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五十五章魔胎现,魏春出手,诡异频出,府衙求援

    大明皇朝地域辽阔,下辖三十六府。

    单单一个巫沧府的寒云山脉,就有数千里方圆。

    哪怕是巫沧府距离京都是太过遥远。

    更不要说还在巫沧府西部的寒云山脉。

    很难想象寒云山脉中的寒霄宗的人,会和万佛寺僧侣死亡以及太子妃失踪案有关。

    褚刚三人以剑痕为中心,仔细的探查一下四周。

    发现四周并没有那一具尸体被剑痕所杀,四周也没有鲜血。

    所有的尸体身上都没有伤痕,更没有打斗的痕迹,仿佛所有人的精气是被一瞬间抽离了一样。

    也就是说根本找不到剑痕主人的对手。

    自然也无从谈起这一剑是为谁而发。

    现场就这一道蕴含冰寒剑意的剑痕,别的竟一点线索都没有。

    “先不管这剑痕了,此事回去后让天网部去查一查。”

    江楠说道。

    不管是不是那个寒霄宗的陆芸芸,先查了再说。

    但凡有一丝可能与此案有关联的疑点,都不能放过。

    更何况这里关系着太子妃。

    江楠目光巡视着四周,道:“将这里仔细的查看一下,如果没有其他发现,我们就出去。”

    “是,大人。”

    孙宇等人应道。

    就在这时,一具尸体突然坐了起来。

    将众人吓了一跳。

    人吓人,吓死人。

    但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所有人眼皮狂跳。

    所有的尸体都坐了起来。

    不但坐了起来,还站了起来。

    一个个眼神空洞。

    唰——

    空洞的眼睛突然齐刷刷的看向众人。

    眼中竟出现了红光。

    尸傀?

    江楠心中一动。

    抬手就是一拳,将近在咫尺的站起来看向他的尸体轰爆。

    褚刚等人随即也反应过来,纷纷出刀。

    但,让他们头皮发麻的是,这些尸体竟然杀不死。

    除非像江楠那样,将他们打爆。

    但问题是,这些尸体看起来很普通,但他们的身体非常结实,简直如同金刚。

    能一刀透过坚硬的皮捅进心脏就不错了。

    想要将他们的骨头绞碎,需要花费巨大的力量。

    不是每个人都有江楠那么大力量的。

    这些站起来的尸体仿佛重新被注入了生命,一个个变得极其强大。

    而且,身体干瘪后,反而让他们身体变得非常灵活。

    但此刻的江楠却是有些诧异。

    刚刚他杀了一个尸傀,他感觉有一丝气息进入了三色树,那灰色的树枝上鼓起了一个小小的包。

    那是果实的萌芽状态。

    此时,又一个和尚尸体向江楠扑来,空洞的眼睛里散发着诡异的光芒。

    江楠看着那和尚脑袋,抬手就是一拳。

    砰!

    脑袋爆了。

    然后扑向他的尸体轰然倒地。

    又是一丝气息进入三色树。

    江楠注意到,那三色树上的小果子大了一点点。

    褚刚等人注意到江楠将尸傀的脑袋打没了就死了,不由得眼睛一亮。

    原来脑袋就是这尸傀的死穴。

    随即刀光霍霍,专砍脖子。

    一个个光头落地,尸体也随之倒地。

    江楠手中没刀,也没带刀。

    但是地上的一些武僧是有刀的。

    江楠脚一勾,挑起一把刀。

    随即就是一刀。

    百刀斩!

    唰——

    一百二十多道刀影倏然而出。

    每一片刀影都准确的落到一个尸傀的脖子上。

    顷刻间,只见人头滚滚。

    尸体顿时倒下一大片。

    这一幕让褚刚、王允等人吓了一大跳。

    他们听说过江楠在洛马街一刀斩杀七个高手,而且是凌迟。

    听说那一刀超牛逼。

    但那毕竟只是听说,与亲眼所见是有极大差别的。

    如今亲眼所见,却是比听说要来得更加的震撼。

    一刀斩杀一百多尸傀……这杀人的效率也太可怕了!

