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五十四章诡异的万佛寺,关键时候掉链子,现场直播,九翚四凤,剑痕

    从外面看,万佛寺殿宇高耸,红墙金瓦,甚是巍峨。

    但当他们推开沉重的大门,却发现佛像倒塌,香炉翻滚在地,里面一片狼藉。

    五人顿时一惊。

    随即迅速进入里面。

    四周空无一人。

    宽阔的院落广场中央一株弯曲低首的古老松柏上,许愿的红绸在微风中缓缓飘动。

    原本乃是祥和宁静的一幕。

    但此刻,那些红绸却更像是一条条被刚割下的血色肉条,那不是在飘动,而是在颤动。

    整个寺院不但一个人影都没有。

    甚至听不到任何动静。

    一片寂静。

    诡异的可怕。

    江楠脸色凝重。

    他不关心这万佛寺是怎么回事,他更关心慕容青有没有出事。

    “四处看看!”

    “是!”

    褚刚四人迅速分散开来。

    江楠也向着里面迅速而去。

    越往深处,江楠越是震惊。

    万佛寺,号称有万佛,是因为其殿宇众多,佛像众多。

    而如今,却是一座完整的佛像都没有,全部被摧毁。

    而且一些地方还被大火焚烧过。

    从一些烧成炭的木头温度和上面落着的灰尘来看,显然不是刚刚烧过,至少已有几日的时间。

    但在京都,天网部那边传讯说这里有烟雾,显然是刚烧过。

    而且刚刚在万佛寺外面也闻到了空气中一股烧焦的味道,也可以说明这里面刚刚才烧过。

    然而现场却不是这样。

    江楠判断,刚刚烧的地方可能不是在这里,而是在别处。

    随即四下寻找。

    万佛寺占地很大,后山上还有诸多佛洞,以及山腰、山顶都有佛寺殿宇存在。

    但现在,无一例外的全部被捣毁。

    这什么人干的?

    似乎对佛寺有着深仇大恨似的。

    但不是关键的。

    关键是万佛寺的僧人呢?

    他虽然从不拜佛,但他也知道万佛寺香火旺盛。

    据说万佛寺至少有上千的僧人。

    那么多僧人哪儿去了?

    还有,慕容青那个小妞哪儿去了?

    包括那些侍从又都去了哪儿?

    而且寻找了一大圈,并没有发现有新烧毁的殿宇或建筑。

    江楠暗暗皱眉。

    很快,褚刚、王允等四人向他这边汇聚而来。

    “大人,我找的那边没有人。”

    王允说道。

    何少冲说道:“我那边也没有。”

    孙宇摇摇头:“我也没有。”

    褚刚摇头:“没有人。”

    顿了顿,又说道:“我找的所有地方没有任何生命迹象存在,连一只老鼠都没有。”

    其他三人此时也说道:“的确是这样。”

    江楠看向四周。

    此时,他们站在后山的一座山顶上。

    山下万佛寺殿宇错落有致的落在群山之中,中央大雄宝殿前的广场巨大。

    江楠忽然想到另外一个问题。

    或者说,是他和褚刚四人都忽略的问题。

    那就是,万佛寺既然香火旺盛,那么为何没有看到香客?

    就算是万佛寺里面的佛像全部被摧毁,但从外面来说并没有任何被摧毁的痕迹。

    他们也是今天早上来的时候才知道万佛寺有烟雾升腾冲霄,知道万佛寺有了异状。

    但那些香客是如何知道的?

    无论是从来的路上,还是到现在,都没有见到一个香客上山。

    难道说香客比他们更早知道万佛寺出事了?

    就算是有香客知道。

    但也不至于所有的香客都知道吧。

    这些问题原本应该是很早就想到,但似乎有种魔力让他自动忽略了这些东西。

    也就是说,自从他进入万佛寺之后,他的思想就被影响了。

    直到这时,他的思想才渐渐的回归正常。

    想到这里,江楠心中一沉。

    而此刻他发现,整个万佛寺寂静的可怕。

    他和褚刚死人在这里半天,竟然没有觉察到这一点。

    或者,某种影响让他们自动忽略了这一点。

    此时想起,江楠忽然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他感觉他们五人好像一下子与世隔绝了一样。

    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诡异的情况。

    杀妖杀人不可怕,未知才是可怕的。

    他转脸看向四人,“你们不觉得这里不正常吗?”

