    砰~

    江楠已然一刀斩爆了厚土防御符箓光罩。

    灵气爆闪中,刀势不减,瞬间劈向周庭宇的脑袋——

    他这是要一刀将周庭宇劈成两片。

    这是他第一次杀人。

    但他却没有任何不适。

    在他眼里,周庭宇和地牢里的那些妖兽没什么区别。

    只是形状不太一样罢了。

    就在这时,周庭宇发出一声不似人声的闷吼。

    手中的黑色五指拳套忽然张开,五根指头上伸出三寸长的锋利刀刃,猛地向前,一把抓住了饮血刀。

    然后狠狠的一握。

    咔嚓!

    曾陪伴江天行征战沙场数年的饮血刀竟断为两截。

    周庭宇的眼神里闪现出一抹危险的光芒,脸上露出一股狞笑。

    戴着黑色拳套的手掌势若闪电的向着江楠的胸口抓去。

    从那必杀的气势来看,仿佛要将江楠的心脏给活生生抓出。

    似乎江楠即便是穿着内甲,也挡不住他手套上利刃的袭杀。

    突然的变化,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金天卫目光死死地盯着战场,手掌张开,他已经做好了要救人的准备。

    虽然是生死战,但他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江楠被周庭宇杀死。

    如果江楠死了,整个大明必将发生剧烈的动荡。

    他不但勇亲王的嫡长子,也是独子,也是镇北大将军江天行的独孙。

    他的死,牵扯的利益和影响太大了。

    而他没有贸然动手的原因是,他自始自终都未曾从江楠的脸上看到紧张。

    哪怕是到了现在,江楠的脸色依旧是保持着淡定的神色。

    仿佛一切都在控制之中。

    这让他内心疑惑,也更为期待。

    虎父无犬子,身为勇亲王的独子,江楠还有什么后手么?

    江楠凝视着疾速而来的利爪,眼神一动。

    妖气!

    虽然很淡。

    但对于在斩妖司地牢上班的江楠来说,却是无比的熟悉和清晰。

    妖气是从拳套上传来的。

    这家伙竟然不惧妖气……难道这个眼神中有着暴戾气息的家伙与妖有关?

    不过,这种念头在他的脑海里只是一闪,便不再关注。

    妖也罢,人也罢。

    都得死!

    从他签订了生死契约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注定了结局。

    就在这时,江楠动了。

    所谓动了,并不是身体动,而是手动。

    力量决定速度。

    当你的力量足够大时,速度自然就上去了。

    他抬起左手,只是一闪,瞬间就抓住了周庭宇带着拳套的手腕。

    微一用力。

    咔嚓!

    周庭宇狞笑的脸顿时凝固了。

    他的手腕却是被江楠硬生生给折断。

    啊——

    一声惨叫。

    右手折断,那穿戴在右手上的锋利五爪再也没有任何用武之地。

    江楠面色漠然。

    他如今拥有十四万斤的力量,对付这种攻击力只有几万斤力量的角色,任何技巧都是多余的。

    丢了刀柄,上前一步,右手闪电般抓住了周庭宇的脖子。

    粗暴,直接。

    脖子被江楠那强有力的大手抓住,周庭宇顿时感受到一股死亡的窒息感。

    惨叫声戛然而止,两眼恐惧的看着江楠。

    战局的瞬间转变,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原本雄赳赳气昂昂胜券在握的周庭宇,竟然败了。

    败得很突然,也很彻底。

    如此近的距离,周庭宇能真切的看到江楠眼中的冷漠和杀意。

    他神色顿时惊恐无比,艰难的挤出几个字。

    “别,别……杀……我。”

    江楠神色漠然。

    他的左手此时还抓着周庭宇的右手臂。

    根本没有任何废话,直接用力一扯。

    咔嚓~哗啦~

    周庭宇的手臂从肩部被活生生扯下,鲜血喷溅了他一身。

    殷红的鲜血喷溅在干净的白袍上,显得刺目而血腥。

    这突如其来的景象,顿时让四周现场一片死寂。

    就连那些平日里在刀口上舔血的江湖人士,此刻也是瞳孔一缩。

    好凶残!

