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九章江少是我的,白玉峰的计划,人情,抓捕废世子(三合一大章)

    眼看着周耀宇带着周家侍卫就要和将军府的侍卫战斗起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那位站在擂台上的金天卫一声大喝:“住手!”

    声音洪大,声震四方。

    靠的近的,一个个耳膜嗡嗡作响。

    说话间,那金天卫一个闪身便出现在了两家之间,庞大的气势轰然而出。

    周耀宇和一群周家侍卫顿时停了下来。

    “江楠与周庭宇签订的乃是生死之战,你周家想要反悔?”

    那金天卫喝道。

    周耀宇瞳孔一缩,刚要说话。

    此时忽然一眼瞥见了人群后染血的江楠,瞳孔深处一抹红色一闪而逝,心底的那一股暴戾再次被点燃。

    “上!”

    周耀宇大喝道。

    这个时候,不但是江楠看出来这周耀宇有问题,付常等人也看出来了。

    当然,金天卫也看出来了。

    不过看出来归看出来,这和他出手却没什么关系。

    “找死!”

    金天卫身形一动,瞬间出现在周耀宇面前,抬手就是一掌,将周耀宇击飞。

    周耀宇张口喷出一口鲜血,沿途撞飞了几名周家侍卫。

    “来人,将周家人全部抓起来,关进大牢!”

    金天卫喝道。

    “是!”

    嗖嗖嗖……

    一道道身影从四面八方飞射而来。

    转眼间就到了擂台前。

    却是一名三星银天卫带着一群一星银天卫。

    有人想逃。

    金天卫冷声喝道:“拒捕者,杀无赦!”

    周家所有人全部一动不敢动。

    就连刚刚疯狂的周耀宇此刻也清醒了过来。

    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

    他刚刚心底暴戾邪念升腾,竟然要当着金天卫的面想要捉拿江楠。

    这不是找死吗?

    要不是这位大人手下留情,他此刻已经是一具尸体。

    一群银天卫上前,将一脸苍白的周耀宇和周家侍卫一起全部带走。

    两个禁卫军的人上台将周庭宇的尸体带走。

    江楠走上前,对金天卫抱拳道:“多谢大人!”

    金天卫微笑道:“此乃份内之事,公子不必客气。”

    末了,又说了一句:“我姓燕,燕子的燕。”

    江楠再次抱拳:“见过燕大人。”

    这位姓燕的金天卫点点头,随即离去。

    此时,擂台上却是换了一个银天卫驻守。

    付常上前,对江楠说道:“少爷,刚刚那位就是燕云风。”

    燕云风?

    这个名字似乎有些熟悉,但江楠一时间有些想不起来。

    转头疑惑的问道:“他很有名吗?”

    付常说道:“他还有一个名字,少爷应该更熟悉一些。叫做燕十三。”

    燕十三……原来是他!

    江楠终于想起来是谁了。

    燕十三,又叫燕云十三锋。

    五年前,都江府澜寂城发生匪乱,就是这位去平定的。

    据说只用了三天就平定了,斩杀八百土匪,三个实力强大的土匪头子一个都没跑得了,全部被他斩杀。

    这还不算,还连续大战了十三天,将澜寂江的一头已经化形大蛟给斩杀了。

    使得澜寂城终于结束了数十年被大妖为祸的苦逼日子,人们纷纷拜谢。

    因为连续大战十三天,依旧锋芒毕露,所以被人尊称为燕云十三锋。

    后被简称为燕十三。

    那一战,直接奠定了他的威名。

    据说那一天,送行的人排了十几里。

    这些《大明府志》上都有记载。

    想不到一直在台上为他主持的竟然是他。

    “少爷,这个人不错,值得深交。”