    四人点点头,王允皱眉说道:“是不正常,这么大的寺院竟然一个人都没有,甚至连只老鼠都没有。”

    江楠闻言,却是心中微微一沉,道:“还有呢?”

    说话间,看向何少冲。

    何少冲思索了一下,说道:“还有就是这里一些烧焦的痕迹明显是前几天的,但今天早上天网部的人才发现烟雾,这也很不正常。”

    “还有吗?”江楠继续问道。

    此时,他看向孙宇。

    孙宇犹豫了一下说道:“还有就是……太子妃的马车明明就在寺院之外,但她们一行人却是不见了。”

    此时,褚刚忽然皱了皱眉,道:“好像还缺了点什么……”

    江楠转脸,目光凝视着他,一脸希翼的问道:“缺什么?”

    “好像是……人气。”褚刚犹豫了一下,说道,“按说这么大的寺院,应该是香火旺盛,应该有……”

    说到这里,他脸色大变,眼睛一瞪,脱口而出:“香客!”

    香客?

    三人先是一愣,继而同样脸色大变。

    似乎是因为想到了问题的关键,此时他们的思想一下子脱离了那种无形中的‘掌控’,恢复到了正常状态。

    “没错,就是香客!这里竟然没有香客!”

    王允脸色震惊。

    随即快速的说道:“天网部都没有发现这里的异常,所以我们来了。

    但来自各地的香客是如何知道的?

    我们来的路上没有一个人,到了寺院也只是看到了一辆马车和几匹马,这与以往香火旺盛,人潮如织的万佛寺明显不符合。

    这只能说明一点。”

    说到这里,他面色凝重的看向江楠和其他三人,道:“我们遇到了——诡异!”

    在王允不断叙说的时候,褚刚三人就已经想到了。

    但王允说出来,三人还是感到一阵心寒。

    王允接着说道:“也就是说,我们从进入万佛山的范围就遭遇了诡异!甚至更早!”

    见四人都已经想到了问题所在,江楠反而从开始的震惊和担忧,迅速恢复了平静。

    “走!看能不能回去!”

    江楠当机立断。

    褚刚、王允四人自然没有意见。

    五人迅速向着大门方向飞奔而去。

    不多时,五人便来到了大门之外。

    但入眼却是一片苍茫的云雾。

    仿佛这一座万佛寺是坐落于天上一般,与整个世界都隔绝了。

    五人试着冲进云雾,但什么都看不见。

    只得后撤,再次回到广场上。

    江楠目光平静的看着四周的云雾,沉思片刻,将紫金令牌取出,输入真元。

    四人有些疑惑。

    这个时候拿出特使令牌干什么?

    难不成江少的特使令牌暗藏什么玄机?

    想到这里,四人眼神变得希翼起来。

    江楠的真元输入后,发现了令牌中有两道气息,其中一道比较熟悉,是魏春的。

    而另一道比较陌生,应该是上官元成的。

    他首先以真元触碰了魏春的气息。

    但没有任何反应。

    再以真元触碰上官元成的气息。

    也没有反应。

    显然,‘小灵通’的信号被屏蔽了。

    向魏春报告和求援的计划,彻底失败。

    随即将令牌收起。

    见江楠搞了半天,并没有任何作用,四人有些失望。

    江楠目光扫了一下四人,平静的问道:“遇到诡异,有什么办法破除?”

    见江楠神色平静,没有丝毫慌张。

    这种情绪也迅速传递给四人。

    四人心中稍安,随即迅速恢复平静。

    褚刚犹豫了一下,说道:“……童子尿?”

    此言一出,江楠和王允等人都撇撇嘴。

    先不说这童子尿有没有用,就算是有用,到哪儿找去?

    但随即王允三人却忽然眼睛一亮,齐刷刷的看向褚刚。

    褚刚被三双火辣辣的眼睛看得发毛,连忙说道:“我,我……我不是。”

    王允闻言,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着褚刚,像看稀有动物一样,“你什么时候破的?”