    以江楠温文尔雅的俊美模样,与他现在的血腥手段根本就是格格不入。

    不少江湖人士对这位传说中只是纨绔的废世子,产生了极大的忌惮。

    人狠话不多,实力又非常强,这样的人才可怕。

    关键这位不但长得极其英俊,而且身份背景还极其骇人,就更为可怕了。

    所有人都记住了这张脸。

    同时暗暗告诫自己,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和这样的人为敌。

    至少表面上不能。

    就在这时,一声气急败坏的大喝声从人群中出现。

    “住手!!!”

    说话间,一个约三十岁的男子从人群中凌空飞起,扑向擂台。

    人群顿时一阵骚乱。

    “这人好强大的气势!”

    “是周庭宇的哥哥周耀宇,禁卫军的百夫长。”

    “怪不得这么强,禁卫军百夫长,最低都是丹宫境……”

    开元之上是为神藏,神藏之上是为丹宫。

    神藏境是一个继续强化肉身根基挖掘自身潜力的过程。

    而丹宫境乃是一个孕养神魂的过程,已然可以精神外放。

    对于身体四周有着强大的洞察力,战斗力极强。

    金天卫闪身而出,一掌拍向周耀宇。

    周耀宇虽然强,但金天卫最低乃是宗师,比他强大了不知道多少。

    但人在空中,周耀宇不得不凌空与金天卫对了一掌,身形顷刻间倒飞出去。

    好在这一掌只是警告,并非是要杀他。

    否则,周耀宇当场就会被金天卫拍死。

    金天卫居高临下的喝道:“擂台重地,任何人不得擅闯!违者,杀!”

    语气肃杀,不容任何质疑。

    “他要杀我弟弟!”

    周耀宇盯着金天卫,目赤欲裂,指着江楠大喝道。

    金天卫是很强,但他是禁卫军百夫长,背后的势力同样不可小觑。

    他有底气对抗。

    更何况是在这个关键时刻,他已经顾不得许多。

    “擂台有擂台的规矩,他们签订的可是生死契约!”

    金天卫漠然的看向他。

    “我不管,我弟弟根本没想杀他。”

    周耀宇大叫道。

    他指着江楠大喝道:“放了他!否则我周家与你势不两立!”

    江楠神色淡然,大手牢牢地抓着周庭宇的脖子,使得周庭宇气息不畅,脸色苍白无比。

    若非是修为到了开元境便可以长时间屏气,周庭宇根本支持不住。

    但抓住脖子,带来的可不仅仅是呼吸不畅。

    同时体内的真气无法顺畅运行,气血也无法顺畅供应到大脑。

    加上脖子乃是人体命门之所在,周庭宇的一身实力可谓是十去八九。

    虽然他还有一张低等的爆裂符,但他不敢动。

    他怕一动,江楠就扭断了他的脖子。

    到时候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回他。

    听闻周耀宇在下面叫嚣,江楠转头,目光锐利的看着他。

    语气漠然的说道:“你能代表周家?”

    周耀宇被江楠看得有些发毛。

    他是周家嫡长子不假,但说他能代表周家那还为时尚早。

    不说别的,就说他老子周侍郎的家他就当不了。

    但为了恐吓住江楠,他还是硬着头皮说道:“当然!”

    江楠点点头。

    他,忌惮了!

    周耀宇眼神微微一亮,心中稍许松了一口气。

    被抓住脖子的周庭宇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远处在酒楼里的吏部侍郎周博礼,也松了一口气。

    只要江楠忌惮周家,那么一切就都好说。

    至于次子断了一个手臂,那总比没了性命要强。

    再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扳倒江家,以后有的是机会。

    然而,下一刻,却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江楠转脸看向周庭宇,淡漠说道:“身为棋子,你需要有做棋子的觉悟。”

    此言一出,周耀宇和周庭宇顿时都感觉到了不妙。

    周庭宇想说话,但脖子被死死地捏住,气无法通畅,只能张嘴但却发不出声来。

    江楠道:“不用说话,你说的我都懂。”

    说话间,手掌用力。

    咔嚓!