    江楠也是有些惊讶。

    原先还没有凝聚神魂的时候,他也能一刀斩出一百二十片刀影,但绝对没这么轻松写意。

    突破到丹宫境,凝聚出神魂,果然是对于实力的提升有着巨大的帮助。

    不过,更让他有些激动的是,一百多个尸傀倒地之后,那一枚灰色的魂果迅速变大,似乎眼看着就要成熟了。

    江楠心中欣喜。

    要知道这魂果远不像气血果那样容易获得,这玩意极为难得。

    没想到杀尸傀竟然可以获得魂果。

    他真希望这里的尸傀再多个几十倍才好。

    一刀得手,江楠一步跨出,又是一刀斩出。

    片片刀影出现。

    眨眼间又是一百多个尸傀倒地。

    果然,那一枚魂果迅速成熟。

    只可惜,三刀过后,这里的尸傀便被他杀的一干二净。

    就在这时,一道金光从这地下空间的中央出现,地上不知道何时竟然出现了阵纹。

    转眼间,一团金光浮现,隐约看到一个人影。

    但这团金光刚一出现,便有一股庞大无边的威压笼罩下来。

    包括江楠在内,所有人都感觉到神魂压力倍增,仿佛背负着一座巨山。

    就在这时,三色树空间里,金桥下的深渊中忽然发出一声怒吼,江楠的神魂压力竟然瞬间减轻了。

    但他此刻却是没有任何喜色,反而面色凝重。

    看到这团金光,他忽然想到了一样东西。

    魔胎!

    难道这就是那个逃走的魔胎?

    正想着,忽然见褚刚、王允四人一个个举起手中的刀向着自己的心脏扎去。

    而且四人的脸上均是一脸的火热和崇拜。

    江楠吃了一惊。

    不好!

    这四个家伙被蛊惑了!

    这果然是魔胎!

    江楠想也不想,一刀劈去。

    四道刀芒闪过,瞬间将四人手中的刀劈飞。

    四人向着自己的心脏插了一个空。

    褚刚等人被暂时救下了,而此时的人形金光却是向着江楠“走来”。

    一股庞大的威压直落江楠的魂海,仿佛远古的神灵降临,让他刚凝聚不久的神魂几乎要被这股庞大的威压压爆。

    丹宫竟发出不堪重负的声响。

    似乎下一刻,整个丹宫就会被爆开。

    就在这时,从天而降的一掌击下。

    整个结界世界轰然破碎。

    那人形金光脚下一顿,随即便没入地下,消失不见。

    威压骤然消失。

    江楠魂海顿时一松。

    褚刚四人一个个脸色苍白。

    看向江楠,面露感激之色。

    刚刚他们虽然被蛊惑,但心里却是有数,只是脑子不听他们指挥。

    如果不是江楠那一刀,他们四人直接就玩完了。

    特别是孙宇。

    在这里,江楠等于救了他第二次。

    四人神色肃穆,抱拳行礼:“多谢大人相救。”

    江楠道:“好了,赶紧离开这里。”

    随即向着上方跃去,一把抓住了垂下来的绳索,迅速向上攀登。

    而褚刚、王允等人也接二连三的迅速跃起,抓住绳索,向上攀登。

    很快,五人便全部离开了地下,回到了地上。

    此时,哪里是夜里,分明是傍晚。

    夕阳下坠,天空彩霞满天。

    一道人影一闪,便出现在江楠面前。

    江楠见到来人,立刻抱拳行礼:“见过大首领。”

    褚刚等四人也纷纷抱拳行礼:“见过大首领。”

    魏春点点头,目光紧盯着江楠:“看到祂了吗?”

    江楠知道他在问什么,立刻点头道:“看到了。”

    “在哪儿?”