    “昨,昨天晚上。”人高马大的褚刚说着,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卧槽!”

    王允爆了一句粗口。

    这家伙守身近三十年,没想到昨晚竟然破了。

    在这么关键的时候竟然掉链子。

    何少冲和孙宇也是一阵猛撇嘴。

    特喵的,早不破晚不破,偏偏是昨晚破了!

    怪不得昨晚这家伙回来后,一向不苟言笑的脸上却老是一阵笑眯眯的。

    敢情是尝过了肉味。

    江楠也是有些失望,但他并未表现出来,说道:“好了,童子尿恐怕也未必能有用。

    要知道能够让我们到现在才发现是诡异,那么诡异肯定极为强大,这根本就不是一泡尿能破除的。

    大家再想想,除了童子尿,还能有什么方法?”

    王允说道:“目前我们对于诡异了解的还不够多。

    但可以肯定的是,诡异属于神魂类的秘技。

    而破除诡异,一般来说,除非实力高于诡异,以神魂力量直接破除。

    但除了这个,目前还没有特别有效的方法。

    眼下的一切也许只是幻境,但也许不是。

    但不管是不是,我们还有一个办法,就是等。”

    “等?”

    江楠有些疑惑。

    若论实力破除,他倒是可以。

    当然,不是他自己,而是魏春的那一滴精血分身。

    江楠觉得以魏春的那一滴精血分身的神魂力量,恐怕可以直接破除这诡异的结界。

    但他暂时还没有要用的想法。

    这个可是一次性的东西,用了就没了。

    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动用这张珍贵的护身符。

    王允点头道:“对,就是等。”

    说着,他看向四周,道:“能够布置这么大一个范围的诡异结界,需要的神魂力量肯定非常多。

    按说对方应该是无时无刻的都在消耗神魂力量。

    所以我们完全可以跟对方耗时间。

    等到对方撑不住了,这诡异结界自然而然的就消失了。”

    末了,又说了一句:“恐怕这也是现在唯一的办法。”

    此言一出,褚刚三人也都甚是觉得有理。

    “既然大家都觉得这个方法可行,那我们便试试。”

    江楠说道。

    反正就算是现在能回去,也是左右无事。

    刚突破,身体还没来得完全适应,不可能再继续突破。

    在这里就当是散散心吧。

    当然,这散心的场面并那么让人那么舒心。

    至于安全,他并没有太过担心。

    大不了最后使用魏春的精血分身。

    当然,如果连武皇分身都无法解决,那么也只能说是他们命里该绝。

    众人再次回到了万佛寺。

    大家目前也都不知道这里到底是真实的场景,还是幻境,也不敢破坏。

    万一现在的万佛寺还是之前那样香火旺盛,到处都是人。

    他们破坏了,砸死了人,那就不好了。

    更为关键的是,太子妃还在这里。

    不过,江楠怀疑太子妃恐怕已经不在这里了。

    这只是他的一种直觉,完全没有理由。

    所以也做不得数。

    让江楠感到诧异的是,褚刚等人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就在这诡异结界里,如今反倒一个个安心的很。

    并没有表现出慌乱的样子。

    江楠也不知道是这四人心大,还是真的有什么倚仗。

    在告诫四人要时刻谨守本心后,随即便吩咐四人再四下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四人离开后,江楠也去了后山找了一遍。