    周庭宇的脖子直接被捏爆,鲜血喷溅。

    对于鲜血喷溅,经常杀妖的江楠很有经验。

    他在捏爆周庭宇的瞬间,已经将他的身体往下拉。

    这样一来,周庭宇喷溅的鲜血几乎全部喷溅在了他这件崭新的白袍之上。

    阳光下,那个身穿白袍的少年满身鲜血,血腥与他恬静温和的俊秀面容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一处豪华酒楼包厢之中。

    周博礼目赤欲裂,双拳紧握,一股黑气从他的背后升腾而起。

    隐隐形成一个狰狞的人脸。

    隐藏在袖子中的双臂上隐隐出现了扭曲的纹路。

    忽然,一股庞大的威压降临。

    周博礼心头一惊。

    他知道,那是大明皇朝帝都气运龙威,对妖邪具有强大的克制作用。

    一旦有强大的妖魔出现,气运龙威就会自动镇压。

    龙威降临,他眼中的赤红迅速消退。

    那狰狞的人脸骤然消失,黑气也消失一空。

    双臂上的纹路也消失不见。

    那威压也悄然消失。

    周博礼握紧的双拳渐渐松开,神色平静。

    但眸中的目光却是冰寒彻骨,宛如可以冻杀人的灵魂。

    镇北酒楼中。

    在江楠捏爆周庭宇脖子的一霎那,江天行目光陡然明亮。

    眼里有着止不住的惊喜。

    这,才是我的孙子!

    霸气!!

    有勇有谋,大丈夫当如是!

    江雨晴美目瞪大,捂着小嘴,娇躯颤栗。

    她不是恐惧,而是激动。

    她从江楠的身上,似乎再一次看到了弟弟江君剑那英姿勃发、狂放不羁的身影。

    至于杀了周庭宇,杀了就杀了。

    他周家还能翻上天不成!

    赵雪小嘴张大。

    娇躯微微颤栗。

    她还是第一次看杀人。

    有紧张,有刺激,也有一点点恐惧。

    但更多的还是激动。

    表弟,霸气!

    太男人了!

    云梦愣愣的看着远处擂台上那张英俊的面容。

    江楠哥哥,什么时候竟然变得这么强大了?

    那周庭宇不管是强行突破,还是拔苗助长,但他可是货真价实的神藏境啊。

    强大的神藏境,在江楠哥哥手里,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太强了!

    她又惊又喜。

    楼香寒清冷的绝美容颜上,终于流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半掩的窗前,凤目一瞬不瞬的盯着擂台上那道昂然而立的俊秀身影。

    她自己就是神藏境,自然知道神藏境的实力有多强大。

    哪怕是神藏境初期,对付开元境巅峰,也是呈碾压式的。

    但江楠却以雷霆之势,直接将其碾压。

    看似强大的周庭宇,就连压箱底的宝物都拿出来了,但却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直接被江楠抹杀。

    而她对于江楠的果敢也十分的赞赏。

    像周庭宇这样的人渣,留在世上也是害人。

    “我的未来夫君,果然是个顶天陆地的男人!”

    楼香寒的美目中,流露出欣赏和喜爱。

    三皇子的脸色阴沉无比。

    心中怒吼:“这么多底牌,竟然连个江楠都搞不定~那爆裂符是摆设吗?!”

    “废物!废物啊!!!”

    街角处。

    白玉峰远远的看着江楠将神藏境的周庭宇杀死,心头震撼。

    这个将她从大牢里换出来的小男人……好强大的力量!