    付常说道。

    江楠微微点头。

    是可以深交,但问题是以他现在的实力,还无法和这样的人深交。

    哪怕他是勇亲王的儿子,也不行。

    交朋友也是要讲究“门当户对”的。

    对于武者来说,这个“门当户对”就是实力。

    只有相等的实力才能相互结交。

    但江楠的表现,显然已经打动了这位强大的金天卫。

    否则也不会在离开时特意告诉他姓什么。

    但距离深交,还差得远。

    况且,人心是最复杂的,很多事并不能单纯的从表面看。

    江楠也没在这件事上深究。

    能不能深交,那是日后的事。

    绝不是现在。

    这一点,他心里很清楚。

    江楠对付常道:“付队长,辛苦了。”

    他说的是这次的安全维护。

    付常抱拳道:“这是卑职份内之事,少爷客气了。”

    江楠点点头。

    周青抱着刀鞘走过来,“少爷,那断刀……”

    “不要了。”

    江楠说道。

    “是。”

    周青应道,但手里的刀鞘却依然没有扔掉。

    江楠也不在意,随即转身离去。

    周青跟在身后。

    广场上人依然很多,但所有人看向江楠的目光已经变得和之前不一样。

    不仅仅有对他俊逸出尘的欣赏,还有对强者的尊重和敬畏。

    有江湖人士感慨道:“今儿个可算是大开眼界了,谁能想到,以弱胜强的战斗竟然可以不用那么艰难,而是直接碾压!此次京都之行不虚啊!”

    “是啊~仅仅通脉境的江楠,超越两个大境界将已然突破至神藏境的周庭宇给轰杀……”

    另外一人感叹道。

    但话刚说一半,脸色便骤变。

    “不对!!!”

    他身边的人吓了一跳,“什么不对?”

    其余人也看向这个一惊一乍的家伙。

    那人瞪着眼睛,惊恐的说道:“周庭宇死了,那之前我们下的赌注……”

    但直到这时,才有人反应过来。

    “妈呀~~~全完了!老子全部的家当都压在了周庭宇的身上了啊,这下全完了啊!!!”

    “我的也完了!老子的棺材本都压在周庭宇身上了,这下好了,输了个精光,老子要睡大街了啊!”

    “啊啊啊……周庭宇你个混蛋,死了也要在背后砍老子一刀,老子恨呐!!!”

    整个广场一片哀嚎怒吼。

    而那些酒楼里的“富豪们”,现在几乎一个个全部都在苦瓜着脸。

    输了!

    输的很彻底!

    很多人几万两银子,全部赔了。

    有的甚至东拼西凑了百万两银子赌周庭宇赢。

    虽然赔率最高达到了二十比一,但只要赢了就是白赚五万两银子。

    可现在,亏了个精光。

    成了名副其实的“负翁”。

    这种情况还不在少数。

    成了“负翁”的,早在江楠将周庭宇脖子捏爆的时候,就昏厥了过去。

    江楠的这一战,让很多人都赔惨了。

    他们恨自己,更恨周庭宇,要不是这个家伙没用,岂能让他们输的这么惨?

    也有人恨江楠,比如三皇子等一些人。

    但广场上并不是所有参与赌博的人都输了,也有不少人赚了。

    这些人,几乎清一色的都是女人。

    她们原本只是以少许银子支持一下她们心中完美的“小哥哥”,没想到竟然意外的赚钱了。

    “哎呀呀,还是老娘我眼光好,知道我们江少能赢,我这次赚了诶~”

    “我也赚了,没想到三两银子,竟然变成了九十两,赚大了!”

    “赚了赚了,江少果然是我的福星呢~”

    “臭不要脸,江少是你的吗?是我们大家的……”

    ……

    听着那些女人放肆的肉麻话,江楠脸皮微微抽搐。

    随即便在那些火辣辣的目光中,快步走向马车。

    到了马车前,江楠心绪已经平静,不再受到这些人的影响。

    他问李泽:“我让你买的祭品买了吗?”

    李泽说道:“买了。”

    说着,指了指马车上的一个布袋,“在里面。”

    江楠点点头,将血衣脱下,递给李泽。

    平静的说道:“回头将这件血衣带去,告诉小露儿,我为她报仇了,让她安息。”

    李泽眼眶顿时红了,眼睛湿润。

    他这才知道,前几日少爷让他置备这件崭新的白袍,原来目的竟然是这个。

    “少爷!”