    魏春连忙问道。

    “下面。”

    江楠指着那黑洞洞的洞口说道。

    唰——

    魏春瞬间消失不见,却是来到了地下空间。

    但看着地下一地的尸体时,目光顿时有些阴沉。

    虽然这些尸体都被一刀断了头,但这些尸体的异状,却是清晰的告诉他,魔胎来过了。

    万佛寺所有的和尚和来这里暂住的香客,他们的精气全部被魔胎吞噬。

    不但是他们,而且就连太子妃的随从也被吞噬。

    但他没有在这些尸体当中看到太子妃。

    而当他看到地下的阵纹时,却是脸色更为阴沉。

    正是这种独特的阵纹,让这个魔胎得以瞬间脱离。

    此刻,这魔胎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随即一掌将地上的阵纹全部击碎。

    日后若是遇到了魔胎,魔胎就算是想要逃跑,至少也少了一个迅速逃离的途径。

    而当他看到墙壁上的那一道剑痕时,眉头微皱。

    江湖上,什么时候出现这样一位高手了?

    以他的神魂力量当然能够感觉出来,这一剑的威力极为不俗。

    至少有封王巅峰的实力。

    否则这一剑的冰寒剑意不可能这么持久。

    四下看了一下,随即离开。

    江楠五人还在上面。

    魏春问道:“查到太子妃的行踪了吗?”

    江楠摇摇头。

    魏春心中一叹。

    这其实在他的意料之中。

    但随即江楠又说道:“但找到了太子妃的凤冠。”

    说着,将太子妃的凤冠从空间戒指里取了出来。

    九翚四凤!

    果然是太子妃的凤冠!

    魏春的神色有些凝重。

    凤冠丢在了地下,人虽然不在,但很可能是遭遇了不测。

    江楠随即将遇到的情况说了一遍,包括女侍卫的空间戒指,也除了下来递给魏春。

    魏春接过,神魂进去其中。

    神色微微一怔。

    他发现里面有一条围脖很像是太子妃的。

    但太子妃的围脖怎么会在侍卫的戒指里?

    不过魏春并没有立刻询问。

    他看了一眼万佛寺,微微一叹。

    偌大的万佛寺,如今竟然连一个鬼影都没有。

    所有的和尚全部葬身于地下,也不知道是造了什么孽。

    也许这就是和尚们常说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吧。

    随即对江楠等人说道:“都回去吧。”

    “是。”

    五人抱拳。

    魏春看了一眼江楠,“回头来见我。”

    “是。”

    江楠道。

    魏春随即踏步升空,眨眼间就消失不见。

    江楠五人迅速向着山下而去。

    当他们经过各大殿宇时,惊讶的发现。

    所有的佛像全部都是好好的,各种设施完全没有被破坏。

    原先的一切竟然全部都是幻觉。

    只可惜,佛像都在,和尚却真的没了。

    而到了大门口。

    发现大门却是真正的被江楠打碎了。

    五人迅速下山。

    马还在。

    但山下却是有三名衙役存在。

    见到江楠,三名衙役连忙行礼,“见过五位大人。”

    “你们怎么会在这儿?”

    江楠问道。

    “回大人,山下不少香客找不到上山的路,怀疑是有妖魔作祟,斩妖司那边便派我等前来查看。”

    一名衙役说道。

    “斩妖司派你们来的?”江楠一愣,“斩妖司的人自己不来?”

    “大人有所不知,今天好几个城池都发生诡异,而且还发现了妖魔,斩妖司的人基本上都派出去了,就连京都衙门也是人手不够。”

    衙役解释道。

    好几个城池都发生了诡异,还发现了妖魔……

    江楠目光微微一闪。

    难道和魔胎有关?

    还是说只是巧合?

    随即也不再询问,对他们说道:“你们将那边的马车带回去。”

    慕容青失踪了,车撵还在。

    这是皇宫里的东西,自然要带回去。

    “是,大人。”

    衙役恭敬的说道。

    江楠五人随即骑上马,向着京都方向疾驰而去。

    一路上,江楠不断的在回想刚刚那魔胎刚出现时的一幕。

    威压降临,三色树空间中的深渊发出一声怒吼,虽然神魂压力便减轻了。

    也就是说,深渊下是有生灵存在的。

    而且这个生灵的实力很强大。

    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生灵?

    深渊之下有什么?

    整个三色树空间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是依附于我身体的次元空间?还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每一次进入的是我的意识,还是我的本尊?

    如果是意识,为何我在里面的身体会感觉如此真实?

    如果是自己的本尊,那三色树那么高,我每次摘果实的时候为何可以随心所欲?