    但除了中央大殿被焚烧了之外,其余殿宇都是佛像被摧毁,香炉被掀翻,殿宇屋舍却并没有损坏。

    甚至长青的松柏也是安然无恙。

    从这些迹象来看,似乎更加确定了对方对于佛门的憎恶。

    但江楠并未将这种先入为主的情绪带入自己的判断当中。

    他认为,如果对方是有意为之,那么很可能就是为了给他们造成一系列的误解,让他们判断失误。

    所以,他只是看,就像是录像一样,将一些细节记在心里,暂时并不去判断。

    不知不觉中,夜色降临。

    整个万佛殿忽然间雾气升腾。

    转眼间,在大雄宝殿通往后山的广场上,一座座楼宇出现,竟形成了一条闹市街道。

    街道两侧,一个个灯笼亮起,将整条街道照的通亮。

    随即在街道上,一群衣着暴露的美丽女子纷纷从楼宇间走出。

    有细腰肥臀的,也有丰腴腿长的,个个姿色上佳。

    而白天不见的和尚们,此时也都出现了。

    此时,这些和尚们迅速从四面八方的殿宇中向着这条街狂奔而来。

    数以百计,蜂拥而至。

    他们一边跑,一边脱光衣服。

    只见这些光身的和尚们一个个肌肉发达,人高马大,如金刚罗汉。

    他们一个个面色兴奋。

    甚至从江楠等人身边冲过,都不带看他们一眼的。

    他们的眼里只有那些花枝招展的姑娘。

    一群光身和尚冲进闹市街道,那些漂亮女子们却是一个个巧笑连连,惊喜不已。

    和尚们如虎入羊群,一把将那些女子们的衣服扯光,然后就地不顾一切的冲锋陷阵,白花花的女子们顿时惊叫连连。

    随即很快,靡靡之音便响彻整个闹市街道。

    江楠和褚刚等人站在街道的一头,吃惊的看着这一切。

    太震撼了!

    因为太真实了!

    就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前冲直闯。

    这大家一起吃肉的直播场面……很难让人招架得住啊!

    咕噜!

    一声响亮的咽口水声音。

    众人猛地转头,看向褚刚。

    看这个家伙两眼放光的样子,便心中明了。

    这家伙想吃肉了。

    但是,这里的肉可不好吃啊。

    眼前的一切太诡异了,明显不正常。

    事实上,大家都想吃肉。

    但大家也都明白,这里的肉……恐怕吃不起。

    吃了很可能是要玩命。

    况且,眼前的这一切到底是不是真实的都很难说。

    就在这时,褚刚忽然气息暴动,向前走了一步。

    江楠一把将他抓住,扯了回来。

    褚刚也回过神来,转脸看向江楠,尴尬的说道:“头儿,我只是想看看……”

    江楠知道这家伙刚尝过肉味,对这种事的抵抗力很低,遂微笑着说道:“想看,回去到教坊司随便看,随便玩,但这里不行。”

    褚刚咧了咧嘴,一脸憨笑道:“教坊司的女人很正……就是太贵了。”

    江楠笑道:“这都是小钱,只要你不怕爬不起来,这钱我来出,到时候随你要几个。”

    褚刚眼睛一亮,“头儿,真的?”

    江楠忽然觉得这个“傻大个”其实并不傻。

    原本还觉得这家伙昨晚才破了童身,很可能是因为某种不得已的原因。

    是个心性纯良的汉子。

    但现在他发现这家伙进化的太快了。

    一日吃肉,顿顿要吃肉。

    王允三人也都眼神雪亮的看向江楠。

    仿佛江楠这俊俏模样比起那些美人还要漂亮。

    江楠被四人那如狼似虎的眼神看得浑身不自在。

    玛德,这四人竟然都是老色批!

    随口说道:“嗯。你们都有。”

    四个人也就是几百两银子的事情,还不被他放在心上。

    褚刚、王允等人面色大喜,纷纷抱拳道:“多谢头儿!”

    白嫖总是那么令人兴奋。

    对于众人叫他“头儿”,江楠也未在意。

    事实上,他们四人都只是临时安排的,等这件事有了结果之后,他们还要各自回到所在的编制里。

    他是特使,独一无二的特使。

    能调动任何银天卫,包括金天卫。

    江楠抬眼看着眼前这一场声势浩大的“春色大戏”,忽然对四个老色批说道:“你们看,有变化了。”

    王允等人也迅速发现了不对劲。

    只见那些身体精壮的和尚们一个个开始痉挛。

    “我草!这么快!”

    王允瞪着眼睛说道。

    这只是开始。

    随即和尚们身上的肌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缩,但他们一个个的神态却极为满足。

    最终,数以百计的和尚们化为一堆枯骨。

    而这些女子们却是忽然间全部化为黑烟。

    枯骨化为灰烬,两边的楼宇也忽然间消失了。

    黑烟汇聚,如一条黑龙向着后山而去。

    “跟上去!”