    李泽有些哽咽。

    说话间,顿时就要跪下,却被江楠拦下。

    “不要动不动就跪,我们都是一家人。”

    一家人!

    此言一出,不仅仅是周青和李泽深受感动,不远处围观的人群也颇为震惊。

    果然,江楠挑战周庭宇就是为了他的侍女。

    最关键的是,曾经作为勇亲王世子的他对下人竟然如此礼遇。

    有情有义有颜值,背景好,实力还很强。

    这样的人简直就是最完美的化身。

    李泽直起身,小心的将血衣叠好。

    周青从车厢里取出干净的白袍,递给江楠。

    江楠套上,正准备上车。

    突然有人远远的叫道:“小少爷,等等~”

    江楠转头,就见一个人从远处急速而来。

    很快便到了跟前。

    见到来人,江楠展颜笑道:“许叔叔。”

    来人正是江家的家将许湛。

    许湛抱拳道:“小少爷,将军有请。”

    江楠早知道会有很多人来,估计爷爷也会来。

    但因为他目前还是戴罪之身,所以并不方便和家人多接触。

    不过,既然爷爷叫他去,他自然也没有不去的道理。

    他转脸对李泽说道:“在这儿等我。”

    “是,少爷。”

    李泽道。

    江楠提着拳套随即随着许湛向着镇北酒楼方向而去。

    身为护卫的周青自然是紧随其后。

    街角。

    此处靠近马车不远。

    白玉峰看着江楠前往镇北酒楼,眼神闪烁,心中急速思量。

    这是个机会!

    或许,是唯一的一次机会。

    她不允许有丝毫错误。

    这里是人族最强盛的皇朝帝都。

    一旦判断错误,等待她的不是死亡,就是被永久的禁闭。

    甚至是万劫不复。

    在这一瞬间,白玉峰想了很多。

    仅仅数秒钟,她便做出了决定。

    一个非常冒险的决定。

    原本,她准备了一张上品爆裂符,躲在车厢里,然后劫持江楠,逼迫江楠为她打掩护出城。

    但现在,她改变了主意。

    尽管这个计划很冒险,但她很清楚,只要出城,这计划就不可能万无一失。

    她静静的目送江楠进入镇北酒楼。

    她在等一个最恰当的时机。

    江楠三人穿过人群,不多时就来到了镇北酒楼。

    天御酒楼。

    云梦透过楼上的包厢窗户缝隙看到了江楠。

    大眼睛顿时弯弯,心中充满了喜悦。

    她想去见江楠。

    但是她知道,以她的身份在这个时候见江楠并不合适。

    “江楠哥哥真是云梦的福星呢,现在我也是个小富翁啦~”

    云梦俏脸上满是笑容。

    她将她压箱底的钱都拿出来了。

    整整一万三千二百两,全部压江楠赢。

    倒不是知道江楠一定会赢。

    只是单纯的想要以银子押注后,就觉得江楠哥哥的运气会更好。

    现实证明,果然是这样的。

    她一下子赚了二十九倍!

    看着江楠向着镇北酒楼走去,云梦声音甜甜,轻声说道:“谢谢江楠哥哥!”

    当然,赢钱是小事,只要江楠哥哥没事就好。

    “去兑银子,兑了银子咱们起驾回宫。”

    “是,公主。”

    ……

    同云梦一样,楼香寒也押注了江楠赢。

    而想法几乎同云梦一样。

    只不过她的押注用的是黄金。

    她认为黄金的气运比银子更强,押注之后江楠的气运必定强盛,受伤的概率就会很低。

    甚至,她觉得这还不够,还押注了一块珍贵的灵石。

    灵石乃是天地灵气所聚,蕴含天地气运。

    最终,竟真如她所愿,江楠不但没受伤,而且还以无敌之姿直接将周庭宇碾压。

    透过窗户缝隙,楼香寒看到了她那如谪仙临世的“未婚夫”,正想着镇北酒楼方向走去。

    “小姐,你不去见姑爷吗?”