    一连串的问题,让他眉头紧锁。

    但任凭他苦思冥想,却依然找不到结果。

    ……

    斩妖司。

    望春楼。

    八层。

    江楠回来的第一时间,就来到了这里。

    魏春从空间戒指里取出围脖,道:“这件围脖是不是太子妃的?”

    江楠点头,“是她的。”

    “你这么确定?”

    魏春看向江楠。

    “因为这就是我之前送她的。”

    江楠坦然说道。

    魏春眼神微微一动。

    你一个大帅比送太子妃围脖……这特么也太令人遐想了。

    他随即将这围脖放进空间戒指,将戒指递给江楠,道:“这是你的东西,拿回去。”

    江楠微微一愣。

    这明明是那个女侍卫的东西,怎么就变成我的东西了?

    但魏春既然这么说了,自然有他的道理。

    他伸手接过。

    魏春说道:

    “这里面的东西如今算是物归原主,日后……”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看着江楠说道:“日后最好不要再拿出来。”

    他说的是围脖。

    事实上也并没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只是怕麻烦而已。

    特别是在这诡异四起的多事之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江楠会意。

    点头道:“好。”

    魏春说道:“太子妃这件事,你暂时不用过问了。这件事涉及到的……已经超出了你的实力范围,我已经让巡天使去查了。”

    江楠点点头。

    虽然魏春没有将话说全,但他已经明白了魏春的意思。

    魔胎,还不是他目前所能抵挡的。

    魏春继续说道:“这几日各大城池均有不同程度的诡异事件,有些府还发生了妖魔暴动。

    各府的天卫部和斩妖部已经人手不足,京都这边已经将能派出的力量都派出去了。

    京都府下辖的各大城池诡异事件突然增多,县衙人手不足,向京都府衙求援。

    但京都府衙人手也不足,又向我斩妖司求援。

    明日你去府衙一趟,协助他们一下。”

    “是。”

    江楠抱拳道。

    随即他又想起了什么,说道:“大首领,斩妖司有没有好一点的兵器?”

    魏春微微一愣,这才想起虽然江楠成了特使,但到现在还没给江楠发装备。

    遂说道:“当然有。要什么,你自己去天工部要,将令牌给他们看,他们应该不会为难你。”

    “好。”

    江楠抱拳,“属下告退。”

    ……

    原本是准备带着褚刚等人前往教坊司挥洒汗水的。

    但四人经历了一场生死,对于吃肉的兴趣突然一下子淡了不少。

    远没有提升实力来的更加迫切。

    四人纷纷回去修炼了。

    江楠自然也不会去勉强。

    夜晚,江楠骑着白龙驹回到将军府。

    洗了一把澡,然后才去吃晚饭。

    晚饭后,江楠便回到自己的卧室,进入密室。

    从魏春那里出来后,便去了天工部。

    这次他从天工部拿了不少东西。

    开始的时候,原以为看管仓库的东方家的老头会不乐意。

    但没想到他竟直接很大方的说道:“想要什么自己拿。”

    既然对方这么说了,他自然也就不客气。

    刀、枪、剑各拿了五把,全是最高品质的。

    还有高品质防御软甲两套,爆裂符拿了一沓,他也没数,估计有一百张。

    然后还有绳索、留影石、夜明珠、蜡烛、帐篷,甚至烧烤架、刀具等等这些日常的东西。

    出来后他才知道,这老头是东方离的爷爷。

    他帮助东方离的事情,这老头知道了,自然也就投桃送李。

    再说这里面的东西又不是他自己的。

    用公家的东西作为人情,当然划算。

    就算是问起来他也有话说,因为江楠拿出的是特使令牌,是魏青亲自同意的。

    密室中。

    江楠首先拿出了留影石。

    留影石,可以录像。

    他要看看,他进入三色树空间之后,到底是意识进去的,还是自己身体进去的。

    开启留影石,随即心念一动,进入了三色树空间。

    他在三色树空间里故意停留了一会儿,随即才将那枚魂果摘下。

    心念一动,回到密室。

    他第一时间查看留影石。

    真气输入……

    结果让他有些疑惑。

    留影石上只有一张照片,是他站在留影石前的影像。

    难道是留影石出现了问题?