    江楠喝道。

    五人迅速跟着粗壮的黑烟龙,一直到了后山。

    却发现在后山的一处殿宇后面,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个高达三十七、八米,底座直径达十米的九层佛塔。

    这黑烟龙冲向佛塔,随即便迅速钻了进去。

    五人迅速来到佛塔前,围着佛塔转了一圈。

    发现佛塔并没有门,只有一个个佛像刻画在每一层。

    江楠道:“打碎它!”

    四人一愣,但随即便点头。

    褚刚、王允、何少冲、孙宇各占据佛塔的四个方位,随即便同时出刀。

    唰——

    四道刀光瞬间落下。

    轰~

    佛塔突然爆发出四道黑光,瞬间将他们的力量反弹出去,四人狼狈不堪的倒飞出去。

    江楠双眸一凝。

    褚刚四人乃是三星银天卫,实力都是五品烈阳境。

    这么强的实力,竟然连一个死物都无法撼动,甚至被反弹出去,可见这佛塔有大问题。

    不过,事出反常必有妖。

    也许这个佛塔就是这一切问题的切入点。

    四人倒飞出去二十多米,方才停下。

    一个个脸色震惊。

    没有任何迟疑,他们第一时间便汇聚到江楠的身边。

    分左右两侧将江楠保护起来,持刀一脸戒备的看向佛塔。

    江楠微微一怔。

    随即嘴角微微勾勒起一抹弧度。

    “我来试试。”

    他说道。

    “大人,这佛塔很邪门。”

    王允一脸凝重的说道。

    江楠点点头,淡淡说道:“我看到了。所以我想试试能不能打碎它。”

    说着他一步跨上前。

    “大人!危险!”

    褚刚一脸严肃的说道,“我们和你一起。”

    说着,四人便同时迈步向前,将江楠牢牢的保护在其中。

    江楠说道:“你们退后。”

    “大人……”

    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孙宇说道:“要不,让我们再试试。”

    江楠道:“不必了。都退后吧。”

    见江楠执意要独自上前,四人只得说道:“是,大人。”

    王允说道:“大人,我感觉刚刚我的刀气还没触及到佛塔,便被那股黑光给反弹了回来,您务必要小心点。”

    江楠点点头。

    其实刚刚四人都是这样,他已经看到了。

    而且他已经有了猜测。

    王允他们用的是真元刀气。

    这强大的能量波动在还没到佛塔本体时,便被阵法感知。

    于是佛塔的那些防御阵法便迅速启动,以强大的阵法力量将他们的刀气给反弹了出去。

    但如果不使用真元呢?

    那么便没有了能量波动。

    那么佛塔阵法很可能就无法感知到。

    具体是不是,试一下便知道了。

    随即走到佛塔前,真元一动,伏魔拳套便覆盖在手上。

    尽管他现在的肉身防御极强,但他还是习惯性的用伏魔拳套。

    就像是有洁癖的人做事喜欢戴手套一样。

    功法运转,抬手握拳,对着佛塔一拳轰出——

    嗡~~~

    空气震荡。

    一百多万斤的力量轰然而出。

    剧烈的空气波动,令佛塔黑光立刻出现。

    显然,佛塔对于力量的波动感知是一样的。

    但江楠距离佛塔很近,而且出拳的速度极快。

    黑光刚刚出现,江楠的铁拳便到了。

    黑光倏然被轰爆,随即力量便轰击到了佛塔之上。

    这一拳,可不是简单的直拳。

    若是直拳,只会一拳将这佛塔轰击出一个洞。

    而是一拳轰击到之后,力量瞬间震荡。

    当拳头攻击到佛塔之上时,力量瞬间渗透,随即以他的拳头为中心倏然向着四周扩散爆发。

    咔嚓~

    佛塔上的裂缝以他的拳头为中心,瞬间向整个佛塔蔓延。

    随后在狂暴的力量震荡之下。

    轰隆……

    佛塔四分五裂,碎石乱飞。

    褚刚等人一个个震惊不已。

    特使大人……好大的肉身力量!