    翡翠问道。

    楼香寒微摇螓首,说道:“不了,现在还不是时候。”

    直到江楠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楼香寒才有些意犹未尽的离开窗口。

    “我们回去吧。”

    “是,小姐。”

    ……

    江楠总感觉有很多视线从各大酒楼里注视着他,让他微微有些不适。

    但也未曾太过在意。

    在擂台上万众瞩目都见识过了,这一点点注视并不算什么。

    此时,江天行和江雨晴母女两已经离开了楼上的包厢,而是在酒楼后面的后院等待。

    许湛将江楠带着前往后院。

    穿过长长的走道,很快便来到了后院。

    后院基本上是全封闭的,从酒楼的后窗根本看不到这里的任何东西。

    江楠并不算第一次来这里。

    但对于穿越后的他来说,这却是第一次。

    这里有院子,但院子的上面有着一层“玻璃”,相当于阳光房。

    然而让江楠有些啧啧称奇的是,这玻璃可以从里面看到外面,但外面却看不到里面。

    无论任何角度,都是如此。

    大厅里,江天行正坐在其中。

    将江楠进来,却是立刻站了起来。

    江楠大踏步走了过去。

    “爷爷。”

    很顺口,自然而然。

    江天行满心欢喜,“好。来来来,孙子,坐下说话。”

    江楠总感觉这话听起来那么别扭,像是骂人的。

    不过他却没坐下,而是转脸看向江雨晴和赵雪,脸上笑盈盈的说道:“姑姑,表姐。”

    “嗯,好样的!不愧是我家子谦!”

    江雨晴大眼弯弯,满脸笑容。

    “来,让姑姑看看,有没有哪里受伤。”

    说着,走上前,一把将江楠的双肩抓住,左看右看。

    她身材高挑丰腴,江楠只觉得眼前一对峰峦晃呀晃的,只晃眼。

    更为过分的是,江雨晴还上下其手,到处摸了摸。

    直到觉得自己的侄儿连根毛都没掉,这才放心松开手。

    江楠暗暗松口气。

    姑姑太热情了,这到处乱摸,让他身体差点僵硬。

    赵雪在一旁,似乎没感觉有什么问题,美目满是崇拜的看着江楠。

    “表弟,你好厉害呀!一伸手就将周庭宇拿下了。”

    江楠挤出一抹笑容,笑着说道:

    “呵呵,不是我厉害,只是对方太自大了而已。”

    随即走到江天行一侧。

    “爷爷您做。”

    待江天行坐下后,他方才坐下。

    将手中的拳套和小袋子放在面前的茶几上,有些歉意的说道:“爷爷,很抱歉,您给我的饮血刀被这东西给抓断了。”

    江天行哈哈一笑,说道:“无妨,一把刀而已。只要我孙子安然无恙,不要说一把刀,就算是要我这条老命也没关系。”

    江楠连忙说道:“爷爷,可不要这么说。我还要在问鼎武道巅峰的时候,向您请教呢。”

    江天行一愣。

    随即开怀大笑。

    这孙子,说话就是这么讨人喜欢。

    江雨晴也是美目含笑,她越看自己的侄儿越喜欢。

    人长得又帅,说话还讨人喜。

    “对了,这东西是什么,我怎么感觉像是某种妖兽身上的?”

    江楠指着黑色的五指拳套说道。

    对于茶几上的黑色五指手套,江天行开始的时候并未怎么在意。

    但听闻孙子询问,仔细的看了之后,脸上的笑容顿时收敛,神色有些严肃的说道:“没想到在这里竟然遇到这个东西!”

    “是什么?”

    江楠问。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狼人族中黑暗狼族的东西。”

    江天行说道。

    “兽人?”