    他用留影石开始录像,发现留影石并没有出现问题。

    随后又进入三色树空间。

    这一次他故意在里面多逗留了一会儿。

    出来之后,发现留影石上依然是一张照片。

    江楠目光闪烁。

    也就是说,他进入的应该是他的意识。

    在三色树空间里的人,是意识体凝聚而成,跟他的本尊一模一样。

    另外一个说明三色树空间里的时间流速和现实空间不一样。

    思索了片刻,江楠便不再想这个问题。

    三色树空间目前展现出来的只是一角,还有很大范围没有展现出来。

    目前所有一切,他都只是猜想。

    但随着他的修为越来越高,实力越来越强,三色树空间越来越大,或许自然而然的就能找到答案。

    以他现在的实力,想再多都是空想。

    将留影石里面的影像清除,收进了空间戒指。

    一些普通的东西放在空间戒指里。

    好东西都放在了三色树空间里。

    比如刀、剑、枪、防御内甲、爆裂符之类的。

    张口将魂果吞下。

    丹宫中的神魂倏然变得粗壮起来,他感觉神魂力量得到了大幅度提升,极大的超出了他的修为范畴。

    无论是悟性还是对于真元的掌控,都达到了一个全新的地步。

    丹宫境,最难以成长的就是神魂。

    如果有大量的魂果,将会极大的助推他的神魂更快提升。

    “魂果是斩杀尸傀获得的,不知道斩杀其他的一些诡异的东西会不会获得?”

    江楠忖道。

    目前下面不少城池有诡异出现,他觉得应该是个机会。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他如往常一样起床。

    洗漱后,便是练刀。

    演武场上,一刀斩出,刀影重重。

    一百五十刀!

    随即随手一扔,长刀划过一道弧度,准确的落入刀架上。

    吃完早点,便前往府衙。

    由于准备前往下面的城池,自然不能再乘坐马车,所以他也没叫蒙正跟着。

    独自骑着白龙驹向着府衙而去。

    到了府衙,见是江楠前来,京都府尹虞志成亲自上前迎接。

    “原来是特使大人亲自来了,实乃本府荣幸。”

    虞志成满脸堆笑的拱手道。

    “大人客气了。”

    江楠下马拱手道。

    自有衙役将江楠的马牵过去。

    身后紧跟着出来的柳如月,见到这位翩翩如仙的公子,美目一亮,抱拳道:“柳如月见过特使大人。”

    “柳捕头客气。”

    江楠抱拳笑道。

    随即三人进入大堂。

    虞志成也不客气,毕竟眼下也不是客气的时候。

    京都府麾下数座城池都发生了诡异事件,已经有近千人莫名失踪。

    随即便将下面的情况大体说了一遍。

    “根据下面刚送上来的消息,平安城那边又再次出现诡异事件,有多户人家突然全部死亡,没有任何挣扎的现象,就像是自然死亡。”

    江楠心中一动,问道:“尸体有什么特别的变化?”

    “没有。很正常,就像是一觉睡过去一样。”虞志成说道。

    江楠有些惊讶。

    原以为会和万佛寺的那些和尚一样,一个个干瘪,被吸了精气。

    但没想到竟然什么症状都没有。

    这还真是诡异了。

    “府里暂时已经派不出其他人,但此事甚为诡异棘手,如今平安城人心惶惶。”

    虞志成神色肃然,拱手道。

    “所以下官希望特使大人和柳捕头一起去平安城查看一下案情。

    但更重要的是要安抚人心。”

    江楠抱拳说道:“在下义不容辞。”

    见江楠应下,柳如月心中欣喜,遂不做任何耽搁,说道:“那我们走吧。”

    “好。”江楠点头。

    随即对虞志成抱拳说道:“大人,告辞了。”

    “请。”虞志成点头,抱拳相送。

    柳如月身穿制服,骑着一头枣红马,扎着马尾辫,腰挎单刀,英姿飒爽。

    江楠一身白衣,骑着白龙驹,如同谪仙。

    两人急速出城,迅速向着平安城方向而去。

    :