    他们当然看得出,江楠出拳连一丝一毫的真元都未动用,纯粹是肉身的力量。

    简直就是人型凶兽。

    他们感觉,就算是江楠不动用真元,仅仅依靠这肉身力量就能就能将他们轻易击败。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样的力量江楠还可以加倍。

    在强大的力量之下,三十多米高的佛塔被一拳轰平。

    露出了下方一个黑黝黝的洞口。

    直径达七八米。

    江楠向下看了看,发现这是一个向下的通道。

    很深。

    以他的目力竟然看不到底。

    下方一片漆黑。

    “有绳索吗?”

    他头也不回的问道。

    不到封王境还不能飞行,自然也就不能贸然跳下去。

    万一太深了,很可能直接就会摔死。

    当然,他因为肉身乃是神魔体可能不会死,甚至不会有事。

    但褚刚等四人若是跳下去,太深的话,就算是不死也得重伤。

    “有。”

    说话的是孙宇。

    江楠转脸看向他。

    此时,褚刚说道:“我们都有,这是必备的东西。”

    江楠点点头。

    心道:我就没有必备。

    想着回去之后,还是要将所有的野外生存的东西都备一份……不,多备几份,反正三色树空间如今大得很。

    “我们下去看看。”

    江楠说道。

    “是。”

    四人没有任何反对。

    先用一人的绳索,在上面找个地方固定,随后五人顺着绳子向着深洞下去。

    果然很深。

    绳子长达百丈,但此刻依旧见不到底。

    随即再用另外一人的绳子连接,继续往下。

    好在这绳子都是天工部特制的,非常结实,这么长,且承接这么多人的重量,却依然结实。

    当连接了三根绳子后,终于看到了下方。

    下方是一个巨大的空间。

    似乎是突破了某种结界,刚刚还未闻到有任何味道,此刻忽然一股强烈的血腥味涌了上来。

    同时还伴随着一股强烈的腐朽味道。

    随着下行,五人终于看清楚了下方的情景,一个个脸色一变。

    巨大的空间里,地上是横七竖八的尸体,一个个身体干瘪,怕有数百具,几乎全是和尚。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普通人。

    众人迅速落下。

    不需要江楠吩咐,褚刚四人迅速在尸体中央开始查询。

    江楠自然也不闲着。

    他在这些尸体当中,忽然看到了有几具尸体身上穿着熟悉的衣服。

    那是大内侍卫的服饰。

    其中还有一个女性,俯身趴在地上。

    随即迅速走过去,将其翻过来。

    却见此女眼眶凹陷,脸上也是和其他尸体一样,肌肉萎缩,脸上的表情甚是狰狞。

    但江楠的目光却是注意到她手中的东西。

    九翚四凤?这是太子妃的凤冠!

    江楠心中一沉。

    慕容青出事了!

    但是,凤冠为何会出现在这个女侍卫的手中?

    他注意到,其他几个侍卫手中都没有空间戒指,唯独这女侍卫手指上有一枚。

    而且式样还颇为精美。

    这是这女侍卫自己的空间戒指,还是太子妃的?

    江楠毫不犹豫的将空间戒指除下,套在自己的手指上。

    随即便真气运转,冲进戒指……

    毫无阻碍。

    显然,这空间戒指的真元烙印已经消散,已经属于无主之物。

    在戒指中,他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一条淡紫色的围脖。

    记忆涌现,江楠脸色一变。

    这是前身之前送给太子妃的礼物。

    乃是由九尾狐的毛与冰蚕丝纺织而成,既保暖又透气清爽。

    难道……

    江楠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但除了这条围脖之外,里面的东西都是一些普通的东西,与慕容青的身份完全不符。

    而且里面有一件女人的内衣,也与记忆中慕容青的尺码不一样。

    这件内衣偏小,还不足b,慕容青的尺码偏大,已经超过了b。

    显然,这不是慕容青的东西。

    戒指中,除了这条围脖之外,便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也没有任何有关慕容青的气息。

    显然,这戒指不是慕容青的。

    江楠稍稍松了一口气。

    将女侍卫手中那精美的凤冠取出,小心的收进戒指。

    随即四下寻找。

    找了半天,四人将这个巨大的空间都找了一遍,并没有发现太子妃慕容青的尸体。

    江楠一颗心终于平静下来。

    这里没有发现她的尸体,也就是说她很可能没死。

    但是,既然没死,她去哪儿了呢?