    江楠一怔。

    “对。”

    江天行点头,“在大明皇朝和大周皇朝之间的黑山沼泽以西,过死亡谷,穿越死亡神殿,就是兽人大陆……”

    ……

    街角。

    白玉峰掐算着时间。

    片刻后,觉得时间差不多了。

    她从靠近酒楼的一个拐角处走出,径直走向远处那广场边缘的马车。

    原本熙熙攘攘的广场,此刻人群变得稀稀拉拉。

    人们已经不再关注马车,更多的是关注各大赌坊。

    此刻,各大赌坊之中上演着众生相。

    有意外获得的欣喜若狂,有信心百倍后的垂头丧气,有赌完了全部家当后的如丧考妣,不一而足。

    白玉峰走到马车前,“小泽子。”

    听到声音,李泽转过脸。

    白玉峰的眼中陡然射出一道光,李泽眼前一花,随即看到少爷正站在面前。

    “少爷?”

    “嗯,走吧。”

    “是,少爷。”

    李泽低眉顺目,将车厢帘子打开。

    白玉峰踏足走了进去。

    “将兔子给我。”

    “是,少爷。”

    李泽不疑有他,将车厢前面的袋子递了进去。

    随即便坐到车厢前,拿起鞭子,轻轻挥动。

    “驾。”

    枣红色大马双腿有些发软,竟不敢动。

    白玉峰在车厢里冷哼了一声。

    枣红色大马一惊,鬃毛都竖起来了。

    随即便踏踏踏的向着城门小跑而去。

    很快便到了内城城门。

    虽然早已在心中推演了无数遍,但真到了这里,白玉峰的内心依旧十分紧张。

    果然,刚到城门前,一股强烈的心悸感觉再现。

    那悬挂在城门上的八卦照妖镜突然便亮了。

    一道白光不偏不倚的射到车厢上。

    白玉峰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冷静!冷静!一定要冷静!我一定能行!”

    白玉峰不断的给自己加油。

    城门口的城卫军见八卦照妖镜的白光照到车厢,顿时一惊。

    哗啦啦,一群城卫军顿时将马车拦下了。

    一个将领走到车厢前,道:“掀开帘子!”

    李泽一愣。

    随即大怒,“你们干什么?为何要拦住我家少爷?”

    领头将领皱眉,他知道这马车是废世子江楠的马车。

    按说他不应该拦下。

    但那八卦照妖镜绝对不会出错,这车厢里有妖。

    职责在身,他不敢大意。

    “掀开帘子!”

    他再次重复了一遍。

    正当李泽本能的再想喝斥时,车厢帘子被掀开,一位英俊的少年探出头来,淡漠的问道:“何事?”

    领头将领见果然是江楠。

    只见江楠身穿染血的白袍,怀里还抱着一只白兔,连忙抱拳道:“江少……”

    他仔细看了一下车厢。

    车厢里的确只有江楠一个人。

    另外几个人在车厢底下也查看了一下,没有发现任何东西。

    领头将领看了一眼兔子,只见兔子眼珠子通红,嘴角隐隐有獠牙呈现。

    显然,这兔子已经妖化。

    “江少,你抱着的这个兔子是……”

    话没说完,就听李泽说道:“这兔子是给我姐上坟的祭品。”

    原来如此。

    虽然这兔子是妖,但既然是祭品,而且又被江楠抱着,应该伤不到人……那就算了。

    “放行吧。”

    “江少,请。”

    领头将领抱拳道。

    江楠微微点头,“多谢。”

    随即帘子放下。

    李泽一挥鞭子。

    “驾。”

    马车踏踏踏的出了城门,向着外城城门口而去。

    车厢内,白玉峰长舒一口气。

    可以说,她现在基本上算是安全了。

    虽然还在京都。

    但已经在外城,被皇室龙气压制已经达到了最低。

    只要她消耗本源施展禁忌逃离,就没有人能够抓得到她。

    当然,如果能够不消耗本源当然最好。

    所以,最好是能够出了外城,那才是最安全最妥当的。

    似乎是明白白玉峰的意思,根本不需要李泽催促,枣红马越跑越快,便向着外城的城门口而去。

    到了外城城门口,那一股心悸再现。

    此时,白玉峰已经不再那么慌张,坐在车厢里面色如常。

    直到马车进入八卦照妖镜的范围后,八卦照妖镜顿时照耀出一道白光,径直照耀在车厢上。

    “有妖!”