    仅仅是通脉境,但展现出来的强大实力和果敢,却是让人难以置信。

    她觉得,之前想好的计划应该需要稍许变更一下……

    ……

    周庭宇被杀了!

    广场上。

    酒楼里。

    一片死寂。

    当周庭宇释放出神藏境气息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以为这会是一场没有悬念的碾压式战斗。

    但谁也没想到,最后的结果竟然会是这样。

    是被碾压,但却不是江楠。

    而是已经突破到神藏境的周庭宇被碾压。

    仅仅是通脉境的江楠,以无敌之姿,雷霆一般碾压一切。

    最后更是毫不留情的出手杀了周庭宇。

    “小露儿,少爷为你报仇了。”

    江楠神色平静。

    之所以穿了这件崭新的白袍,就是用来接周庭宇鲜血的。

    根据惯例,生死战死亡的一方所有的一切都归于获胜者。

    江楠伸手将周庭宇的那黑色手套给拽了下来。

    同时将他腰上的那一个黑色的小袋子也取了过来。

    他亲眼看到,这手套是从那黑色小袋子里取出来的。

    他觉得这应该是一套。

    除了这些,他还将将周庭宇怀里的爆裂符也搜了出来。

    至于内甲,江楠没要。

    他不至于为了一件内甲,就将周庭宇的尸体在大庭广众之下扒光。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

    江楠由于在地牢杀妖,本身手速就很快。

    杀人,取战利品,几乎眨眼间就完成了。

    手一松,周庭宇的尸体倒了下去。

    江楠转头就走,头也不回的下了擂台。

    生死战结束了,再待在擂台上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此时,人群中的周耀宇这才回过神来。

    目赤欲裂,怒火焚天,浑身颤栗。

    “啊啊啊——这个混蛋,竟敢杀了我弟弟!”

    周耀宇双目赤红,大喝道:“将他给我围住,给我拿下他!”

    这次来的周家侍卫竟有六十多人,他们一拥而上,全部冲向江楠。

    个个气势冲天,杀气凛然。

    哗啦~

    人群四散逃开,哪怕是那些江湖人士也都迅速后退,生怕殃及池鱼。

    走下擂台的江楠,神色平静的看着蜂拥而来的周家侍卫,以及冲在最前面神色狰狞的周耀宇。

    但心中却是有些疑惑。

    他觉得,眼前这个周耀宇似乎有些不正常。

    虽说杀了他弟弟,他很愤怒理所当然,但身为禁卫军百夫长,手中肯定沾染过人命鲜血,这种事就算是愤怒,也不至于失去了理智才是。

    毕竟他和周庭宇之前的战斗可是签订了生死契约的生死之战,乃是有金天卫以及所有人见证的。

    然而眼前的周耀宇却似乎完全失去了理智。

    完全不顾一切。

    难道他认为仅凭周家就可以为所欲为?就可以和江家作对?

    此时,早已隐藏在人群中的将军府侍卫一个个迅速出现。

    人数只有三十人。

    虽然比起周家侍卫,人数少,不占优势,但这些侍卫可不是普通的侍卫。

    他们都是曾经上过战场的军人,一个个身上杀伐之气非常浓烈。

    以付常为首,一个个将军府侍卫将身染鲜血的江楠挡在身后。

    仓啷啷~

    众侍卫排队整齐,长刀齐齐出鞘,寒光闪闪。

    一个个目光森冷的凝视着冲上前来的周家侍卫以及疯狂的周耀宇。

    战斗一触即发……

    ……

    ……

    ps:有书友说章节有点少,但这一章可是有七千多字。

    其实这七千多字完全可以分成三章,然后分成两天上传,但作者还是忍不住发了出来。

    在新书期,绝大多数作者都是一天三、四千字,目的就是为了在新书榜多待一段时间。

    同时也是为了多存一些稿子。

    只有我这个萌新,不懂规矩,一次性将七千多字大章全发了~

    ……嘤嘤嘤……萌新作者满地打滚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