    很显然,她在这里出现过。

    或者至少说,她出现在了万佛寺。

    那么也可以推断出,她极有可能是在万佛寺失踪的。

    当然,这只是推断,并没有实际证据。

    也有可能她已经死了,只是尸体并不在这里。

    但江楠觉得这种可能性似乎不大。

    他感觉慕容青似乎已经离开了这里。

    留下的凤冠更像是一种告别。

    不过,他也知道这只是他基于不希望慕容青真的死亡的一种希望,属于主观上的情感,并不能作为对整个事件的判断。

    “我这里有发现。”

    此时,孙宇忽然说道。

    众人向他看去。

    却见孙宇此刻正在这个空间的深处墙壁前,目光凝重的看着墙壁。

    众人连忙过去。

    到了跟前,众人终于清楚的看到,在墙壁上有一道深深的痕迹。

    切面很小,但很深,也很长,大约有五米。

    从切面和气息上可以看出,这是一道剑痕。

    孙宇小心的用手触摸。

    当他的手触碰到拿到细细的缝隙时,顿时脸色一变,迅速缩手。

    众人一看,也都是脸色一变。

    却见孙宇的手掌中竟有一道深深的切口,血流如注。

    但接下来的一幕却更让众人震惊。

    孙宇掌中的血刚刚流出,便倏然被冻住了。

    随即,一股寒气沿着他的手掌向着手臂蔓延。

    顷刻间,孙宇浑身便布满了冰霜。

    整个人竟然被冻住了,如同一个冰雕。

    众人大惊。

    江楠眼疾手快,没有任何迟疑,立刻一掌拍向孙宇的后心。

    《大日镇狱经》运转,雄浑而炽热的真元源源不断的涌入孙宇的后心,透过肌肉直达他的心脏。

    同时,磅礴的气血之力涌出,如烈火一般,融化着孙宇身上的极致寒气。

    孙宇整个人如同蒸笼一样,全身蒸汽升腾。

    整个过程不过一息之间。

    但孙宇却感觉如同从鬼门关走了一趟。

    若非是江楠及时出手,他很可能直接被这缕剑气下的冰寒之力直接冻死。

    江楠那霸道的真元很快将他体内的寒气清除,他自己也迅速运转功法,一起清理体内残存的寒气。

    几个呼吸后,孙宇体内寒气被清理完毕。

    这个时候,无论是孙宇,还是褚刚三人,都对江楠的感观有了极大的改变。

    不仅仅是因为江楠的强大实力,更是在关键时刻毫不犹豫的救助队友的这种无私胸襟。

    孙宇随即脸色郑重的抱拳给江楠行大礼:“多谢大人!”

    江楠伸手扶起他,说道:“小事情,不必挂怀,先看看这剑痕是怎么一回事。”

    他看着剑痕,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剑意,而且是蕴含极致冰寒之力的剑意。

    这位高手应该极为强大,以一道剑痕将剑意留下,并在经过长时间之后,依然能释放出如此巨大的威力。

    这样的高手在江湖绝非寂寂无名之辈。”

    说着,他看了一眼四周,道:“目前来看,这里只有这一道剑痕。

    也就是说,对方很可能只出了一剑。

    那么,出剑的人是谁?

    这一剑是为谁而出的?

    对手是谁?”

    此时,孙宇沉思了一下说道:“在剑道上有如此成就,并且在剑意中蕴含极寒之力的,在江湖上最有名的莫过于北方的雪剑门中的高手。

    而除了雪剑门之外,据说寒霄宗峰主陆芸芸的《寒冰十三剑》也具有如此明显的效果。”

    “寒霄宗?”

    江楠问道:“在什么地方?”

    孙宇道:“西域巫沧府境内。确切的说在巫沧府的寒云山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