    城门口的城卫军顿时大惊,立刻将马车围了起来。

    李泽眉头皱起,脸上有些不耐烦。

    又来!

    心智被迷惑的他,此刻还没意识到,他车厢里拉的根本不是他的少爷,而是一个真正的妖。

    见城卫军将他围住,他主动将车厢门帘打开。

    对领头的城卫说道:“我家少爷在里面。”

    领头城卫见到江楠,立刻抱拳:“江少。”

    “江楠”微微点头。

    城卫探头看了看,发现的确只有江楠一人在里面。

    但照妖镜的白光也正照耀着他。

    此时,“江楠”将手中的兔子抓起,递给城卫看。

    城卫见这只兔子眼珠子通红,獠牙隐现。

    而且随着“江楠”的举动,那照妖镜的白光也随之晃动。

    显然,是这头妖兔造成的。

    此时,李泽适时的解释道:“这是祭奠我姐的祭品。”

    原来如此。

    领头的城卫恍然。

    既然是祭品,那么待会儿肯定会杀死的,这妖兽也不会害人。

    况且,这位废世子还是专门杀妖的刑者。

    “放行!”

    城卫头领大手一挥。

    城卫军散开。

    “驾!”

    李泽一挥鞭子。

    枣红马顿时拉着马车向着城外驶去。

    车厢里,白玉峰长长的舒出一口气。

    “终于可以做回自己了……”

    脸色变幻,化为本来的面容。

    身材妖娆,长发垂臀,那精致如同艺术品的美丽面容简直祸国殃民。

    只是化为本体,却也让自身的气息泄露了出去。

    但此时马车已经出了城门。

    就在这时,一股庞大的气势自远处升腾而起。

    一道流光由远及近,向着城门方向极速而来。

    “妖孽,哪里走!”

    大喝声如滚滚雷音。

    一道巨大的剑光惶惶然如同苍穹闪电,悍然向着车厢劈下。

    白玉峰大吃一惊,俏脸一白。

    从这气势不难推算出对方的实力。

    封王境!

    而这一剑竟然是连人带马都在攻击之中,包括李泽。

    只要击中了,李泽必死无疑。

    能成为妖域圣女,心智果然不凡,到了这个时候竟依然临危不乱,同时不忘为江楠挖一个坑。

    关键时刻,白玉峰一掌将李泽拍了出去。

    李泽腾云驾雾般的飞出,耳边响起一个悦耳动听的声音:“告诉江楠,我白玉峰欠他一个人情。”

    巨大的剑光落下。

    轰隆~

    枣红马、兔子、马车都化为齑粉,鲜血迸溅。

    而白玉峰却是不见了。

    扑通!

    李泽跌落护城河。

    城卫军顿时大惊,纷纷奔跑而出。

    片刻后,流光一闪,一个身穿锦服的中年男子出现在城门前。

    男子脸色冷漠,面白无须。

    城卫军看到男子,一个个齐齐抱拳行礼:“拜见杨大人。”

    杨会没有理会这些城卫军,看向河里的李泽,冷哼了一声。

    伸手一探,便将李泽从河中抓起,丢在城门口地上。

    “他是谁?”

    杨会问道。

    城卫军头领连忙说道:“他叫李泽,是勇亲王之子江楠的侍从。”

    “废世子?哼!”

    杨会神色冷漠,眼里闪现出一抹杀气,“私通妖族,罪不可赦!”

    “将他带上,抓捕废世子!”

    “是,大人!”

    ……

    ……

    ps:又是七千字大章,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